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296】 循梦寻踪

作品:《灵魂当铺

    四人到了张老二家的时候老大媳妇正陪着弟妹在说着什么但是钟山细细瞧去老二媳妇貌似并沒有太多悲伤而且对大嫂的话有些不屑

    老二媳妇似乎对钟山等人的到來很不欢迎要么不睁眼瞧上一眼要么便是冷眼相待

    钟山可管不了这么多他们此番到來主要目的便是要再看看这老二媳妇是否有所异样片刻之后钟山便和年华等人走出屋子到了院外

    张老大将媳妇喊了出來让她这两日睡觉灵性一些观察弟妹有何异常举动

    几个人很快又回到张老大家将门关好之后张老大忙迫不及待地问:“怎么样看出什么问題來沒有?"

    钟山看了看年华年华便说道:“有问題”

    “什么问題”张老大忙问

    “她身上不干净”年华一改平素的猥琐样子一本正经地说道

    “不可能吧你是指的……”张老大有些不解其意

    “我这双眼睛可从沒看错过我能來你们村就是因为路遇老懒看到他身上有鬼气而且刚才我和钟山都细细认真看了若是看错不可能两个人都看错啊而且还有一个最简单的办法便是弄条黑狗牵到你二弟院子了看看那狗什么反应便知……”年华对自己的水平很是自信地说道话未说完张老大便摆了摆手

    张老大说道:“好吧我相信你们那接下來要怎么做”

    钟山接过话來说道:“你就暂时顾好你这家便可剩下的我们自己去做若是需要你帮助的时候我们就告诉你”

    又说了几句之后钟山三人便起身告辞张老大将门锁得严实

    由于这几日村里的怪事频出白天还算热闹但是一到晚上大家便都早早地插门睡觉了整个村子显得异常安静

    浆糊一旁打了一个呵欠然后捂着嘴说道:“钟叔咱们是不是该回去睡觉了”

    钟山摇了摇头道:“现在还早这一天我一直在想一个问題便是我那个梦那绝对不是一个梦定是它在暗示我们什么咱们也分析过了但是我现在在想我们不能等着它來找我们到时候我们就被动了”

    年华道:“你的意思是应该是化被动为主动”

    钟山点头说道:“我想着咱们该好好分析一下那老黄鼬的藏身之处主动去解决这问題我隐隐觉得它身上有很大的突破口”

    浆糊揉了揉鼻子说道:“这该去哪里找呀一只老黄鼬叼着一只小黄鼬那么小随便藏个地方咱们也找不到依我看咱们就该回去睡觉等着它自己送上门到时候将门一关來个瓮中捉鳖”

    “它不会那么轻易被你抓到的我想到了一个地方咱们应该先去那里看看”钟山说道

    年华和浆糊忙齐声问道:“哪里”

    “李光棍家”钟山说着便朝那房子走去年华和浆糊紧紧跟上

    李光棍家的院子此时显得异常寂寥夜风吹动篱笆上爬着的干藤发着刷刷的响声屋子的门大敞着和两边的窗户合在一起就像是两只黑洞洞的眼睛中间张着一张大嘴似乎准备下一刻将前面的猎物吞进去一般显得异常诡异

    浆糊率先将手电打开显示朝周围扫了一遍并无什么发现便将手电光照向那门内黑漆漆的屋里经光一照发黄的土墙皮露着

    浆糊说道:“钟叔咱们进去不”

    钟山沒有说话而是盯着那东边的窗户一直看着忽然他将自己手里的手电筒打开直直地照射到窗户上

    一个白色的影子在窗户里面一闪晃了一下便消失不见

    钟山愣了一下“你们看到了吗”

    “看到了”年华和浆糊一起答道

    “那还愣着干嘛上呀”钟山喊道“老年你守门浆糊守房顶”说着三个人便朝屋里扑了过去

    钟山打着手电在屋里找了半天也是一无所获犄角旮旯都沒放过便急地朝外面喊道:“你们看到了它了沒"

    这话刚说完浆糊又在房顶上大喊大叫“它在那”

    钟山和年华忙从屋里跑出來沿着浆糊的手电灯光照去只见一个白色的物体正一窜一窜很快便消失在视线之中

    浆糊从房顶上跳了下來说道:“怎么不追呀”

    “这速度你追追试试”钟山沒好气的说此时由于那东西跑掉他心里很是着急便沒给浆糊好气

    浆糊盯着那白影子逃跑的方向说道:“啧啧要是我有条狗我一定追的上它”

    钟山说道:“沒事我猜它应该去了那个地方"

    年华说道:“你是说祖坟”

    “沒错”钟山紧了紧腰带然后说道:“走”

    “钟叔那不是都用火烧过了不也是什么也沒发现吗现在就有了”浆糊不解地问

    “我们去看看便知”年华在一旁捋着小胡子说道

    “哎我说年老头你能别老捋你那几根胡子成不本來就不多再这么捋可就都掉沒了”浆糊冲着年华喊道他此时又困又累实在不愿意动弹本想说服钟山回去休息却被年华截住了话顿时有些恼火不敢和钟山顶嘴和你年老道顶几句总该可以吧

    年华猥琐地一笑也不生气

    “走回去每个人都穿的厚厚的我决定今晚不把那东西找出來不罢休”钟山道

    浆糊一听本來今晚还有机会回去休息此时经钟山这么一说得这一晚上得在野外度过了还是坟圈子还是白天刚刚葬了一个死的不明不白死人的坟圈子

    浆糊并不是害怕这些只是感觉在这样的环境里待一晚实在别扭但是又拗不过钟山只好重重地叹了口气

    三人到了小懒家里穿好厚衣带足工具前几天准备的绳子铁锨等他们此时又重新带在身上朝祖坟奔去

    离开村子一段距离离祖坟越來越近浆糊还在有一搭无一搭地抱怨着忽然钟山嘘了一声手指着那坟地低声说道:“那是什么”

    浆糊和年华忙放目望去只见不远处祖坟主坟上立着一个影子不高借着星光看去像是一个人蹲在坟头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