章节目录 【284】 搭棚棺开

作品:《灵魂当铺

    开棺的人早已找好自然是几个胆子大一些的人但是这种情况下任谁的胆子再大心里也都是揣着小鼓一般毕竟是因为这棺材里有问題才会开棺的

    这棺材虽然木质很好但是现在的人已开始变懒以前的棺材上一般都讲究是一根铁钉都不用的尤其海边这样的讲究更多民间有说:破船三千钉指的是木船上都是用钉子一个一个钉起來的而棺材和船形状相似所以钉子就忌讳用在棺材上的不然寓意不好不用钉子同什么呢用榫头这本是千年的传统将棺材盖和棺体各自凿出卯榫到时候棺材盖只要一推便永远打不开了比铁钉还要结实

    但是沒有船的地方则不是那么讲究尤其是近些年由于人们开始逐渐省了懒法加之棺材铺的木工水平逐渐下降那技术便逐渐沒落棺材上也都开始用铁钉代替由于也沒听说出什么事所以大家也渐渐接受了这样

    这张爷的棺材便是铁钉钉起來的所以此时要想打开只要将那铆钉起开便可简单的很而且还不用破坏棺材

    这开棺的人里张秃子便算一个他胆子还算是大一些的他带头每个人喝了满满两大碗酒然后等着钟山或者年华发话

    此时在钟山的安排下棺材上面也用高粱秸秆做成的席子搭好了一个凉棚这凉棚是用來遮阳的

    按理來讲死人属阴不可见日若是一遇太阳暴晒便会阴魂瞬散田二娃说的那个祖先被挖出來遇到太阳很快自燃起來便是如此而且此时并不是开棺的最佳时机最好的时间为一天当中的午时和子时

    午时指的是一日当中的中午太阳最晒的时候阳气也是最旺的时候此时开棺是为活人计子时便是老百姓常说的半夜三更阴气最盛彼时是为亡灵计但是毕竟牵扯到多人的性命白天开棺更安全而且更容易发现异常还有一个重要因素便是明日便是张老二出殡今天若不都弄好明日便來不及了因为张老二属于不到中年去世出殡是不能过午的必须上午就得下葬

    年华心里还是多少有些不放心便又烧了一沓纸嘴里念叨了几句便示意张秃子等人可以打开了

    张秃子深吸一口气然后率先用个铁镐头一头拿了一把锤子将镐头尖砸到铆钉里面然后镐头一撬那铆钉便吱纽吱纽地从棺材里拔了出來

    随着第一颗钉子被拔出另外几个人也纷纷学着样子一起下手不消片刻连接棺体和棺盖的铆钉被悉数拔掉

    钟山和年华走到跟前然后盯着棺材

    此时气氛异常凝重谁都不敢大声说话每个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但是看热闹的人倒是开始脚步移动都往前靠了靠为了能看清棺材里的已死了好几个月的人是什么样子

    张老大及其家人都跪在一边呜呜哭着张老大跪着爬到棺材前面边哭边说:“爸为了全家老小的安危不得不打扰您您可莫怪呀”

    钟山示意张秃子他们可以将棺材盖打开了

    这开棺盖也有讲究虽然上面已搭着棚子太阳晒不到但是棺材盖也是不能一下掀开的只见两个人先是一人一边用镐头将前面的盖子翘起一部分接着有人便将绳子趁机套到棺材盖子上接着同样在棺材盖的尾端也用同一方法待都套好之后张秃子便喊了声“一、二、三起”

    四个人便一起用力将棺材盖平稳地挪到了一旁的空地上此时一股异味顿时从棺材里弥漫开來众人皆是掩鼻而视

    张老大及家人也瞬间哭了起來但是唯独老大站起來看着棺材里的父亲

    钟山也年华等人也是捂着鼻子看着尸体

    由于冬天下葬加之温度一直不高下葬的时间又不是很长此时的尸体并未完全腐烂从裸露着手上可以依稀看到皮肤开始溃烂淌着夹杂着红色的黄水手显得修长很瘦除了这里别的地方沒有裸露了因为死者的脸是用黄纸盖着的头和身体周围又用棉絮裹得严实

    张老大看着父亲的尸体泪眼婆娑

    钟山和年华在尸体身上來來回回地打量了好几遍却并未发现什么异常

    钟山低声对年华问道:“发现了什么沒有”

    年华捋着稀疏的山羊胡撅着下巴摇了摇头然后说:“问題可能在是死者身下”

    这话说的并不是沒有道理

    死者在入殓即被放进棺材之前这棺底是要铺铜钱的自民国以來一般用五帝钱的居多何为五帝钱即清朝顺治、康熙、雍正、乾隆、嘉庆五个皇帝的铜钱据说有挡煞、防小人、避邪旺财之功效棺材里是需要用到七个摆成北斗七星的形状一是挡煞防止尸体被侵二则给后人招财所用三则为了死者到了阴间不迷路北斗星也有指路之用

    钟山认同年华的猜测如此以來便要翻动身体可是这工作由谁來做

    钟山将这话说出去之后周围看热闹的人顿时都往后退了好几步包括张秃子等人也都开始往后抽

    张老大见大家纷纷躲便将眼泪一抹“钟先生我來做这个事儿这是我爸我不做谁做”

    钟山看了看后面一直跪着的老三

    老三见钟山盯着自己连忙将头低得快要碰到地面

    钟山不由得摇了摇头“还是我來吧”

    “这……”张老大对于钟山说出这话有些惊讶一个腐烂的尸体任谁也不愿意接近呀何况是搬动呢

    钟山摆了摆手“沒关系的交给我吧”

    钟山说着便和一旁围观的女人要了几块头巾北方农家女人多爱围头巾尤其是冬春多风季节一是保暖二则保持头发干净

    开始那几个妇女还都不愿意借给张老大便开口说了话:“借了头巾的回头我家里一人领三条”这话说完顿时那些戴头巾的妇女纷纷解下來就要递给钟山

    钟山随便抓了几条递给浆糊然后二人将头巾裹在手上充当临时手套沒有被拿到头巾的妇女们顿时很是垂头丧气眼巴巴看着三条新头巾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