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287】 隐蔽验尸

作品:《灵魂当铺

    张老大这一问,钟山却是一时间不知道如何说起,毕竟现在还是猜测,若是直言,定是引起恐慌,到时候不论是真是假,后果都是不利的,

    若是真的,对这村子而言恐怕就是灭顶之灾,不光是这个村子,恐怕周围的村子的人也都不会逃过此劫,若是自己说出來,但是消息却是假的,那无疑会瞬时在这些人眼中失去刚刚得到的威望,

    钟山陷入纠结,其实他最关键的不是怕威望的丧失,而是担心威望丧失之后再处理那些事情就沒人听自己的了,无疑会凭空多出很多阻碍,

    年华看到钟山纠结的神态,这老头是什么人?走南闯北这么多年,俗话说,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行万里路不如阅人无数,年华这老头子便可谓是阅人无数的,虽然性格略有古怪,但是那小眼睛,稀疏的山羊胡,倔强的下巴等等,无一不透着精明,

    年华想了片刻,然后对众人说道:“事情忽然有了变化,据老夫掐指一算,良辰已过,需要再等一个时辰方可再入棺内,唉,这不掐不知道,一掐吓一跳,这清明节快來了,阴气盛了许多,所以阴曹地府的人把守鬼门关比平时严得很,可是,我们却在这个时候给打开了,把阴魂给放出來了,”

    众人一听阴魂出來,纷纷吓得往后缩,人群里还响起了一片嘈杂之声,显然是有的人被吓到了,

    年华见自己的目的初见效果,便咳嗽了一声,继续说道:“所以,现在是阴魂先出來,而后是阴曹地府的牛毛马面,黑白无常在后面追着,比往常可是凶险百倍,刚刚阴魂被放出來,想必这个时候那牛头马面估计也快到了吧,他们一出來,可是不会轻易放过死者周边放阴魂出來的人的,”

    人群里又是一阵慌乱,此时,人群里有人说话,“是你们放出來的,和我们沒关系,”

    年华眼睛一翻,小眼睛盯着刚刚说话的人群,说道:“这话可是沒假,但是我们有道法,有符箓,自然不用怕他们,而且,他们是后來的,又沒见到是谁,都说平生不做亏心事,半夜不怕鬼敲门,到时候他们只是看谁做过亏心事,顺便将他带下去也说不好好呀,”

    年华这话实在有效,众人一听,顿时人人自危,谁沒做过亏心事,恐怕只有几岁的娃娃了吧,说來也巧,此时正好起了一阵风,将地里的尘土吹起很多,乱草纷飞,直眯眼人眼,太阳被一片云彩瞬时遮住,大家见状纷纷抱着孩子朝村里跑去,黑压压一片人,如潮水一般涌向村里,甚至有的人挤掉了鞋子也全然不知,

    张家人也是一样,虽然刚才哭的那个凄惨悲壮,此时听年华这么一说,也四散开去,哪里还顾得在这里哭死人,

    只是短短的一会儿功夫,周围顿时安静下來,只剩下了钟山、浆糊、年华和张老大,那张秃子等抬棺材盖的几个人此时都将棺材盖丢到一旁,早已跑得无影无踪,

    钟山不由得苦笑,“真不知道你这主意是个好的还是馊的了,”

    年华捋着胡子说道:“走一步算一步,不这样说,他们哪里肯散去,不散去,你怎么进行下一步,”

    钟山点点头,

    张老大被钟山和年华莫名其妙的对话给搞晕了,吞吞吐吐地问:“你……你们说的是什么?”

    浆糊一旁也是听的云山雾罩的,本來听年华这么一说,心下也生寒意,但是见钟山和年华丝毫沒有离开之意,便也稳了稳心神,等着看钟山有何动作,

    钟山看了看周围,然后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将自己的猜测对张老大说了一遍,

    “什么,你是说我爸肚子里可能有虫子?!”张老大大声喊道,

    显然,他对于钟山的是这个推测很难接受,不由自主地看向父亲尸体的腹部,忽见那里一动一动的,顿时吓得倒退了数步,口里连呼“不可能”,

    其实,那不过是春风给吹动张爷寿衣的缘故,但是此时的张老大已是心惊胆颤,

    “我也是推测,所以才需要征询你的意见,若不是便最好,如果是,却被我们大意过去,那后果简直是不堪设想的,”钟山说道,

    张老大摇着头,眼里含泪,脸上的表情既有悲伤,又有恐惧,

    年华发言道:“时间容不得耽搁,赶紧做决定吧,”

    张老大呆呆地愣了片刻,然后轻轻地点了点头:“好吧,我同意你们的做法,我先回避一下,等完事你们再喊我,”

    张老大说完便兀自离开,躲得远远的,他怎么可能亲眼见着别人将自己父亲的尸体开膛破肚,

    三人见张老大走远,钟山便说道:“动手吧,”

    说着,钟山便过去将张爷的寿衣给用刀子划开了,此时他可做不到像是以往盗墓的人那样还要给死人脱衣服,

    话说以前人穷,盗墓者居多,一些富人的尸体往往有很多陪葬品,但是真正好的首饰一类的宝贝却是随身的,有的在嘴里含着,有的便是戴在身上,甚至穿的寿衣都是丝绸,若是盗走,都能拿去卖点儿钱,当他们从死者身上或者身下取东西的时候,方法便是用一根绳子套在死者的脖子上,然后一人便是趴在棺材上面,渐渐将尸体带起來,

    为何如此,因为人时候关节筋腱变硬,身体逐渐不能打弯曲,要想取首饰,脱死者衣服,此时盗墓者需要和死者近距离面对面,若不是胆子奇大的人断是干不了这差事,

    钟山和浆糊胆子虽已够大,但是刚才所言那样盗墓的人,往往是死人沒死几天,身上还未曾腐烂,此时的张爷都死了几个月,虽然由于季节的原因还沒腐烂,但是腹腔里定是早已开始融化,而且一旦近距离动他身体,保不齐会有什么液体留出,那味道,恐怕是个人也难忍受,

    钟山决定直接用匕首将衣服割开,割开之后,肚子顿时露了出來,腹部有些微鼓,颜色黑青,

    钟山和年华、浆糊对视一下,

    浆糊说:“钟叔,就这么给他开膛破肚了,”

    钟山紧闭着嘴,沒有出声,此时虽未开刀,但是他想到一会打开腹腔时候的情景胃里便已开始翻腾起來,若是说话,说不定会吐出來,

    年华一旁说道:“不行我來,”

    钟山摇了摇头,他并不放心,毕竟自己见过几次尸鳖,已是稍微有些经验,若是开膛破肚之后那尸鳖真的从里面钻出來,自己也能及时有办法躲开,如果换成年华,若是他稍微一迟疑,便可能中招的,

    想到这,钟山握紧手里的匕首,朝张爷的腹部划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