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315】 二娃坦白(下)

作品:《灵魂当铺

    钟山等人此时仍旧静静地听着田二娃坦白,

    田二娃说道:“白先生,哦不,那刺猬精说他需要找个道场去修炼一下,问我周边可有好风水之地,我便说了我们村的这个祖坟,因为我不是张家人,也不用担心他來能对我产生不好的影响,我当时也只是随便一说,谁料他还亲自來这看过,竟然真的决定在这里待下了,但是他和张老二媳妇有一腿的事我是不知道的,只不过有一次半夜想去找他,碰巧见到他和老二媳妇在胡搞,所以就知道了,”

    张秃子等人听的是瞠目结舌,张秃子惊讶地问道:“什么,老二媳妇和这刺猬乱搞,那老二的死是不是和他有关,”

    田二娃点了点头,

    张秃子气得将铁锨狠狠地扎进土里,嘴里骂道:“草他娘的骚货,看那样子就不是个好东西,是个水性杨花的玩意儿,还真是这样,”

    钟山示意张秃子不要激动,张秃子这才愤愤不平地闭了嘴,胸口剧烈起伏着,显然很是生气,

    田二娃看了看张秃子等人,见张秃子恶狠狠地瞪着自己,忙低下头,只好继续说道:“去年张爷去世,我很自然地又找到李大安,谁料李大安竟然早已知道,还说这正是一个好机会,他家可是村上的首富,和周围村里相比,他家也是有钱的很,何不多弄一些钱,我不知道他什么意思,只是说你看风水的价格可以提高,说到一百块不是问題,他当时笑着摇头说,他要把张家整个家业都拿出分了,”

    钟山渐渐听出门道,老二媳妇说过那刺猬要和她一起将家业都占为己有的事,看來是李大安和刺猬早商量好了,而老二媳妇只不过是个被摆布、利用的棋子罢了,想想老二媳妇又很是可怜,可悲,不过,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这句话放在这里又恰巧是再恰当不过了,

    钟山问田二娃:“你在里面参与了什么,”

    田二娃答道:“我就是个配角,捡漏的,这事本就是那刺猬精和李大安商量成的,只是通知我罢了,省的我坏了他们的好事,到时候分我一些,即使这样,看他家这么大的家业,分我一小部分我也知足了,张爷死的时候,他们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竟然要改祖坟,还专门交给我和李大安來办,所以我们就在棺材上做了手脚,目的便是让他家风水乱了气息,这样一來,不用几年,他家的人便都能死光,”

    “好恶毒,”张秃子忍不住骂道,旁边几个人也随声附和,

    田二娃此时也顾不得别的,既然已开口,索性竹筒倒豆子,都一股脑说出來,心里倒也轻松了许多,最关键的是,这样一來,钟山可以保护自己的安全,和丢了性命相比,其他都不算事了,

    田二娃还是想推脱一下,便说:“我可是沒参与什么事,除了隐瞒了这些事情,老二的死,我刚开始并不知道那刺猬干的,当时我还以为是李大安动了他家的风水所致,心里还挺开心,尤其是今天听说老二媳妇又死了……”

    天色渐渐暗了下來,钟山看了看天,太阳已落了下去,钟山又朝着那被挖开的坟看了看,虽然知道此时尸变的李大安还至于有动静,但是还是开始有些微微担心,便让浆糊和年华将尸体绑好,浆糊和年华应声拎着铁锨和绳子朝尸体走了过去,

    田二娃见他们要将李大安绑起來,重重地舒了一口气,抹了抹脸上的汗,刚才虽然一直在说,但是心里忐忑得很,生怕尸体一下从坟坑里爬出來,此时无疑心里一块大石头落了地,

    钟山示意田二娃说如何害死的李大安的,

    田二娃说道:“其实当时张老大让我带着你们去找李大安的时候,我是很不情愿的,知道要重新挖开坟,那我们的事岂不是就容易露馅吗,但是李大安却想來,按他的意思,他來的话事情还能隐瞒过去,若是让你们自己动,那绝对会败露的,但是,他來的话,一定有你们一起参与,我知道你们是高人,从李光棍那事就看出來了,若是给改了坟地,那让张家败家的计划也就泡汤了,我的钱还去哪里弄,我就偷偷和那刺猬将这情况说了,

    其实那刺猬对张家家业并不感兴趣,他只是需要一个安全的,舒服的修炼道场罢了,咱们到李大安家的时候,刺猬精早在那里等着了,当时我给你们倒水的时候,便是出去和刺猬说话,我建议刺猬一定拦住他,如果他不去,可能事情不会那么糟糕,而且我知道那刺猬法力很高,或许可以拦住你们,给你们个下马威,到时候我保证刺猬的道场不暴露,不被破坏,但是他要保证我最后接受张家的所有财产,所以等我们回來的时候,李大安便被刺猬迷魂了,又使了一阵旋风将马车挡住,使它受惊,”

    听到这里,钟山渐渐明白了什么意思,不由得呵呵一笑,说道:“二娃,你很聪明,可你都是小聪明,中国有句话说的好,叫聪明反被聪明误,”

    田二娃哭丧着脸,连连点头,“钟先生,我错了,我也都坦白了,你可一定要保证我的安全呀,”

    钟山说道:“人要对自己所作的事情负责,不论是好事还是坏事,好事自有好报,坏事自有天惩,”说到这里,钟山回头对张秃子等人说道:“刚才他说的话,各位都听到了吧,”

    张秃子等人忙点头,“听到了,听得清清楚楚,”张秃子咬牙切齿地说道,要知道,他也是张家人,这田二娃答应刺猬保护他的道场,那便是允许那刺猬精长期霸占这里,借张家风水助自己修炼呀,定对风水有很大的破坏,

    “田二娃,我不会怎么样你,但是你做的事可不光是针对张老大一家,还有整个村里姓张的人,你征求他们的原谅吧,”钟山对田二娃说道,

    其实钟山让田二娃坦白,不外乎就是为了让他说给张秃子他们听的,此时目的已达到,便也不再继续问一下,只有他在那晚用手电照自己的眼,自己已看明白,放在此时说,未免有些公报私仇的意思,所以也就放弃了,

    田二娃一听钟山要将自己交给张秃子他们,顿时放开钟山的腿,爬到张秃子等人前面,连连磕头,哭着求他们原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