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304】 群入坟地

作品:《灵魂当铺

    “咦,不对呀,”年华倒吸一口凉气,自言自语道,

    众人忙纷纷停止自己举动,把目光投向年华,

    “老年,哪里出了问題,”钟山问,

    “你摸摸她的身体,”老年严肃地说道,

    浆糊在一旁打岔道:“说你这老道猥琐吧,你可能还跟我急,你看看,为老不尊呀,人都这样了,你还摸人家身体,”

    钟山知道年华定是有所发现,便连忙攥住老二媳妇的手,“这么凉,”

    年华点点头,说道:“这不科学,如果是刚被打死,她身上最起码还是暖的呀,不该这么凉的,”

    钟山表情凝重,急忙准备老二媳妇的领子解开,却发现她的领口并沒有系上,想了想,便将手伸了进去,

    “哎呀……”浆糊顿时捂上眼睛,“钟叔,想不到你也……”

    “给我闭嘴,”钟山喝骂道,脸上的表情却是越來越严肃,

    “凉的,”钟山抬头看着年华和张老大,眼睛大睁,很惊讶地说道,

    这个问題相信对于在场的每个人都已不是问題,谁都知道人死后不可能立刻变凉,即使在冰天雪地里也需要时间和过程的,何况此时正是春天,

    大家面面相觑,不解个中原因,

    正在此时,一直在不远处呆着的老黄鼬过來说道:“她一定早死了,可能刚到坟地的时候就出了问題,”

    “大婶,她从出门到现在有多长时间了,”钟山忙问,

    张老大媳妇此时比她男人好不了哪里去,此时也是吓得浑身筛糠般,哪里还能完整的吐出一句话,只见她嘴唇哆哆嗦嗦地说:“我……我……她……”言语间很是语无伦次,

    钟山很是无奈,便安慰道:“沒事的,你别着急,慢慢想,慢慢说,”

    老大媳妇这才逐渐安定一些,然后捂着心口说道:“我也记不太清……不过时间应该不长,从她离开村到现在有半个小时时间吧,”

    “半个小时,半个小时倒是有可能会变这样的体温,以我之见,她死了就差不多半个來小时了,”钟山说道,

    张老大和媳妇此时都瞪大眼睛,不知喜悲,刚才一怒之下拳打脚踢,还以为将她打死,老大顿时吓得不行,想起可能面临的牢狱之灾,那可是要死刑的,不由得双股战栗,又想到自家和老二家孩子从此成了孤儿,更是悲从中來,不可断绝,忽听闻钟山说弟妹已死了一大会儿,那言外之意便不是自己打死她的了,不由得又有些劫后余生的庆幸,

    事情发展的过于迅速,以至于张老大和媳妇彻底懵了,

    一起发懵的还有浆糊,但是毕竟他跟随钟山经历很多,短暂时间里便理清了怎么回事,

    “大婶,你二位先将尸体弄回去,我们赶紧去前面看一下,”钟山对老大夫妻说道,他知道,依死者这个死相,八成不是人所为之,怕是那刺猬所为,但是,那刺猬为何做如此,不是和她相好吗,

    张老大夫妻哪里敢独自守在这里,连忙摆手,头也摇的拨浪鼓一样,

    钟山顿时明白二人的顾虑,便犹豫了一下,此时绝对不能让村里人知道,一是怕引起慌乱,二则怕影响张老大,当然,自己也脱不了干系,

    犹豫片刻之后,钟山说道:“这样吧,咱们总得留一个人在这里看着尸体,以防不测,谁愿意守在这里,”

    钟山说完便看了大家一眼,谁都沒有吭声,谁都想跟着大部队,一是安全系数高,这黑灯瞎火的守着一个死了半个小时却自己走过來的女尸,料谁的心里也不可能沒事一样,浆糊和年华更是主力,都想和钟山三个人拴在一起,

    老黄鼬见沒人说话,便站出來说道:“让我在这里看着吧,即使出什么意外我也能躲得开,也有时间通知你们,”

    老黄鼬这番话正好解了难題,钟山不禁喜出望外,忙是感谢一番,

    当钟山等人到了祖坟的时候,周围一片安静,什么也看不到,大家走到老二坟前,此时坟上还插着高高的纸幡,随夜风呼啦啦作响,空气里弥漫着新土的味道,

    钟山往四周仔细看了一眼,并沒发现任何异常,倒是在老二坟旁看到一些新鲜脚印,他本并不在意,下葬的时候周围好几个人,有些新鲜脚印也是正常,可是,他越看越不对劲儿,这分明是女人的脚印,但是埋葬张老二时候,旁边根本是沒有女人的,

    难不成是老二媳妇儿的,钟山想到这,便急忙将老大媳妇喊了过去一辨究竟,毕竟她家在一起睡了好几天,而且女人更了解女人嘛,

    老大媳妇看过之后,便也点头说道:“看样子像是她的脚印,”此时的她连弟妹都不敢称呼了,只能用个她字來代替,

    年华和浆糊就现在钟山身边,年华说道:“难不成是她半夜來上坟了,”

    钟山不置可否,

    张老大此时正拎着浆糊带着的那把铁锨,打着手电筒围着坟地转悠,步子很快,眼睛却一直沒有离开地面,只听的张老大边转悠,嘴里边念叨着:“操你娘的刺猬,你给我出來……”

    除了风声哪有什么声音回应他,片刻之后张老大便显得是着急,铁锨在每个坟上都铲一下,

    很明显,张老大正在再次逐渐失去理智,

    钟山一个箭步冲了过去,将张老大举起的铁锨按住,说道:“你理智些,”

    张老大呆愣了一下,片刻之后才渐渐松开手,

    年华掏出罗盘,“老伙计,很久沒用你了,”

    罗盘针在年华的手里剧烈抖动,年华一边在坟地里一边转悠,嘴里一边喃喃自语,

    钟山等人此时知道年华在寻着什么,便都安静下來,盯着他,

    忽然,年华在一座坟前停了下來,

    钟山知道他定是有所发现,便赶忙走到年华身边,低声问道:“有什么发现,”

    年华并未说话,而是将罗盘直接端到钟山面前,只见指针正好指向身边的那座坟地,钟山连忙掏出匕首,围着那座坟转了一圈看去,

    奇怪的是,这座坟并沒有一个坟窟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