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311】 诱骗二娃

作品:《灵魂当铺

    钟山三人也快步过去,低声问道:“都通知了,”

    张老大目光指了指四周,说道:“是呀,村里人基本都知道了,这不都开始陆续过來帮忙嘛,里得近的亲戚也來了,远的亲戚也打发送信儿的去了,估计天黑前就都回來了,”

    钟山暗暗点头,眼睛却开始往周围瞟,

    张老大接着说:“一会儿我就去老二家,把门打开去……钟先生,你在看什么,”

    钟山眼睛仍然沒有停止寻找,嘴里说道:“田二娃怎么沒來,”

    “我也奇怪呢,往常我家要是有事儿,他比谁來的都快,”张老大纳闷地说道,思索片刻,便不由得吸了一口凉气,问道:“该不是知道什么了吧,”

    钟山忙冲他使颜色,示意他不要说话,但是,眼神却定在张老大身后,他的身后是俩孩子,正是张老二家的,都不大,此时都像是吓懵了一样,不知悲喜,一脸木然,略带恐惧地瞅着忙忙碌碌的众人,

    张老大顺着钟山的目光回过头去,见自己的侄儿侄女此番景象,不由得眼圈一红,

    年华走了过來,拍了拍张老大的肩膀,算是安慰,

    “你先去忙,我要等等田二娃,然后你帮我把张秃子找到,那是个爷们儿,我需要他帮忙,”钟山道,

    张老大疑惑地问:“有什么事?”

    钟山低声道:“下午我就去挖坟逮那刺猬,我需要几个胆子大的爷们儿帮我,到时候让张秃子帮我找,我看他有些号召力,你就安心在这里招待你亲戚就行了,”

    张老大顿时紧张起來,话也开始说不利索:“那……那还等田二娃干……干嘛,”

    “我要他当面认罪,”钟山语气变的坚定,一脸严肃,

    张老大“哦”了一声,便去接待众人了,钟山三个人便找个墙根下面呆着,等着田二娃,

    等了很大一会儿,浆糊见田二娃仍不出现,便低声对钟山说道:“钟叔,那欠揍的东西该不是知道什么情况吓跑了吧,”

    钟山摇摇头说道:“应该不会,我们再等一会儿,若是还不出现,就直接去他家,”

    年华一旁撅着胡子说道:“要俺老头子说呀,咱们现在就去,要是担心找不到,那就留一个人在这里,留浆糊,”

    浆糊顿时一脸不乐意道:“凭啥留我呀,沒有我,你们能把他顺利地带來,”浆糊一脸自信,

    钟山对于浆糊这番自信却是嗤之以鼻的,正要开他的玩笑,忽听得年华说道:“來了,”

    中山和浆糊忙顺着年华的目光方向看去,只见田二娃正风尘仆仆地从村东跑來,

    “咦,他家不该是那个方向吧,”浆糊说道,

    “一会儿问问便知道了,”钟山说着,便迎了上去,

    田二娃本來走的很急,忽见钟山三个人朝自己走來,脚步不由得慢了下來,

    钟山知道此时的田二娃一定在心里嘀咕着呢,我可不管你那套,今天让我看到你,你就别想跑了,

    田二娃想往旁边躲,每次浆糊一见到他便是凶神恶煞一般,而且自从挨了他一顿狠揍之后,心理便产生了阴影,但是,眼看着钟山三人一直盯着自己來的,躲又沒法躲,大脑快速反应了一下,便忙挤出笑容迎了上去,

    “哎哟哟,钟先生,彭爷,你们这是去哪儿呀,”田二娃发挥出他的强项,一脸谄媚地问道,

    “二娃兄弟,我们正找你呢,”钟山说着便将田二娃拉到一边,继续说道:“这不是老二媳妇自杀了吗,张老大怀疑是不是这坟地出了问題,打算让咱们再去看看,他又脱不开身,说你是他最信得过的人,所以让我们找你,让你带我们去,”

    田二娃本來还很狐疑,听钟山这么一说,顿时紧张的脸松懈下來,略有得意地说:“你还真别说,整个村儿里,若说我和他家走的最近,谁也不敢來辩驳,我去他家就像是到自己家一样,他让你找我们也算是找对人了,”

    浆糊此时瞪着眼,瞅着得意的田二娃,

    田二娃见状,忙将话锋一转,脸上的得意顿时褪去,换之一副愁苦的表情,叹了口气说道:“唉,好好的家就这么沒了,可怜那俩孩子了,这个家就剩下老大一个人撑着了,”

    “不是还有老三吗,”年华不动声色地问,

    “老三?那个病秧子,指不定哪天也随了他二哥一起走了,”田二娃顺口说道,

    “哦,怎么说,"年华继续问,

    田二娃似乎发现自己说漏嘴似的,忙打着哈哈说道:“瞎说的,瞎说的,那个……那个钟先生不是说过他的身体不好嘛,”

    钟山心中暗笑:我说他身体有问題的时候,貌似你田二娃并不在吧,即使在,这话你说的也够绝对的,看來这当中定有猫腻,田二娃呀田二娃,你的狐狸尾巴可是露出來了,

    但是,钟山表面还是装作很客气的样子,说道:“张老大有你这样的朋友,邻居,算是他的福气呀,”

    田二娃连忙谦虚的摆手,脸上开心的表情却是抑制不住的,

    “钟先生,你们稍等我一下,我去那边看看,然后便和你们一起去,”田二娃说道,

    钟山点头,然后三个人在后面走,田二娃跨步走到张老大院子里,

    年华低声对钟山说道:“看吧,这老二媳妇一死,他开心的很呐,”

    “很快他就知道开心早了,”钟山冷冷地说道,对着这样的人,他恨不得除之而后快,

    三个人重新回到院子外,从矮墙看向里面,田二娃正和张老大说着什么,手舞足蹈的,看上去似是春风得意一般,张老大表情严肃的说着什么,

    此时的张老大早已知道这田二娃不是什么好东西,他一个老实人,很难在脸上装得若无其事的样子,克制着沒有发怒便已是很不容易了,田二娃也并未多想,只当是这几日他家事多,张老大疲于应对,身心憔悴罢了,

    张老大又将一旁忙着的张秃子喊了过來,说了几句话,张秃子便放下手里的活,朝一旁的几个人喊了几句,又有三四个人围了过去,张老大又是嘱咐了几句,张秃子连连点头,说罢,几个人便出了院子,

    钟山三人忙走到院子门口,张老大说道:“钟先生,就辛苦你们了,”

    张秃子也扯着嗓子说:“钟先生,这回你说什么我们就听什么,你让我们怎么做就怎么做,”

    钟山微微一笑,“好,辛苦各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