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300】 鸠占鹊巢

作品:《灵魂当铺

    老黄鼬继续说道:“对于这个不速之客我开始还很是友善我知道它也修行之辈便以理相待邀其入住说实话它一來我就预感到我不是它的对手只是纳闷几十年的战争已让我们这些修行的人很难有立足之所大部分都死于战火之中要么便是潜入深山老林里去了能來这样的地方的人实在不多刚开始了解之下它和我说是因为前面那几年破四旧将他修炼的道场给破坏了所以闻气而來谁料它却看上了此地竟要求我搬离我自然不肯答应话不投机便动起手來”

    不用猜钟山便知一定是那刺猬赢了不然也不会有接下來要发生的事情但是他需要详细了解一下这老黄鼬嘴里的那只大刺猬是怎么个厉害法

    “这刺猬修行时间比我要长百年功力也比我强大所以一番打斗之后我只得负伤搬离那里找到这村里最安静的地方就是李光棍家里”老黄鼬说到这里语气有些悲凉

    钟山问道:“你们一类不是有个很厉害的功能吗一般动物都很难靠近的”

    老黄鼬无奈地笑笑说道:“你是指的我们排臭气吧我就是因为和它那次打斗被它伤到了所以从此之后再无那功能了”

    钟山点头“原來如此”此时他也就明白为什么每次它都不放臭屁了原來是功能已经丧失

    浆糊一旁问道:"你打不过它你还离得这么近”

    “实是因为周围更沒好的去处了在这修行百年已凝成适合自己的气场若是到了别处还不知道需要多少年才能重聚而且我想着既已离开那张家祖坟从此各修其道上天自会灭它忍下一口气井水不犯河水也好可是后來才发现我有些想当然了”老黄鼬挪了一下身体说道

    钟山问:“你身体是不是……”

    “自从和它交手之后便元气大伤今夜又和你们打了一架身体很是虚弱不过不用担心”

    钟山这才放心的点了点头

    老黄鼬继续说道:“这刺猬并不安于在那修行而是开始为非作歹第一个对象便是李光棍这李光棍人不错很是老实平时爱放羊和那几只羊相依为命平时也不经常在家呆着加之他家东屋因为他大哥和嫂子都去世沒人居住所以我便进去算是找个落脚地平时也无人打扰很安静过得了几天安稳日子我也知道人家给自己提供了这么一个落脚地儿我便时不时悄悄给他提供一些吃的家里的蛇鼠也因为我在不敢进來”

    听到这里钟山忙问:“李光棍那几只羊是不是就是刺猬给吃了”

    老黄鼬点了点头

    张老大此时才恍然大悟道:“原來是这样呀我说怎么一直沒看到李光棍那几只羊呢”

    “天气转冷这李光棍便愿意找个暖和背风的地方呆着在野外那祖坟便是个绝佳的去处荒草又茂盛李光棍便将那几只羊撒开让它们自顾自的吃而自己便往坟南边一倚背着风晒着太阳可是却被那刺猬盯上了有一次瞅准了机会便将那几只羊入了它腹”老黄鼬说

    钟山又问:“那李光棍得那病是怎么回事”

    “他那哪里是病分明是被刺猬害的乍一看他身上像是褥疮其实都是刺猬的毒刺所为刺猬本想害死他或许是这李光棍命不该绝但是魂魄却不全了被那刺猬掳了一个魂两魄去奴役”老黄鼬解释道

    “我明白了那天张老二死是不是就是李光棍的魂魄去报信的”浆糊兴奋地道

    “不不是是李光棍本人它哪里有那本事可以白天趋势魂魄去做事呀但是此时的李光棍就像一个傀儡一样任它摆布”老黄鼬答道

    “你说过你每天给李光棍喂吃的那若你不管他岂不是就饿死了那样的话这刺猬还怎么驱使他”钟山不解地问他感觉这老黄鼬话里似有矛盾之处

    老黄鼬一愣然后说道:“实话和你说吧给他喂吃的不光是我自己的主意也是这刺猬的要求我以此來换我孩子的一个栖身之所因为我怀孕马上就要生产了所以必须需要这么一个安静、温暖的地方”

    老黄鼬说话的时候语气里很是无奈

    钟山说道:“理解既是这刺猬驱使着李光棍那岂不是说明这李光棍现在还处于危险之中"

    张老大急了站起身说道:“咱们能先不关心那李光棍的事儿吗赶紧说下我弟弟的死到底是怎么回事行不行”

    钟山见张老大急得满脸通红便将目光看向老黄鼬

    老黄鼬叹了口气说道:“你弟弟是那刺猬害死的”

    “什么”张老大急了嗓门提高了八度“我操他娘的你告诉我它在哪里我一定把那东西挖出來踩烂”

    钟山忙将张老大按在炕上说道:"我们会报仇先听完”

    张老大挣扎着坐下胸口剧烈地起伏着

    钟山问道:“这刺猬为什么要害死他弟弟”

    老黄鼬看了一眼张老大答道:“因为它看上了她媳妇儿”

    张老大再一次暴怒指着老黄鼬骂道:“你是个什么东西竟这样污蔑我家”说着便随手抓起炕上笸箩里一把媳妇做针线活用的剪刀就要刺向老黄鼬

    钟山和年华忙将他拉住

    很久不说话的年华此时说道:“老大呀老大开始的时候就和你说的清楚就担心有些内容你听了会受不了看吧果然如此它说的在理我们且听它好好说这样我们知道事情的來龙去脉再去报仇也不迟呀”

    钟山也如此劝他

    老黄鼬此时也闭了嘴而是直勾勾地盯着张老大

    片刻之后张老大情绪才稍微稳定了一些钟山便示意老黄鼬继续说

    “具体是什么时候开始的我不知道但是他俩好了足有几个月了在你父亲去世前便好上了你弟妹时不时半夜出去和他幽会幽会的地方便是那祖坟”

    “哎呀我知道了”浆糊一拍大腿说道“原來那晚咱们看到的那个白衣男子一定是那刺猬精了当时咱们还纳闷张老二的媳妇怎么还梦游到这地方敢情是偷会情人去呀”

    张老大脸色很不好看但是却忍着并沒发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