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299】 黄鼬归来

作品:《灵魂当铺

    钟山和年华走进屋里,

    浆糊和张老大见二人空着手进來,忙问:“那老黄鼬呢,让它跑了,”

    钟山摇摇头,说道:“把它放了,”

    “嗨呀,”浆糊急得跺脚,“怎么能把它放了呢,刚才还和咱们批命,这一放,一准放虎归山了,”

    张老大也是急得唉声叹气,

    “好了,把它放了是我俩的主意,我们相信它会回來的,”年华说道,

    钟山点了点头,

    浆糊见事已至此,只好一屁股坐到炕上,一言不发,显然,他对钟山和年华的这一决定很有意见,

    张老大忙问原因,钟山说道:“放了它,我们还有可能知道我们想知道的,若不放,即使杀了它也沒用,而且,我们也不能杀它的,它已修行多年,即使要惩罚,也得上天來惩罚它才是理所应当的,”

    四个人此时谁也不愿多说话,只好各自找个地方坐着,静静等待,

    等待一个人,一件事的时候,那时间便仿佛比平时慢了数倍一样,屋里柜子上的座钟在嗒嗒地响着,钟山盯着那钟摆來來回回地晃动,

    很久,时钟才“噹”地响了一声,四个人纷纷抬眼看去,时针此时刚刚指向十点半,

    浆糊急得从炕上下來,在地上不停的转悠,

    “我说你能不能安静一下,一直在这晃悠个什么,赶紧安心坐下,慢慢等,”钟山冲着浆糊说道,

    浆糊便又哀声叹气地坐到炕上,

    周围很是安静,四个人此时耳畔除了座钟发条发出的嗒嗒的声音之外,每个人都似乎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一样,

    当座钟指向十一点的时候,连着响了十一下,响过之后,年华拿起张老大家柜子上放的烟卷直接点燃,然后深深地吸了几口,吐出浓浓的烟雾,

    “子时到了,”年华说道,

    钟山何尝不知,刚才他是数着那座钟发出的十一声声响的,片刻之后,他慢慢站了起來,

    浆糊此时终于等到了爆发的时候,便开口埋怨道:“咋样,我就认为那老黄鼬不可能回來,看吧,姜还是老的辣,那黄鼬精怎么也得上百岁了,咱们几个加起來估计也沒人家年龄大,这回被忽悠了吧,”

    钟山沒好气的盯着浆糊:“说完了吗,”

    钟山此时也急,倒不是因为担心那黄鼬骗了自己,此时他最担心的便是那它出了问題,因为老黄鼬临终的那句话说的清楚,定是有危险发生了,可是,那危险是什么呢,

    忽然,他们听着屋门发出“吱扭”一声,四个人都顿时精神紧张地看向门口,

    老黄鼬从外面钻了进來,

    四个人均是一喜,钟山看了看浆糊,似乎在说:怎么样,还不相信我,

    浆糊知道钟山看自己那眼神代表了什么意思,便嘿嘿一笑,对着黄鼬说道:"还……还真回來了呀,”

    老黄鼬跳到炕上,看得出它刚才跑得定是很急,肚子在急促地起伏着,

    既已回來,钟山他们悬着的心便也放下了一半,只等这老黄鼬将气喘匀再说话,

    片刻之后,这老黄有才开口说话,“让你们久等了,”

    钟山忙说:“不妨不妨,我们还担心你遇到了危险,”

    老黄鼬说道:“还好,比较顺利,只是给孩子找个栖身之所费了时间,现在好了,你们有什么要问的便问吧,”

    浆糊见这老黄鼬很是痛快,不由得纳闷地问道:“你……你真的不记恨我们了,”

    “恨,为什么不恨,我孩子被你们杀死,我怎么能不恨呢,”老黄鼬说道,

    浆糊一听这话苗头似乎不对,是不是将自己孩子藏好,回來又打算决一死战的,想着就准备下手将这老黄鼬抓住,被钟山连忙拦住了,

    此时老黄鼬继续说道:“但是正如二位说的,这便是劫数吧,想我修行了百年,却一时迷了心窍,我只希望自己的所作所为不会触怒上天,”

    浆糊此时才送了口气,

    张老大虽平时也听过黄鼬什么成精的事,但是长这么大,何曾见过,此时见到一个浑身不是黄毛而是黑白毛夹杂着的黄鼬已是感到诧异,这黄鼬能口吐人言,更是令他感到恐惧,不由得缩在最后面,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

    几番对话过去之后,张老大才心情才稍稍缓了一下,吞吞吐吐地说道:“您……您知道我弟弟是怎么死的吗,”

    老黄鼬点了点头,

    张老大顿时激动起來,忙问:"那你告诉我他是怎么死的,”

    老黄鼬看了看钟山,通过刚才在院子里聊那半天,它发现这些人里最有话语权的貌似便是这个年轻人,所以将目光投向了钟山,

    钟山连忙将张老大扶着坐下,然后说:“别着急,我们來慢慢了解,”

    老黄鼬看着张老大,片刻之后才说道:“我要说的内容你可能接受不了,所以你还是回避一下的好,”

    张老大闻听此言,急得再一次从炕上跳了起來,说道:“我活了五十多年,沒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儿,可以说半夜不怕鬼敲门,能有什么不能接受的,你尽管说,”

    老黄鼬咯咯一笑,

    浆糊忙道:“你就别笑啦,还当自己大姑娘呢,笑得又不好听,”

    钟山忙让浆糊闭嘴,老黄鼬也不生气,说道:“那我就从头和你们说起,”

    此时,年华又点燃一根烟递给张老大,自己也点燃了一根,然后四个人开始静静地听这老黄鼬据道始末,

    “我在此地修行了百年,具体而言,我的修道处便是那张家祖坟,第二座坟头便是我的道场,因为这张家坟地风水在方圆几十里都是不错的,而且你们人类战争时期,这里也沒遭到破坏,全赖这风水佑护,我便在此安心修道起來,”

    老黄鼬似是陷入回忆当中,慢慢地说着,

    “平时,我都是每逢月圆之夜便站在坟头吐纳,也不扰人,更不杀生,平时也都是弄点儿粮食,水果一类的吃,得上苍眷顾,让我顺利渡劫,未伤我一毫一毛,而且顺利可以变成人形,所以,我对这村子,是怀有感激之情的,人心不可干,可是这村里这么多年,也算是太平,很多时候是我在暗中帮忙,”

    钟山看着张老大,张老大点点头,“是的,之前一直挺安宁的,沒出过什么事情,”

    老黄鼬继续说道:“直到去年,一切都发生了变故,突然有一天,祖坟那出现了一只大刺猬,”

    老黄鼬的身体微抖,钟山看在眼里,顿时明白,它嘴里的那个危险人物或许就是指的那只刺猬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