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286】 棺盖显异

作品:《灵魂当铺

    此时那根木头橛子正在棺材底部露着一小截,

    这说明,那木头橛子并不是被钉进去的,而是有人提前在棺材底部打好了一个窟窿,将桃木橛子嵌入,然后上面用个碎木块封住,所以从里面是看不到的,

    外面也看不到,因为棺材外周底座很高,也巧妙地将那桃木橛子给挡着了,只有当棺材的底座被敲掉之后,由于棺材自身重力的缘故,正好一压,将露在外面的桃木橛子给压进棺材里,

    这个方法很是巧妙,但是还是被钟山发现了,如此一來,事情便明朗了许多,

    做这事的只有两种可能,一是在做这棺材的时候便蓄意为之,为何蓄意,即使是棺木本身有问題,只要是用块木头补上便是,任何一个木工恐怕都有这个本事,做的别人乍一眼是看不出來的,何必如此大费周章,第二个便是当时买的棺材并沒有问題,而是买了之后,有人动了手脚,

    但是,若是将棺材拉回家之后再动过手,张老二家一直那么多人,恐怕是沒人能够下手的,

    所以,现在的嫌疑人已是很明显,要么是棺材店老板,要么便是将棺材拉回來的人,

    钟山此时心里虽然锁定目标,却并不敢太过生张,以防打草惊蛇,只是费力地将那桃木橛子弄掉,然后对张老大低声说道:“现在张爷的棺材底下多了一个窟窿,这窟窿我不知道该如何处理,所以还想征求你的意见,是打算找个木匠再做个一样的口给封住,还是用棺材底座那木板在下面一隔,将就完事,”

    张老大面色凝重,这突如其來的发现让他始料不及,他此时也是心乱如麻,哪里还能理智的思考判断,便问钟山:“钟先生,你们看该如何是好,”

    年华在一旁也静静地听着,听到张老大问,便接过话说道:“以俺老头之见,选择后者便可,因为时间很是紧张,而且即使用块木块补上也不过如此,世间之事本就无那么多完美,何况区区一个寿材,”

    钟山也是点点头,然后看着张老大,等他做决定,

    片刻之后,张老大说道:“既然二位先生都倾向于后者,那便依二位所言,”

    既已得到许可,钟山便将整片的棺材底座铺在棺底,年华则指导着旁边几个人重新将棺材位摆正,其实只是个角度的问題,角度相差并不是太大,但是在风水上,往往差之毫厘,谬以千里,马虎大意不得,

    棺木被重新摆好之后,钟山便将刚才那块木塞重新塞了进去,然后重新将棺材底的七枚铜钱交由年华摆成北斗七星形状,固定好,便又将棉絮等扑了进去,

    这些工作只有钟山三人在做,这些东西毕竟都是陪着死人在棺材里好几个月,有的都沾了尸水,谁不忌讳,

    张老大虽在一旁站着一语不发,心里却是感动非常,不由得内心里对三个人有了更大的尊敬和感激,

    收拾停当,钟山和浆糊便重新将张爷的尸体放了进去,

    钟山盯着张爷的尸体看了看,由于尸体脸上糊着一层纸,所以看不到模样,而且那纸已是牢牢地和死者的脸粘在一起,

    钟山示意众人将棺材盖重新盖上,

    别人在抬棺材盖的时候,钟山也打算从坟窝里出來,忽然不经意一瞥,发现棺材盖里面似乎有些异样,

    “停,”钟山忽然喝住,

    那几个人用绳子抬着棺材盖,忽然愣在那里,

    年华等人也对钟山这突如其來的一喊感到诧异,纷纷朝钟山的目光看去,

    年华也重新跳下坟窝,站在钟山身边看去,只见这棺材盖子里面上面一层白色的痕迹,虽然不多,但是那痕迹却比较明显,像是虫子在表面咬啮的一般,

    “这是什么东西,”年华失声问道,

    钟山沒有说话,而是用手在那上面摸了摸,然后低声说道:“这是一种虫子爬行后留下的痕迹,而且这虫子要么带利牙,要么带巨螯,”

    年华说道:“可是这棺材里沒有虫子呀,”

    “你看这痕迹像是新茬,所以说要么是做棺材的时候就有,要么便是入土之后才有的,”钟山说到这里,隐隐感觉哪里似乎出了问題,但是一时却又想不起來,

    年华低声说道:“这入土的棺材有几个能躲得过虫咬蛇钻的,你也不用太疑神疑鬼的,”

    浆糊在一旁也是盯着这棺材盖看着,看了一会儿,他也说道:“钟叔,该不是咱们又遇到那虫子了吧,”

    浆糊这话本是随心一说,并无任何根据,只是那虫子让他记忆犹新,所以刚才钟山一引导,他便自动地朝那想去,想起,他这话却是让钟山一愣,

    浆糊嘴里的虫子便是指的前面他们遇到的尸鳖,那尸鳖本是寄生在人的体内的,从内部将尸体逐渐吃光,然后将尸体皮囊做为窝穴,

    “不会吧,这只是普通的一个村子,张爷也不过是一个普通的村民,也沒什么特殊的,那尸鳖为何会出现在这里,”钟山小声嘀咕道,声音小到只有周围的浆糊、年华和张老大能听清,

    年华脸上顿时表现出惊异之态,

    这尸鳖一词,他可是听过的,毕竟行走江湖这么多年,听到的东西还是很多,但是要说见过,他却是沒有,此番听钟山这么一说,不由得也是愣了一下,

    “这尸鳖不是南方邪术吗,怎么好端端的到了北方,而且还出现在一个普通村里,“年华问道,

    钟山说道:“这也正是事情的蹊跷所在,难不成张爷的体内已有了那些东西,”

    钟山这话说完,别说别人,即使他自己也被这一推断吓了一跳,

    这太可怕了,若是这张爷体内有这东西,那小懒的奶奶也一定躲不过去,张老二的尸体,以后每个人的尸体……而且这东西越繁殖越多,等到以后,这村里岂不是都是尸鳖的天下,

    想到这里,钟山不由得打了一个冷战,

    浆糊见到过这尸鳖的厉害,年华虽未见过,却是早有耳闻,也深知这东西的恐怖之处,但是张老大却不知,不过,他已从三个人的脸上看出,又有问題了,而且问題还很大,

    张老大忐忑地问道:“是不是出什么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