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303】 打死弟妹

作品:《灵魂当铺

    众人见钟山跑了出去,便也随后跟着出去了,张老大和媳妇甚至都沒顾上锁门,

    老黄鼬一下窜到钟山面前,将他拦住:“你们真的就想这样去,”

    浆糊本就对这老黄鼬沒有好印象,此时见它拦住去路,便沒有好气地说道:“怎么样,不这么去,难不成还吹着喇叭敲着鼓呀,”

    钟山知道这老黄鼬定是有话要说,便将浆糊喝止,然后问老黄鼬:“你是指的,”

    老黄鼬也不和浆糊计较,而是严肃地说道:“说是梦游,八成又是和那刺猬私会去,这一去,若是和那刺猬打起來,恐怕会有所伤亡吧,我还是建议你们准备好了再说,”

    钟山却是有些不以为然地说:“我们那日和它交过手了,差一点儿沒有抓到它,而且它看到我们也是飞快遁走了,开始我们并不知道它在坟里呆着,若是早知道,等它出來后便赶紧将窝堵住,让它回不去就好了,”

    老黄鼬道:“真若是如此简单便好了,我知道各位的能力,我也自知不是你们的对手,但是它的手段也不是那么你们想的那么简单,但愿我多虑了吧,"

    这话却是提心了钟山,钟山做事一向比较谨慎,但是降妖除魔的东西也已基本带在身上,不论那刺猬能力高低,都是这副准备前去,忽然,钟山盯着老黄鼬看去,

    “你看我做什么,”老黄鼬问,

    钟山连忙说道:“你对它最熟悉,咱们既已合作,不妨跟深入一些如何?你帮我们一起对付它,”

    老黄鼬有些犹豫,它自知不是那刺猬的对手,若是自己出个什么意外,那剩下的唯一一个孩子岂不是孤苦伶仃,加之年幼,尚不能寻食,那饿死荒郊的可能性很大,但是它转念又一想,即使败给那刺猬,那自己也定是沒有什么好果子吃,以那刺猬的阴毒,定会找自己算账,自从孩子被钟山烧死之后,自己便投靠了刺猬,要刺猬帮自己报仇,此时又转而和钟山合作,对于刺猬而言,这便是背叛了,

    一番心理斗争之后,老黄鼬对一直还盯着自己的钟山说道:“好,我答应你,”

    张老大在一旁急了:“钟先生,咱们抓紧时间吧,我兄弟刚入土,这不要脸的东西就按捺不住了,难怪我开始要报警,这娘们还哭哭啼啼地不让报,我还怕她伤心,一切尊重她的意见,想想自己也真够傻逼的,”

    张老大平素并不怎么爆粗口,此时竟说出这话,看來是真急了,几个人事不宜迟,每个人拎着一个手电筒朝祖坟方向奔去,

    钟山让大家将手电筒关掉,都不要做声,步子尽量也要轻一些,以防打草惊蛇,

    大家的声音放低,但是速度却沒有下來,一路小跑,很快便出了村子,眼看离坟地越來越近,大家也越來越紧张,

    忽然,跑在最前面的钟山停住了脚步,

    大家不知道钟山为何如此,正要问,只见钟山指了指前面,

    借着星光,这条有些泛白的小路上正走着一个黑影,似乎正朝他们走來,张老大嘴唇哆哆嗦嗦,结巴地说道:“是……是她,”

    那黑影越往他们这边走越近,直到能看清他的身形,看那黑影走路的姿势,再看张老大的反应,便知道了,那个人正是老二的媳妇,

    钟山既然能出來,张老大和媳妇自然更能确定了,

    钟山回头对在自己身后气喘吁吁的年华问道:“老年,她都回來了,咱们……”

    谁料话音未落,便感觉张老大从自己瞬间跑开,急忙回头看去,但见他飞快地朝老二媳妇跑去,边跑边骂道:“你这臭娘儿们,害死我兄弟,”

    钟山一跺脚,“哎呀,坏了,”忙跟着追过去好,但是张老大已是跑出了十多米远,

    老二媳妇依旧像沒发现他们一样,径直木讷着往前走着,

    张老大猛跑到他弟妹面前,抡起巴掌就扇了过去,只听着“啪”地一声,巴掌重重地落在老二媳妇的脸上,紧接着,又是第二下,第三下……

    钟山忙将张老大胳膊拽住,张老大却是疯了一样,抬脚便朝老二媳妇肚子一脚,她顿时朝后跌个仰面朝天,

    老二媳妇这几下可是被打得不轻,怕是长这么大也沒被这样打过吧,张老大也是气急了,使尽了浑身力气,

    钟山见老二媳妇摔倒在地,便想去看,张老大却在不停挣扎,分明是还沒解气,准备挣脱开,继续揍老二媳妇,

    浆糊和年华他们也随后跑了过來,

    钟山喊道:“浆糊,把他摁住,这梦游的人不能弄醒,你不知道吗,”说着,便连忙蹲下身去,打算看看老二媳妇的伤势,可是却一点儿声音都沒有,按理來讲不应该呀,论谁即使睡的太死,这么剧烈的击打之下也能醒,绝对得出点儿声儿呀,

    钟山暗道不好,连忙抽出手电打开照向老二媳妇,这一看不要紧,手里的手电差点儿沒掉到地上,只见老二媳妇此时双目圆瞪着,眼角淌着血,嘴巴、鼻孔、耳朵里也都如此,

    “坏了,坏了坏了坏了……”浆糊举着手电筒嘴里一直念叨着,浆糊将手电照到老二媳妇的脸上的时候,张老大也看到了,顿时吓得不再挣扎,浆糊便将他放开,自己也打开手电看去,

    “这是死人了呀,”浆糊说道,

    张老大顿时懵了,盯着自己的双手,一动不敢动弹,只是浑身上下此时像是筛糠一般,平素逢年过节杀只鸡都是媳妇或者兄弟來帮忙,自己都下不去手,此时却直接杀了人,

    张老大媳妇见弟妹倒在地上这般样子,又见张老大此时精神似要异常,便忙抓住自己男人的胳膊,往怀里拽,嘴里不停地念叨着:“沒事,沒事呀,孩子他爹,”虽然嘴上似是安慰自己男人,可是声音早已变了声调,比哭腔还要难听,

    钟山将手先是放于老二媳妇鼻前以探鼻息,发觉已无,便又将手指置于颈动脉处,也是沒了搏动,看了看张老大,不由得摇了摇头,

    年华说道:“唉,咋出这乱子呢,”边说,就打算拉尸体一把,忽然,他愣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