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306】 老懒所遇

作品:《灵魂当铺

    钟山对于老懒的话当然不会完全相信,但是老懒既然说这番话,也定有他的道理,不由得來了兴趣,示意老懒继续说下去,

    老懒见张老大一点儿反应都沒,反倒有些不安,不禁问道:“老大哥,你别生气呀,”

    张老大哭丧着脸,摇了摇头,

    “那我可就说了呀,老二媳妇儿这事咱们村里可不光是我知道,还有别人,但是这种事谁也不愿意传出去,毕竟这不是好事,还影响人家的声誉,老二媳妇儿背地里勾搭野汉子,”老懒说到最后已将声音压得很低,

    “咦,何出此言,”钟山问,他自然知道个中情况,老黄鼬毕竟都说了,但是老懒是如何知道的呢,

    “你想呀,咱这住村头呀,村里人从这往南走,如果走路,就一定通过咱家门口,有一次半夜的时候,我由于那晚喝茶喝多了睡不着觉,尿又特多,就到院子里撒尿,那时候已差不多凌晨一点來钟了吧,忽然,我听到门外有人路过,我心想,这三更半夜的能有谁还出來呀,该不是小偷吧,于是就躲在门后听了一会儿,然后又偷偷将门打开,往外看去,你们猜我看到什么了,”老懒说到这里故意卖关子一样,

    钟山心道:绝对是老二媳妇了,你既然这么说还用问吗,但是还是饶有兴趣地盯着老懒,等他继续说下去,

    老懒继续说道:“也多亏了那晚正是十五六,半夜的月亮特别亮,我看到一个人肚子正沿着门口的路往南走着,看背景正像是老二媳妇儿,说实话,咱们村就这么多人,天天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对每个人都能看个差不多,我当时心里就很纳闷,这老二媳妇深更半夜的去干嘛呢,而且即使有事,也该是老二去呀,怎么能让一个女人出去,

    我本想喊上一声,忽然想,这事还是看看的好,我就远远跟在后面,当时就想是不是老二出事了,我跟在后面可以看看,以防她出什么意外,可是,她越走越不对劲,”

    正在此时,浆糊钻在被窝里,闭着眼含含糊糊地问道:“怎么不对劲儿法呀,”

    钟山忙回头往炕上看,年华早已撅着胡子坐在炕上,被子放在腰后,正聚精会神地听着,而浆糊则依旧是闭着眼躺着,但看來也是早醒了,一直听着老懒说话,

    老懒看看了浆糊他们,继续说道:“怎么个不一样法儿,这老二媳妇在咱们村可是出名的水蛇腰,她走起路來可是像条长虫一样,那腰,那屁股扭的能让男人眼睛不舍得眨,可是那晚她却不是如此,她就像是两条胳膊被捆住一样,耷拉着,也不像以前那样夸张的甩动,屁股也不像以前那样扭了,你说奇怪不奇怪,”

    浆糊依旧闭着眼,说道:“你跟着人家是看人家屁股的呀,”

    老懒顿时急了,“这是什么话,我这不是担心一个妇道人家嘛,那晚也多亏了月亮地,不然光看那走路姿势,说什么也不可能认出她來,”

    钟山忙喝住浆糊:“你听就听,哪这么多废话,赶紧起來,”

    浆糊便“腾”地一下从炕上坐了起來,然后将被子呼啦一掀,整个人赤条条地展现出來,钟山忙将他的衣服丢给他,“赶紧穿上衣服,多大的人了,丢不丢人,”

    钟山说完,便示意老懒继续,

    老懒盯着浆糊的样子,停顿了几秒,一脸尴尬,然后把目光转向钟山继续说道:“当发现了这奇怪之处之后,我更加好奇,便悄悄跟着,谁料,我竟然发现她朝祖坟里走去,当时我就被吓得浑身都是白毛汗,一个女人家,身形怪异的半夜钻进坟地里能干什么,我就远远地躲着看去,只见那坟地里有个影子似乎在等她一样,两个人一见面,那个影子便将她给抱住了,那个时候我才明白,敢情老二媳妇这三更半夜的出去,竟是会野汉子去呀,便赶紧悄悄跑回家里,”

    “他们沒有发现你,”钟山疑惑地问,

    “沒有,”老懒答道,

    从老懒这话里,结合老黄鼬的话,钟山已知道老懒说的那个影子定是那老刺猬了,但是刺猬既已成精,那敏感性和比人要强多了,半夜三更,那么安静岂有听不到老懒声音的道理,但是转念一想,便也释然,因为这动物变成人形,功力会大大降低,而且当时男欢女爱的,沒听到也在情理之中,

    “那是什么时候的事儿了,”钟山问,

    “去年秋天,因为那会儿都刚把地里的庄稼收拾干净,所以田野里很空旷,我才能远远的看到,要不长满苞米的时候,早被挡住了,哪还能看到人影,”老懒答道,

    钟山点了点头,心道如此算來,这老二媳妇竟和那刺猬私通有半年之久了,

    钟山又问:“你刚才说村里还有别人知道,”

    “这个我就不说了吧,这说人家多不好,”老懒一脸尴尬地说道,

    谁料一直低着头闷声不吭的张老大此时开了口,他抬起头对老懒说道:“不,老懒兄弟,你说吧,事已至此,家丑也不怕外扬了,人都死了还有什么可再顾虑的,你把你所知道的都告诉钟先生他们吧,”

    “这……”老懒似乎还有顾虑,

    钟山看得出來,便说道:“懒叔,你也不用有什么顾虑,你刚说的那些,对我们帮助很大,你根据你看到的,所以你认为是她见老二死后可能是良心发现,亦或者是老二死了以后发现了她的问題,所以把她魂也勾走了,不能排除这种可能,但是这其中的事情很复杂,而且谁看到也很关键的,你看你说了这半天,就提供了很多线索给我们,所以,别的知道的人一定也有新的线索提供,”

    老懒见当事人的亲大哥都表态,钟山又和自己说了这些,便放下包袱,悄悄说道:“这个事儿呀,还有一个人知道,就是田二娃,”

    老懒说这话的时候,眼睛是一直看着张老大的,因为他知道,平素田二娃和老大走得很近,可以说是鞍前马后,极尽溜须拍马之事,此番说出这话,张老大不可能不为所动,

    果然,张老大“腾”地一下站了起來,挑开门帘便准备往外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