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285】 枕边桃橛

作品:《灵魂当铺

    虽然刚才争先恐后的这些妇女此刻离的钟山和棺材很近但是当钟山和浆糊一人负责抬肩一人负责抬腿的时候她们还是四散开來纷纷躲得很远

    这尸体不动的话味道还沒有那么浓烈此时一被抬动那股尸臭味便立刻散发出來也多亏了钟山和浆糊在鬼子岭的时候动过比这更恶心的东西所以此时倒还是勉强能接受但是下风向围观的人可是受不了了春天多风这股臭气正好被吹到下风向围观的人那惹得好多人顿时哇哇直吐

    钟山也不理会他们而是小心翼翼地和浆糊搬动那尸体

    忽然钟山愣了一下当他的手搬动死者肩膀的时候他感觉一旁厚厚的棉絮里有个硬物碰了自己手一下由于手里抬着尸体不便松手便和浆糊将尸体抬到了一旁已被年华用玉米秸铺好的地上

    众人又是后退了几步却都将脖子拔得很长瞅着这边

    此时大家都紧张的额头开始冒汗即使张家人也都纷纷忘了哭瞪着眼一眨不眨地看着钟山他们

    钟山和浆糊将尸体放好之后立刻伸手去扒拉那些棉絮浆糊负责后面那一部分而钟山则小心翼翼地将棺材头部那些棉絮一一抓了出來

    忽然一根木头橛子露了出來

    钟山大吃一惊不由得喊道:“老年”

    年华顿时也从尸体旁边走到棺材前打量起來

    “桃木橛子”年华不由自主地说道

    钟山点了点头然后试着将那桃木橛子拿起來却发现根本动不了忙又将棺底扒开发现那桃木橛子居然被钉在棺材里面

    钟山和年华顿时面面相觑这桃木可是沒有柏木结实它是如何被钉进去的

    浆糊和张老大也凑到跟前瞪着眼看着这一奇怪的发现

    此时周围的人似是嗅到了好奇的东西也纷纷围了过來并且开始七嘴八舌地议论开來说什么话的也有钟山顾不得理会

    “为什么会这样”张老大嘴唇哆哆嗦嗦地说着

    钟山忙问张老大:“张爷入殓的时候是谁在现场是谁操办入殓的”

    张老大答道:“我们都在场可是当时沒有这东西呀并且我是亲眼看到棺材盖子被封住的”

    钟山第一反应便是有人动了手脚可能是有人后來重新将棺材打开给钉上了这个桃木橛子于是便忙将棺材周围那些铁钉处仔细看了看除了刚才用镐头撬动得痕迹并无其他的痕迹了

    年华和钟山想的一样见钟山沒有发现嘴里便自言自语道:“莫非有人把那痕迹又刷了一遍漆给隐藏了”说着便从钟山那拿过匕首将棺材盖周围能订钉子的地方都给刮个干净直到露着原木结果还是一点儿痕迹都沒

    钟山有些着急一屁股坐在坟窝沿上盯着这棺材愣神

    张老大见钟山和年华都无发现不免急了追问道:“钟先生年道长到底有什么发现沒有”

    年华抬起皱巴巴的小眼皮看了一眼张老大然后摇了摇头然后问道:“这棺材是哪里提供的”

    “我还真不知道这是李大仙给介绍的当时将李大仙请过來的时候我说了一定要用好棺木的想法他便说他有熟人可以便宜所以我就答应了然后让二娃赶着车和李大仙一起去啦回來的这棺木也真不错都是用的整块的柏木板子一点儿都沒偷工减料”张老大回忆着说道

    钟山忽然站起身來俯身将棺材底下的木板捡了起來这木板其实是棺材的底座北方的棺材和南方棺材不一样北方的棺材底座很高大约得有四五十公分但是一般坟窝子并沒有那么高所以当棺材被放进來的时候若不是坟窝里有水都会将底座打掉的这底座一般都是用钉子钉上的很轻松便可以敲掉

    钟山拿着那一块被敲掉的棺材底座看了看然后有伸手在棺材里用手扒拉了一会儿捡起一块比手心还小的碎木块忽然说道:“我好像知道怎么回事了”

    众人一听纷纷将目光转向钟山

    中山将棺材底座扔掉手里拿着那块碎木头屑刚要说话忽然想起周围一些看热闹的人正在围观这些人可都是长舌妇有什么事到他们嘴里可传得比电挂还要快的而且他们最擅长的便是煽风点火夸大事实

    想到这里钟山便又摇了摇头不再说话

    年华猜出了钟山的心思也不催问倒是浆糊和张老大一旁着急地看着钟山等着答案

    钟山只好说道:“还沒想好回去再想想”

    说着便将那木块塞到口袋里然后继续将浆糊还沒收拾完的棉絮都弄出來

    当棉絮被彻底清理干净之后钟山盯着棺材里愣住了不光是他还有年华张老大等人凡是看到棺材底的人都愣愣地盯着

    本來应该是用七枚五帝钱摆放的北斗形状此时却被杂乱地摆着毫无章法

    这任何一个人都知道必须要摆这铜钱还得有这形状而且形状是不可能变的一般都是固定好的即使不用盯尸体正好压在那上面也不可能变形想到这里钟山顿时有些气急忙问:“这是谁摆的”

    张老大也急了这分明是有人动了手脚便回忆道:“好像是李大仙摆的我当时还特意嘱咐他认为他最懂这里面的门道沒想到呀沒想到我竟然花钱用了一个骗子"

    张老大急得直跺脚

    钟山和年华对视一下年华便开始捋着胡子琢磨起事儿來片刻之后说道:“现在先不用管那些了这尸体放在外面不好我们得抓紧时间了”

    年华说罢钟山便让几个人用绳子从棺材底下系住然后使劲抬了很高而自己则在坟窝里弯着腰抬着头观察那棺材底

    果不其然钟山心中暗道自己的推测是正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