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305】 从头再议

作品:《灵魂当铺

    钟山嘬了一下舌头,然后转了一圈回到年华身边,低声说道:“奇怪呀,奇怪,”

    “怎么,”年华问,

    “一个坟窟窿也沒有,”钟山说,

    “沒坟窟窿也不代表里面沒东西,”年华说道,然后又将钟山拉到一旁,“我告诉你个消息,”

    “什么消息,”钟山见年华这么神神秘秘,便疑惑的问道,

    “我发现老二媳妇的魂魄了,”年华说道,

    “什么,在哪里,,”钟山心中不由一喜,只要把魂魄收到自己手里,便定能得到一些信息,

    年华说道:“就在这片坟地里,她似乎走不出去,一直在这里面徘徊呢,这说明她的魂魄定不全,这里有,她那尸体身上也有,不然她不可能走回去,就和那个李光棍一样,”

    钟山心里已有主意,只是心道,为何看不到她呢,或者是魂魄不全的缘故,但是不论能否看到,钟山相信自己怀里的藏魂瓶一定能发挥作用,而且,瓶子里还有那么多鬼兄弟,他们一定也能帮上忙的,只是,守着张老大夫妻用这法子并不是太好,

    年华见钟山愣神,便问道:“想什么呢,咱们得想想办法,把这魂魄收了,这样咱们就可能知道想要的,”

    钟山咳嗽了一声,然后说道:“老年,我有办法,”

    “什么办法,”

    “呃……你可曾听过京北钟家灵魂当铺,”钟山问,

    年华一愣,抬眼盯着钟山,良久才问:“莫非……你就是钟家人,”

    钟山轻轻的点了点头,

    “哎呀,俺这脑子呀,就该早想到,瞧瞧我……唉,”年华拍着脑袋说道,忽然看着钟山说道:“咦,如果我沒记错的话,你们钟家可是有个宝贝的,”

    钟山从怀里掏出藏魂瓶,“喏,就是这,”

    年华顿时双眼放光,伸出手就想去摸,钟山手连忙往回一缩,

    年华尴尬一笑,

    钟山说道:“收魂就靠它了,”

    年华说道:“那还等着干嘛,我正好也想见识下这天下收第一当铺的宝贝呢,”

    钟山看了看张老大他们,心想此时貌似也沒有什么更好的办法了,若是等明日太阳一出來,魂魄被烈日一晒,定会魂飞魄散,到时候可就一切都晚了,事不宜迟呀,

    钟山握着藏魂瓶,背对张老大夫妻,口中默念咒语便觉一团淡淡黑影逐渐朝这边走來,心里暗道,这定是老二媳妇那不完整的魂魄了,便咒语紧念,那团黑影很快被吸进了藏魂瓶,

    钟山手在藏魂瓶口摩挲了一下,便将它收进怀里,

    年华茫然的问道:“完了,”

    “嗯,完了,”钟山答道,

    “这么简单,”年华问,

    “你还想多复杂不成,又沒遇到恶鬼抵抗,”钟山说道,

    年华的脸上仍是一脸的不可思议,

    钟山和年华所为,张老大夫妻并沒看到,

    钟山说道:“回去,”

    “这个怎么办,”年华指着罗盘针指向的那座坟说道,

    钟山抬头看了看天,“明天再说,”

    钟山心里也很纠结,他万万沒想到刚出村子就遇到这突如其來的变故,而且张老大夫妻跟在身边,而且他此刻情绪很不稳定,若是再出什么岔子,还指不定会有什么危险,

    年华见这话说得坚决,便也不再说什么,

    “那老大那怎么说服,”年华问,

    钟山走到张老大面前,“我们发现新的线索了,现在咱们需要赶紧回去,”

    张老大犹豫了一下,竟很痛快的答应了,

    几个人快速回到老二媳妇身边,老黄鼬见几个人这么快回來便迎了上去,

    “怎么样,”老黄鼬问道,

    钟山掏出藏魂瓶,口中念动咒语,将尸体旁边徘徊着的魂魄又收了进去,

    大家见钟山如此这般,倒也表现稳定,然后几个人将尸体抬了回去,

    七手八脚地将尸体抬回老二家里的时候时间已到了三点多,

    大家此时是又累又乏,老大甚至都沒了悲伤的力气,大家又说了几句话,便各位回家,老大和媳妇不敢在这里守着,便将睡着的孩子抱回自己家里,然后将门一锁,

    钟山三个人回到老懒家的时候,老懒还沒睡着,不过已是睡眼惺忪,困的睁不开眼了,见三个人回來,急忙问道:“事情怎么样了,”

    钟山一脸疲惫,“沒事,明天再说,先睡觉再说,”

    当钟山醒來的时候,发现太阳已经升起很高,这一觉睡得很沉,以至于屋里什么时候进來一个人都不知道,

    沒错,屋里的确进來了一个人,正是张老大,此时,他正坐在凳子上眼睛都不眨地盯着钟山,

    钟山刚开始还沒反应过來,待醒了一下盹之后顿时做了起來,

    “你什么时候來的,”钟山问,

    此时的张老大显然一夜沒睡,眼睛红肿,眼圈发黑,脸色很是难看,

    “钟,钟先生,你说我这可怎么办呀,”张老大说着,眼泪便下來了,

    “你别哭呀,”钟山最见不得人哭,尤其是个老男人,他急忙穿好衣服从炕上下來,然后扶住张老大:“事情总有解决的办法,你先别着急,”

    “我不着急怎么行呀,这都白天了,人家要是发现老二媳妇也死了,会怎么想,”老大说这话的时候声音明显放低了,可是依旧沒有逃过外面老懒和小懒的耳朵,此时二人正在外面忙活着做饭,听到哭声便都往这边凑了凑,却听到了张老大的这句话,

    老懒挑开门帘进來问道:“老二媳妇死了,”

    张老大一脸沮丧,半脸鼻涕眼泪,低头不语,

    钟山点点头说道:“是呀,昨晚死的,死在坟地里了,估计是自杀的,”

    张老大听到钟山这样一说,头顿时抬起來看着他,钟山这话分明是在帮自己洗脱嫌疑,不由得心生感激,

    老懒看了看老大,却不以为然地说道:“依我看这事儿沒那么简单,别说我守着老大哥说这话,老二媳妇就不是能自杀的那种人,既然人死了我也不怕什么,我就实话实话吧,我看她是畏罪自杀或者被老二把魂勾了去倒是有可能,”

    张老大心虚,自然不敢辩驳,倒是这话却让钟山产生了强烈的好奇心,从这话里可以听说,貌似老懒知道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