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301】 详道缘由

作品:《灵魂当铺

    老黄鼬点头,表示认可,

    “那她知道和她相好的是只大刺猬吗,”年华问,

    “当然不知道了,她也是被迷了心窍而已,不然她敢,不过自从他们相好之后,这刺猬便做了一个决定,便是将祖坟给破坏了,只有这样才能让整个村子的风水都改变不影响自己的修行,”老黄鼬答道,

    听到这里,钟山渐渐明白了,便问:“如何破坏法?是不是底下都连通了,”

    “正是如此,这方法很是隐蔽,外面丝毫看不到一点变化,但是坟里面确实气流乱窜,但是怎么窜,却又出不了这片坟地,所以家家户户会越來越不好,但是它的道场却不受影响,”老黄鼬肯定地答道,

    钟山心道,果被猜中,昨天看到那么多坟窟窿的时候,就在想,这么多的窟窿,岂不容易让坟内的气息乱流嘛,此时听老黄鼬一说,顿时明白,

    钟山又问:“这刺猬为什么要破坏祖坟,”

    老黄鼬说道:“这我就有所不知了,不过破坏他家的坟地我倒是知道原因,”老黄鼬说着,便将头偏向张老大,

    “你是说他家的坟地是刺猬破坏的,怎么可能呢,那不是他们找的李大仙看的风水,”钟山不解,

    “沒错,那个李大安和刺猬是一伙的,”老黄鼬解释道,

    老黄鼬这句话无疑让所有人都大吃一惊,

    “他……他们是一伙的,”钟山显然不敢相信这句话,忙问道,眼睛却瞟向张老大,

    张老大显然已开始发蒙,此刻,他彻底凌乱了,

    “我明白了,我明白了,张爷的棺材定是这李大仙搞的鬼了,”钟山一拍大腿,他还想着去调查此事,真是得來全不费工夫,

    “那二娃岂不是……”张老大似是自言自语道,

    钟山看了看年华,“那晚田二娃要害我,是不是因为……”

    张老大突然站起來,歇斯底里地喊道:“查,都查清楚,他娘的乱了,都乱了,”此时他已彻底怒了,

    张老大凑到老黄鼬面前,一把抓住它的脊背,然后恶狠狠地问道:“快告诉我它们是怎么杀了我弟弟的,”

    “那你能放下我说话吗,"老黄鼬并沒有被张老大这番举动吓到,却是很平淡地问道,

    张老大想了想,将老黄鼬放下,老黄鼬抖了抖被弄乱的毛,然后说道:“那日凌晨,大约也就四更多的时候,你弟弟不知道为何拎着一把铁锨进了坟地,那刺猬本就变幻成人形在等你弟妹,见你弟弟那个样子过去,心想定是发现了奸情,便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将你弟弟害死了,”

    张老大怒火中烧,双眼通红,

    钟山抚住张老大肩膀,让其别冲动,然后问道:“是怎么杀死的,他被发现的时候可是一脸惊恐地趴在坟头之上,”

    “这我不太清楚,我只能远远地看个大概,那晚我也是去寻吃的才看到的,不过依我猜测,它定是用了幻术,我眼看着他弟弟并沒有拒绝,而是径直入了坟里面,若不是幻术,又怎么可能进的去,还是心甘情愿的,”老黄鼬说道,

    钟山想了想,那坟上窟窿虽多,却的确沒有一个能让一个五大三粗的大小伙子进去,他印象里最大的窟窿也就和大腿根儿差不多粗吧,便认可了老黄鼬的推断,但是具体是什么幻术,恐怕只有那刺猬和死去的老二知道了,

    钟山问:“他是怎么出來的呢,”

    “大约过了不到一刻钟,我便听到坟里传來一阵惨叫,我不敢靠近,便远远看着,两只手正费力地从坟里伸出來,使劲扒着土,惨叫声并沒持续多久,便见他坟里钻了出來,然后踉跄着跑向他父亲的坟地,然后就趴那一动不动了,”老黄鼬答道,

    大家听的仔细,此时却都沉默不语了,大家都在想象着张老二两只手从坟里扒开往外钻的场景,惨不忍睹,

    张老大此时已是泣不成声,眼泪鼻涕挂着,见者无不动容,

    老黄鼬也不再说话,而是安静地看着大家,

    良久,柜子上的座钟响了一声,一点到了,此时距离黄鼬回來已近乎两个小时,一盒香烟也被年华和张老大抽了半盒多,

    张老大情绪稍微稳定,站起身來,看了一眼钟山和年华,然后“扑通”一下跪下了,

    钟山等人措不及防,忙弯腰将他扶起,张老大却沒有要起來的意思,而是跪着说道:“我知道我对付不了那刺猬,还请钟先生和年道长你们帮我报仇,你们要我什么我便提供什么,只要能报仇就好……”话未说完,又是泪如雨下,

    “赶紧请起,即使沒有这事,我们也是要对付那刺猬的,你放心好了,”钟山一边说着,一般将张老大使劲扶起來,

    浆糊一旁挠着脑袋,问道:“老黄鼬,你说的是真的,”

    众人纷纷一愣,不解浆糊何出此言,

    老黄鼬也诧异地答道:“当然是真的,”

    “那你为什么开始还和我们拼命,现在又和我们说的这么详细,你是不是想误导我们,”浆糊问,

    老黄鼬“呵呵”一笑,说道:“因为他们把我说服了,而且,开始的时候我被报仇糊住了眼睛和心,所以选择重新和刺猬合作,但是当我打斗的时候,它却并沒有出现,而且,平时我斗不过它,通过这二位和我说的那些话,我明白你们是高人,一定可以对付得了它,替天行道,为民除恶,这还有什么疑问吗,”

    钟山将浆糊拽到身边,然后对老黄鼬说道:“好了,现在我们该想想如何对付那刺猬的事儿了,李大仙是你带走的,你把他带到了什么地方,”

    “坟里,”老黄鼬经浆糊质问之后,显得很不愉快,语气里带着不满,

    钟山听罢,心里倒是微微舒了一口气,既然在坟地,一定也是那刺猬弄进去的,那坟窟窿那么小,若那刺猬沒有动静,李大仙则是出不來的,这样倒是临时安全了,

    钟山又问:“我还有一个问題,我们打开张爷的棺材的时候,发现里面有尸鳖,敢问你可知道那尸鳖是怎么回事,”

    “尸鳖,”老黄鼬显然听到这个词很是吃惊,“还有这东西,”

    这黄鼬修行百年,要说见识可能比年华和钟山还要多,

    “正是尸鳖,”钟山强调道,

    “这我不得而知了,不过若真是动手脚,恐怕也就在那李大仙身上了,”老黄鼬摇了摇头说道,

    钟山坐到炕上,一时间陷入沉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