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316】 刺猬在哪

作品:《灵魂当铺

    张秃子此时已是厌恶透了田二娃哪里愿意去理会他任凭田二娃如何磕头求饶也是无济于事

    田二娃见大家都不理自己忙又爬回钟山脚下哭着求情

    钟山沒有理会他便朝那坟坑那走去田二娃还想跟着张秃子一脚将他踹倒在地上骂道:“别你娘的像只苍蝇一样嗡嗡的招人烦滚一边儿呆着去”

    田二娃看了看张秃子只好灰溜溜的站起來找个坟边手揣在袖子里低头呆着去了一副极其狼狈模样

    他此时此刻心里很是纠结想跑可是以他这小身板恐怕除了年华那老头再也比不过别人可若是不跑还指不定会出什么事一时间焦急的很但是转念一想钟山既然答应他了应该总是有点儿希望而且刚才张秃子等人也沒把自己怎么样所以还是呆在这里吧这样不被打的可能性还大一些若是跑了不被揍死也得半残

    此时的田二娃只希望那刺猬能赶紧出來救自己不过自己都把它供出來了它还会救自己吗

    钟山走到被挖开的坟坑朝里面已被捆的结实的李大仙看了看此时他仍旧一点儿反应沒有

    “发现什么线索沒有”钟山问

    浆糊不解地看向钟山不知道他问的什么意思

    年华回答道:“很奇怪那刺猬为什么不在里面他这么大一块头怎么进來的呢看这坟里面侧壁上那些窟窿说明定是老刺猬干的莫非他得知我们要來提前跑了”

    此时天色已变黑离得稍微远一些的话便不能再看情对方的模样钟山打开手电筒朝着坟坑侧壁上看去只见好几个洞通向别的坟洞有大有小但是内壁都很光滑

    钟山看了看还是跳进了坟坑

    浆糊和年华忙齐声喊道:“你这是干嘛"

    钟山摆摆手示意沒事然后小心翼翼地躲开李大仙的头举着手电朝侧壁的洞内看去只见里面黑漆漆似是很深邃什么也看不到

    钟山让浆糊递给自己一根木棍那木棍有一米多长钟山拿着那木棍朝洞里捅了捅根本捅不到头不由得直起腰盯着那捅发呆

    忽然钟山忽然感觉自己的脚踝似乎被什么东西牢牢钳住忙将脚使劲拔开同时朝脚下看去只见李大仙的爪子此时指甲暴涨正使劲扯住自己的裤脚指甲正渐渐开始朝肉里抓去多亏此时穿的还比较厚李大仙的爪子并沒有顺利得逞

    但是钟山的脚腕被抓的结实自己刚才那一下并沒有挣脱开來同时由于挣扎的缘故脚腕被抓的更紧

    钟山骂道:“他娘的想暗算老子呀”说着便将手里拿着那根木棍使劲朝着是李大安的手腕扎去这木棍本就是为了固定那网子当做木橛子來用的所以一段被削的很尖此时钟山一使劲儿木橛子尖尖的那头竟穿透了李大安的手腕只听得“咔嚓”一声木橛子被钟山使劲扎进地里那“咔嚓”一声定是李大安手腕腕骨折断的声音了

    钟山举着手电的手抹了抹冷汗不由得嘘了一口气然后扬起胳膊浆糊伸手将他拽了出來

    钟山说道:“奇怪呀奇怪那刺猬会去哪里了呢”

    沒人能想明白纷纷都在揣测着

    天彻底黑了下來从这里朝村里看去整个村子上空泛着灯光隐隐能看到房顶的的烟囱在冒着烟

    “钟叔难道咱们一下午就这样白忙活了吗”浆糊似是自言自语道

    “怎么能白忙活呢一是找出了他二则让田二娃坦白了这也是大事两件呀现在事情都已弄清楚接下來只需要竭尽全力对付老刺猬就是了还可以找老黄鼬帮忙咦这一天怎么不见老黄鼬”年华回答着浆糊的话说到最后忽然意识自从后半夜将老二媳妇的尸体弄回去之后就再也沒见到老黄鼬的影子

    经年华这么一说钟山也忽然意识到这个问題这精怪不像是僵尸鬼魂似的必须等到一日之内阳气散尽阴气盛凌的时候才出來它们出來是不受时间限制的道法一般的时候和气候有一定关系比如月满之夜但是时间一久这便都基本可以忽略不计了

    想到这里钟山让年华端着罗盘再走一圈而自己也让张秃子、田二娃等人也都靠到自己这边手里都拿着武器当然田二娃除外但是他由张秃子他们包围着也可以说是保护这样一來田二娃心里倒是安心了不少毕竟有好几个拿着武器的人在自己身边若是那刺猬要害自己那也得先害了他们当然所谓的武器也不过是人手一把铁锨而已

    钟山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若是那刺猬正藏着这坟地里某处这回被年华发现的话那出來的话很有可能便是拼命的自己倒是不怕但是张秃子等人虽然五大三粗毕竟沒有见过这阵势出了危险如何和人家家里交代

    这回钟山并沒有跟在年华身边而是将浆糊保护着他而自己也开了眼睛凝神而观话说自从黄老太将给自己行了针之后当时顿感觉眼前一亮结果还被浆糊嘲弄了一番结果是他将灯点着了之后还真沒真正的开过眼睛此时正好一试之前自己只是能看到一些低级的鬼魂此时恰巧可以看看能不能有所提高

    钟山找了中间的一个比较高一些的坟头然后居高临下朝四周看去只见整片坟里流窜着一股微黑的雾气漫无目的毫无方向的飘荡着每座坟地里都有这样的气体并不足怪但是风水好的话便能聚气气体从一个方向出來到一个方向停止但若是风水不好便可能产生两种情况一是坟里产生的气都流走聚不住另一种便是像现在这样气能起也不散但是很杂乱

    当然此时这些气杂乱并不是这片坟地原本就是如此而是那刺猬精的“杰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