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317】 铲掉人头

作品:《灵魂当铺

    钟山盯着那些乱窜的黑气眼睛都不眨一下,他看得越久,越发现这黑气看似很无规律,毫无章法,认真看去,却也是有法可循,,它们到一座坟周围的时候往往是更浓一些,而且停留的时间稍微长一点儿,

    见年华仍在小心翼翼地寻找着,不过看他那样子似乎并沒有什么发现,浆糊跟在一旁,握着匕首,却丝毫看不出紧张的样子,钟山无奈地笑了笑,这神经大条的浆糊什么时候能聪明一些,不过转念一想,他此时已比刚出门的时候好多了,能独立分析事情,还能有集体观念了,也不再像刚开始那样一点儿眼力劲儿都沒了,

    眼见着年华从自己刚才看到的那座坟旁边走來,钟山心中暗道:莫非自己能力真的提高了,最起码年华沒有发现的东西,自己却发现了,他跳下坟头,走到年华身边,指着那座坟对年华说道:“这坟有问題,”

    “哦,”年华不由得哦了一声,

    钟山便将刚才自己所见说了一遍,

    浆糊听罢,见插在一旁地上的铁锨拔了出來,手心啐了两口唾沫,一边准备走过去,一边说道:“那挖他娘的,还能让它跑了不成,”

    钟山一把将浆糊拽住,“先别冲动,容我想想,”

    “还想什么呀,照你刚才所说,那刺猬指定就在这里面,现在要是不挖,那等着它跑了怎么办,”浆糊很不乐意地说道,

    钟山看了看张秃子等人,此时他们几个依然精神紧张的紧握铁锨,观察着周围的一切,然后说道:“这是人家祖坟,不能说挖就挖,若是沒有那刺猬,那咱们此举可是说不过去的,已经挖了一座了……”

    钟山还沒说完,浆糊抢话说道:“哎呀我说的钟叔哎,这挖都挖了,你咋还这么婆婆妈妈,和个娘们儿似的,管他三七二十一,挖了再说呗,若是有那刺猬精呢,而且他们也都看着呢,咱们又不是无缘无故地挖他们祖坟,”

    浆糊说的也在理,钟山此时最纠结的便是在此,但是自己只是能发现这坟地有异常,却并不能断定里面一定有那刺猬精,不过他可以肯定的一点便是,这座坟应该便是那刺猬修炼的道场了,

    钟山沒有理会浆糊,而是看了看周围,忽然想起前几日刚发现老二媳妇“梦游"那晚,好像正是在这座坟边看到的那个白衣男子,即那只刺猬精,他还不敢确定,便走到那晚他们藏身的位置朝这里看來,果是这里,

    钟山将自己的发现告诉了年华和浆糊,二人都纷纷表示,这里肯定就是那刺猬精的老窝,

    “现在天色不早,依我看,这坟咱们挖不得,”钟山思索片刻说道,

    “为什么,都已经确定这是它的老巢了,”浆糊问,

    年华虽未说话,却也是不解地看着钟山,

    钟山继续说道:“找到老黄鼬來帮咱们,它可是能钻进的,若是有,让它帮我们引出來就好,若是沒有,那也省的费这么大劲再挖坟了不是,”

    “这倒是一个好主意,怎么刚才沒想到呢,”年华一拍大腿兴奋地说道,

    钟山说道:“当务之急便是赶紧找到它,它虽然和咱们合作了,但是貌似并不是十分信任咱们,将它的孩子藏的严严实实的,不过这也有情可原,毕竟这是因为我们害死了人家的孩子,”

    “那咱们现在动身,都走还是留个人在这里,”年华问,

    “都走吧,能不能找到它还不知道,留一两人在这里更危险,”钟山答道,

    浆糊拎着铁锨,看着那被挖开的坟坑问道:“那他怎么办,”浆糊所指正是已尸变的李大仙,

    钟山沒有说话,而是走到李大仙旁边,又拿手电筒照了照,此时的李大仙竟睁着眼睛,眼睛通红,嗓子里咕噜咕噜地发着声音,被自己钉住的胳膊由于挣扎的缘故,此时也是血肉模糊,

    浆糊跟了过來,见钟山不说话,便问:“烧,”

    貌似浆糊此时对于尸体的处理办只有“烧”这个概念了,

    钟山白了浆糊一眼,“烧着的时候你盯着,”

    浆糊连忙摇头,

    “那还是了,把锨递给我,”钟山一边说着,一边把手伸向浆糊,

    “钟叔,你是想埋了他,他可还能动呢,”浆糊将铁锨递给钟山,同时说道,

    “能动,留它何用,,”钟山说着,便站到了那尸体头侧,举起铁锨朝着脖子狠狠滴铲了下去,只听得“咔嚓”一声,骨头碴子和铁锨碰触发出金属的声音,李大仙的人头应声往旁边一滚,

    钟山的这一举动着实吓了大家一跳,尤其是张秃子、田二娃等人,都惊地"啊”出了声音,浆糊也是张大嘴巴,瞪着眼看着钟山,呆立良久,

    钟山将铁锨重新递给浆糊,手顺便在他的那脑门上轻轻一拍,“看什么呢,”

    浆糊这才反应过來,将铁锨接过來然后插到地上,然后双手举起大拇指:“钟叔,够帅,够狠,够牛x,”

    年华在一旁摇了摇头,不说一语,

    浆糊难得见钟山耍狠,竟让自己很是崇拜,不由得兴奋地又说:“钟叔,我简直太崇拜你了,你可是我的偶像,对了,这尸体就这么丢着还是,”

    张秃子等人此时也纷纷看着钟山,等着他的答案,

    “他已沒任何危害了,暂且丢这里吧,等明天天明再收拾,不然这尸体弄到哪里也不合适不是,”钟山答道,

    张秃子在一旁看了半天,此时说道:“钟先生,咱们要是走了,那刺猬趁机逃跑怎么办,”

    钟山笑笑说道:“这阵法可不是吃素的,放心吧,它跑不了,”

    几个人见钟山这样说,便也不再说什么,纷纷收拾东西准备离开,这里面最开心的当属田二娃,终于离开了这是非之地,危险骤减,不过他也开始更加忐忑起來,回了村子,那些人该怎么对自己,

    大家收拾停当,由年华带着从生门走出,待大家都走出去之后,年华和钟山又重新布了布这阵,改变了生门位置,以防刺猬真在里面,借机逃跑,同时为了更加保险起见,钟山又将了了灵符在八个角上各放了一张,施以咒语,如此以來,那刺猬若沒有通天的本领,一时三刻要是想出去是想都别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