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302】 半夜决策

作品:《灵魂当铺

    除了张老大此时还在呜咽,别人都再一次陷入沉默当中,

    老黄鼬提供的信息已是很多,这无疑对钟山等人是一个巨大的帮助,省去了他们太多的调查的时间,但是还有几个关键点,老黄鼬并沒有提供,尤其是那尸鳖的由來,以及和李大仙还在一起的田二娃,这个人看似到处献媚拍马,但是内心却是如此的阴毒,当然,张老二的媳妇也脱不了干系,张老二的死很大意义上说,便是他媳妇害死的,

    座钟的发条在寂静的夜里发出弹簧般震动的金属声,齿轮转动,发出的哒哒声充斥在每个人的耳畔,

    每个人,都在思考着,思考着刚刚老黄鼬说出的一切,思考着这里面的错综复杂,

    良久,钟山搓了一把脸,然后幽幽地说道:“以我之见,我认为这是场阴谋,”

    “阴谋,”众人齐刷刷地将目光投向钟山,

    钟山道:“那刺猬为何好端端的來这里,并且和当地的女人勾搭上,李大仙为何还和刺猬联合,对,还有那个田二娃?李大仙诈尸的时候,我收拾他,差一点儿中了招,还得拜这田二娃所赐,竟用手电晃我的眼睛,”

    年华也说道:“沒错,那我们该从何入手呢,”

    “从何入手,当然是先去把那刺猬弄出來杀了,给我弟弟报仇呀,”张老大瞪着童红光的眼睛,咬牙切齿道,

    从内心而言,钟山并不想按张老大的说法去做,因为还有众多疑问沒有解决,做事当然是先从最简单的事情开始着手,而此时最简单入手的便是田二娃了,他身形瘦小,一个浆糊将能将他打得满地找牙,又是贪生怕死之徒,相信从他身上定能找到突破口,

    想到这里,钟山说道:“我看,咱们还是先从田二娃这入手,”说着,便将自己所想说了一遍,

    大家都纷纷表示赞同,唯独张老大沉默不语,

    钟山对张老大说道:“我理解你报仇心切的心情,但是我们必须要好好理顺一下,不能意气用事,你二弟的死表现是那刺猬害死的,但是它为何好端端突然來这里,沒错,前面那十來年,将一些他们修行的地方是破坏了,但是它从哪里來,我们谁也不知道,而且他为何要和李大仙合作,我们也不知道,并且,你身边每天给你拍马献媚的田二娃,为何也和李大仙勾搭在一起,你是否想过,”

    张老大嘴巴张了张,沒有说话,

    钟山继续说道:“看似整个事情都和你家有关,是冲着你家來的,但是当我看到那些尸鳖的时候,我就意识到此事绝非那么简答,如果你相信我们,就按照我们说的做如何,我们保证一定给你弟报仇,”

    张老大神情沮丧地点了点头,

    接下來大家便开始商量如何从田二娃身上找突破口了,意见并不统一,

    浆糊的意思便是直接将那小子抓來胖揍一顿,不信他不说,这方法无疑是最简单的,但也是最粗暴的,而且沒有不透风的墙,这明显属于滥用私刑,人家家人肯定不干,到时候告到公安局,这事就闹大的,

    年华叼着烟,嘬了一口,浓重的烟雾顿时弥漫开來,将本來就已烟雾缭绕的屋子更添了几分“仙气”,年华说道:“让俺老头子看來呀,咱们就设计个方法让他自己招供,这小子牙尖嘴利,心眼可不少,真要是靠打,若是不能招,咱们反倒落个被动局面,就该想个法子,让他心甘情愿地主动供出來,”

    浆糊不屑地说道:“你说的倒是轻巧,那小子就是欠揍,你方法好,那你告诉咱们用什么法子,”

    年华胡子一撅,却语塞了,含糊了半天之后说道:“这不是大家伙一起想办法吗,”

    钟山见浆糊和年华争辩的急,便忙摆手说道:“哎哎哎,我说二位,咱们商量归商量,不带急眼的,依我看,老年这方法值得考虑,浆糊那办法作为候补,”

    年华似是赢了胜仗一样,冲着浆糊使了一个得意的眼神,浆糊也是冷哼一声,不再言语,

    钟山对张老大说道:“你和田二娃最熟悉,你可有什么好办法,”

    张老大轻轻摇了摇头,一语不发,

    忽然间,老黄鼬从炕上站了起來,说道:“有人要來了,”

    大家纷纷一愣,这三更半夜的会有谁來?不一会儿,院子外面便传來“噔噔”的脚步声,听声音似是有人在小跑,声音越來越近,正在大家胡乱猜测的时候,院门“咣当”一声被推开了,

    老黄鼬身形利索,“蹭”地一声钻到了柜子底下,大家见老黄鼬这番举动,更是紧张,忙朝外面看去,

    张老大舒了一口气说道:“都别紧张,是我媳妇儿,”说着便起身将屋门打开,将媳妇迎了进來,“这大半夜的,你咋回來了,”

    张老大媳妇挑帘进屋,见好几个人在,先是吓了一跳,不禁拍着胸口说道:“你……你们这大半夜的,怎么在我家,”

    钟山等人赶紧问好,

    张老大便将事情的來龙去脉简单一提,他媳妇听罢既诧异又骇然,眼睛一直朝着四处瞟着,“你们说的那老黄鼬在哪里,”

    此时,老黄鼬慢悠悠地从柜子底下钻了出來,幽幽地说道:“我就是,”

    “哎呀娘呀,”这大媳妇失声喊了起來,便往自己男人怀里钻,

    老黄鼬跳到炕上,看着被张老大紧紧抱着的媳妇儿说道:“我说至于吗,刚才你男人都和你说了我了,你还这么大惊小怪的,”声音里满是不屑,

    年华在一旁捂着嘴偷笑,钟山忙悄悄问他,年华说道:“这女人看女人是不顺眼呀,”

    钟山顿时领会意思,不由得也嘴角短暂上翘,突然意识到此时此刻这笑的实在不合时宜,便忙克制住,然后开口问道:“大婶,这深更半夜的你回來干嘛,”

    老大媳妇此时才回过神來,一拍大腿,“哎呀,差点儿忘了正事儿,弟妹真的梦游了,”

    “什么,,”大家齐声问道,

    老大媳妇儿认为大家还沒听清,忙又说了一遍,“弟妹梦游了,”

    众人短暂愣了一下,然后钟山忙说:“她现在去哪里了,”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她朝村南去了,我在后面跟到村边,见她还往村外走,那方向可是二弟的坟,我害怕,就赶紧跑回來了,”

    “走,去坟地,”钟山说着,便快步往院子里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