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289】 艰难决定

作品:《灵魂当铺

    此时的尸体头部五官均被那白色的蠕动的虫子所充斥,大家都是措不及防,

    钟山三个人快速的镇定了一下,那些白色的虫子看似并沒有什么攻击性,倒更像是一只只刚刚孵化出來的幼虫,身上略显透明,

    钟山重新靠近过去,用匕首尖部挑起一只虫子,细细看去,这不看不要紧,顿时惊地轻喊了一声“哎呀”,

    年华和浆糊在一旁也是看得仔细,忙问怎么了,钟山指着匕首尖上的那只在慢慢蠕动身体的白色幼虫说道:“我们沒猜错,果然有尸鳖,不过不幸中的万幸,这些尸鳖貌似沒有长大,刚刚孵化出來似的,”

    “原來那玩意儿沒长大便是这样的呀,”浆糊很是好奇的说道,

    年华毕竟是第一次见到,虽然是个老头了,但是显得和一个小孩一样,好奇,兴奋,

    钟山说道:“看样子现在他们并沒有什么攻击性,”

    “是这样的,尸鳖是靠吃尸体长大的,此时这些是尸鳖刚刚孵化出來,还沒沾染足够的阴气,所以还不是传说中是那样暴戾,若是等个一年半载的,恐怕就危险的多了,”年华说道,他虽然沒见过,但是理论知识知道的却比钟山他们要多,

    “可是那成年的尸鳖哪里去了,”钟山一边问着,一边狠了狠心,咬着牙拿匕首沿着尸体的口腔往里捣鼓了一下,那些尸鳖幼虫顿时往四散开去,如此正好在下面露出一个黑黑的东西,

    那黑色的东西正是一只成年的尸鳖,钟山本又是本能地一躲,却发现那尸鳖却是一动不动,细瞧下去,原來才发现那尸鳖早已剩个空壳,不知已死了多久了,

    钟山这才明白,敢情这尸鳖一旦产了幼虫,便会死掉的,

    此时三个人,盯着这些白花花的尸鳖幼虫开始发起呆來,纷纷想着如何处理它们的办法,

    浆糊率先说道:“以我看呀,咱们将这虫子呀都给掏出來,然后一个个碾死不就得了,”

    钟山白了他一眼:“咋,你掏,”

    浆糊听钟山这么一问,连忙闭了嘴,

    年华却沒有发表意见,而是直接问钟山:“你看应该怎么办,”

    钟山有些无奈地笑了笑,说道:“多亏了它们还沒长大,才容得我们有时间去决定它们被死刑的方式呀,依我看,最彻底的办法还是火,这些幼虫这么小,有这么多,虽然大部分都存在脑袋里,但是保不齐别的地方也开始有了,如果就地重新将尸体掩埋,无疑是个巨大的隐患,”

    年华看了看远处的张老大,然后说道:“这问題可是难办的,给人家父亲挖坟掘墓不说,咱们又给开膛破肚了,现在又要将尸体火化,貌似有些得寸进尺了,”

    钟山叹了口气,说道:“是呀,国家虽然已开始倡导火化,但是农村老百姓这千年的观念还是很难改变的,而且,天地万物存在本就有他的道理……”

    浆糊还未等钟山说完,便插话道:“我说钟叔,咱们别关键时刻上什么政治课吗,赶紧想想现在该怎么解决吧,”

    钟山说道:“好吧,就用火,浆糊,你和老年在这里看好,别出什么意外,我过去找他谈谈,”

    钟山说着,便从那玉米秸秆上跨过,直接朝张老大快步走去,

    张老大此时早已是等的着急,想知道那边发生了什么事,却又无法说服自己去面对被开膛破肚的父亲遗体,此时听到脚步声,回头看去,见钟山朝自己走來,忙迎上几步,问道:“钟先生,怎么样了,”

    钟山道:“正如所料,张爷的体内真有尸鳖,”

    张老大闻听此言,一时间惊的说不出话來,嘴巴张了很久,

    钟山接着便将刚才的所见所闻所想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张老大,张老大听完,更是不知所措,嘴里一直低声念叨着:“怎么办,不可能……”

    钟山知道这样的消息对于张老大而言很是震撼,需要他慢慢接受,可是这时间紧张,眼看太阳西斜,再过不了一两个小时就要渐渐黑了,沒有太多时间容他考虑,

    钟山说道:“还望你尽快做决定,”

    张老大抬眼看着钟山:“决定,我还有别的选择吗,事情已到了这地步,除了火化还有更好的办法,”

    钟山摇了摇头,

    张老大抬头看了看天,深叹了一口气,说道:“这下我可出名了,将自己亲爹遗体愣是给烧了,等我死了,我还有脸下去见他吗,”

    钟山刚要说话,张老大忽然说道:“走,我要去看看我父亲,”

    张老大这句话,着实让钟山心头一震,他不知道张老大说这话的目的是什么,是同意了他的建议,去见父亲最后一面还是心里想着去阻止他们火化自己的父亲,

    其实,即使张老大不同意火化,钟山在顾及大家安危的前提下,也还会做同样的一件事情,征询张老大的意见,第一,这毕竟是人家的父亲,二者若是当事人沒有说通,那接下來的事情就沒法做了,

    如果只是张老大本家的事,做不做影响并不大,但是此时事情的发展已远远超乎他们最初的猜想,问題越多越多,事情越來愈大,张老二的死因,李光棍的诡异,李大仙离奇诈尸,田二娃为何要害自己,那半仙老黄鼬到底哪里去了,到底发生过什么,那晚上出现的白衣男子是谁,张老二的媳妇为何会梦游到祖坟,她到底在寻找什么……还有便是眼前这问題,也是令钟山更困惑的问題:尸鳖,

    为何自己所到之处都能遇到尸鳖?难道自己和尸鳖有着某种联系?到底是自己的到來带來了尸鳖还是尸鳖的存在冥冥中引导着自己在这个地方出现停留,从天官墓那便已知道,这尸鳖定是和那龙虎老道有着某种联系,由此來看,这是不是说明身边已是有了龙虎道长的爪牙,就如天官墓地那个失死去的那个男青年一样,

    想到这里,钟山身上顿时打了一个冷战,感觉身边有只无形的眼睛正在每时每刻地盯着自己,那个人会是谁呢,钟山内心异常纠结,

    张老大说完,犹豫了一下,便朝父亲的尸体那走起,钟山顾不得多想,连忙在后面追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