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295】 二诉夜梦

作品:《灵魂当铺

    钟山低声说道:“咱们待会儿再走”

    浆糊说道:“都这饭点儿了又有啥事呀”一边说着一边捂着肚子因为早晨张秃子的原因几个人都沒吃饱

    年华拍了拍浆糊肩膀“好饭不怕晚还愁张老大不给咱准备饭吗”说罢转身对钟山说道:“是不是发现什么了”

    钟山点了点头然后指了指老二的媳妇"等他们都走了再说"

    张老大见三个人还不走便走过來先是谢了一番然后便告诉三个人回去喝酒

    三人应诺让他们先回去

    片刻之后众人都已散尽钟山开口说道:“张老二媳妇的表情你们看到了吗

    浆糊摇头年华点头

    年华说道:“她绝对有问題但是现在看去却又发现不了什么”

    “此时太阳正足即使她身上有什么东西也被掩盖住了到太阳落山再细细去看看她那表情貌似并不是很痛苦从一开始到现在一直如此从來都是哭声大痛苦小再看她刚才的样子倒像是舒了一口气一样”钟山说道

    “是的哪个女人年纪轻轻死了男人还撇下孩子不难过这可是和塌了天一样可是她这状态绝非正常咱们需要好好查一查她张老大这人还是不错的这算是帮帮他吧”年华盯着远去的张老二媳妇的背影说道

    钟山转身朝一座坟走去“先來看看这里”

    三个人到了一座老坟前面那坟上好几个窟窿其中两个昨天还被塞了柴禾用火熏过

    钟山指着这座坟说道:“看这个窟窿昨天分明沒有爬行的痕迹但是你看现在”

    年华和浆糊顺着钟山所指看去果然一个坟窟窿是新的一旁还有新土

    “这说明什么?”年华问

    钟山说道:“我昨晚做了一个梦……”钟山将晚上梦到老黄鼬的事一五一十都倒了出來

    待钟山说罢浆糊说道:“钟叔听你这意思咱们是被那老黄鼬给缠上了?还敢去你梦里吓唬你一个黄皮子有啥可怕的抓到弄死就好了”

    年华道:“事情沒这么简单这黄鼬本是个半仙体了定是有一定道行的而且人家说的明白并沒有为非作歹还救了李光棍一命这事是咱们犯错在先所以从道义上咱们就不占上风而且它也说的清楚是它们这话的意思便是它还有同伙加之把诈尸的李大仙弄了去这危险可不容小觑呀”

    钟山盯着那座坟久久不语

    年华拍了拍钟山肩膀“算了事已至此只能看它们有什么行动了”

    “就是嘛咱们准备好了就等着它们不是有句话怎么说來着叫当兵的來了挡着就行”浆糊说

    钟山白了浆糊一眼“那叫兵來将挡水來土掩”

    “浆糊这话说的有道理咱们先回去好好准备充分”年华说道

    钟山只好点了点头三个人慢慢离开了这片祖坟

    路上钟山说道:“咱们在老懒家住了好几天了他家的事早就完事咱们还一直在他家住着合适吗”

    “我可无所谓到哪都一样睡破庙都沒事”年华满不在乎地说倒是浆糊听钟山这么一说言外之意是有搬走的意思顿时一脸不开心忙说道:“咱们帮了他家大忙住几天又能怎么了有吃有住多好”

    钟山也懒得和浆糊辩驳便不再说话

    有话多说无事少言傍晚很快來到

    钟山和老懒将想不在他家住的想法一说老懒是一百个不同意一再坚持之下钟山便也不好再推脱钟山和年华倒是沒什么最开心的莫过于浆糊和小懒

    晚饭之后三个人便开始着手准备东西老懒见也帮不上什么忙沒法插手便独自回自己屋里去了

    钟山说道:“务必要保证他们的安全可不能让他们受到牵连”钟山说的他们便是老懒一家

    年华点了点头然后开始弄了几张灵符塞到窗户里门框上等等

    准备停当三人便和老懒打了一声招呼便直奔张老大家而去这张老二毕竟已入土作为大伯哥在弟妹家呆着总是不好的张老大便让自己媳妇陪着弟妹自己和孩子在家看家

    当钟山敲开张老大的院门的时候张老大显得很是诧异忙问:“你们怎么知道我家”

    钟山便说从老懒那问的实际上刚到这村里夜晚就來过这里了这才几天当然记得路

    张老大将三人让进屋里倒水沏茶寒暄了几句便问道:“钟先生老二也下葬了此时你们來一定还有什么事吧”

    钟山端起茶杯抿了几口茶之后说道:“你家的事情还沒结束”

    张老大似乎早有预料对钟山这话沒有感到半点诧异也难怪自己父亲凭空被人动了手脚这事很是明显

    钟山继续说道:“我们需要你的帮助”

    张老大忙说:“尽管开口有什么要求尽管提”

    “你可知道你弟媳妇有梦游症”钟山问

    张老大连连摆手"钟先生这话问的我一个大伯哥怎么可能知道兄弟媳妇的生活呢”

    钟山一听也顿时感觉这话问的很不科学忙尴尬一笑“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我们见到她梦游了”

    张老大顿时瞪大了眼直起身体

    钟山便将事情的來龙去脉和张老大讲了一遍张老大听完久久不语

    良久之后才说:“我从你这话里听出來了你的意思是说她有问題”

    钟山点了点头

    “这怎么会呢钟先生这话可不能乱说他两口子可是好的很老二死了这几天她可是都是食不知味夜不能寐的”张老大分明不敢相信

    年华在一旁说道:“所谓当局者迷你看不到但是我们可看得很明白这样吧今晚你带我们再去看看你弟妹因为白天我们沒法看到了晚上估计就清楚了还有今晚告诉你媳妇好好留心于她看看她到底晚上在做什么”

    张老大犹豫了一下站起身來说道:“好就依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