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318】 等它上门

作品:《灵魂当铺

    此时几个人站在阵外都回头朝里面看了片刻夜幕下的坟地显得阴森诡异尤其是那被挖开的坟一个黑窟窿一样而那里面更是有一具断头的僵尸李大仙

    田二娃浑身打着哆嗦战战兢兢地看了看钟山和年华此时既然准备回去他不得不重新寄希望在这两个人身上至于浆糊和张秃子等人他们一向是看自己不顺眼的若是回了村里钟山不帮自己说话那自己被打死的可能性都有

    “钟……钟先生咱们现在是回村里吗”田二娃哭丧着脸却又满怀希望地问

    钟山看了看田二娃说道:“是你们回去我还另有事情”

    田二娃听钟山这样一说顿时吓得腿软忙哭嚷道:“钟先生不钟爷你可是答应我要救我的你要不一起回去他们非打死我不可呀"

    “你也知道你会被打死?早知今日何必当初你想想你之前干的那些勾搭打死你都是多余的别再说了你的命不是我的是张姓一族的你要想活命还是求他们吧”钟山冷坑地大声呵斥着

    田二娃顿时沒了话说此时顿感浑身散架一样一步都迈不动了

    张秃子骂道:“他娘的真恨不得一锨拍死你扔这里得了还得让我们把你抬回去不成”

    同來的一个人接话说道:“抬想的美不是不走吗那拖回去”说着便拎起一条胳膊张秃子也顺势拽住另外一条几个人轮替着将田二娃朝村里拖去

    田二娃就如一条死狗一样两腿微曲任由张秃子他们拖拽着一点儿声音也发不出

    钟山三人站在原地未动看着张秃子他们将田二娃拖着越走越远

    年华一旁低声问道:“我说这样是不是有些太狠心了”

    钟山尚未说话浆糊立马将话接过來说道:“狠心?这叫恶有恶报那个二娃即使真被打死也是罪有应得我说年老头你是脑子进水了是不这个时候怎么敌我不分了你这可是犯了严重的阶级错误”

    年华顿时急了“哎呀你这小屁孩儿知道什么是阶级错误还敌我不分这叫共产主义的同情心你懂个屁”

    “还共产主义我看你就是帝国主义混进來的一个特务……”浆糊气鼓鼓地说道

    钟山见这二人吵开连忙喝住:“够了你俩还真是闲的拌个嘴还上纲上线了现在国家都开始集中精力发展经济建设了你们还停留在阶级斗争为纲的阶段呢咱们该干正事去了”

    钟山说完看了看年华继续说道:“田二娃不会别打死的放心好了张老大已答应我了而且这儿可不是山野之处都知道杀了人是要犯法的不过大苦头他估计是避免不了的”

    年华问:“那他们会怎么处理他报警让公安局把他带去”

    “公安局公安局那些人可都是无神论者他们会相信这一套沒事主导这个事的一定是张老大和村支书他俩都不是那种一管不顾的人咱们干正事儿去”钟山说着便迈开腿朝村里走去

    “正事正事天都这么黑了肚子早就饿了我看吃饭才是正事儿”浆糊摸了摸肚子抱怨道

    钟山头也不回地说道:“我说的就是吃饭你以为呢”

    浆糊闻听此言开心地说道:“哈哈原來是这呀我还以为去找老黄鼬呢不过那老黄鼬到哪里去找呢”

    年华掏出从张老大家顺來的一包官厅烟点着深深吸了一口然后舒服地吐出一层烟雾不紧不慢地说道:“我猜这老黄鼬在哪儿你心里应该有数了吧”

    年华说这话是有根据的以他对钟山的了解他可是那种不达目的不罢休的人此时竟然把吃饭放到首位料想他的心里早已将算盘打好

    “老年还是你懂我回去再说”钟山笑笑说道

    三人不再说话直接朝村里走去到了老懒家的时候老懒媳妇儿正准备起火小懒在一旁搭手儿自从钟山他们住这之后老懒家做饭再也沒有早过知道钟山他们都不按时回來所以都尽量做晚一点儿也多做一些

    老懒见他们回來忙问事情进展的如何几个人便坐下來将事情的始末说了一遍还老懒听罢摇摇头说道:“这田二娃真是自作孽不可活呀”

    钟山说道:“这事关你们村整个张姓所以我自能负责让他认罪但是如何处理他只能是你们村自己说了算了他是人又不是鬼怪”

    老懒点头称是

    年老眨巴着小眼儿捋了捋稀疏的山羊胡问钟山:“你说那老黄鼬在什么地方呢”

    钟山神秘地一笑如果我沒猜错的话它应该在村里

    “哦”年华等人纷纷不解疑惑地看着钟山

    “你们想呀它既然再次和那刺猬弄掰那绝对不可能继续在坟地里呆着了毕竟它有孩子安全才是第一的而且周围并沒有比这风水更好的地方了所以它带着孩子也不可能走远那什么地方最安全呢自然是村里”钟山推测地说道

    老懒问:“村里人房子都住着人它能藏到哪里去”

    “越是最危险的地方越是最安全我猜它可能在李光棍家那刺猬知道它曾在那地方所以出了事之后一定不会考虑它还敢在那里呆了它虽然不敢在坟地呆在刺猬的身边但是这里却是可以的而且还有一个关键的原因便是若是真出了事它能快速地找到我们毕竟在一个村里那个时候我们可以很顺利地帮它”钟山答道

    “好那吃完饭咱们就去找它”浆糊说

    “恐怕不用我们去找它会自己來找咱们的其实它现在也着急既已得罪那刺猬那还不得赶紧将它彻底消灭才安心所以咱们等它上门就好了”钟山懒懒地伸了一下腰说道

    几个人又闲聊了片刻小懒帮母亲已把做好的饭摆到桌子上

    老懒站起來将手潇洒地一挥“吃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