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319】 黄鼬死了

作品:《灵魂当铺

    饭罢几个人又闲聊了一会儿

    不知不觉间屋里座钟已敲响了好几次时针指向了十点的位置大家的眼皮都开始打架小懒和母亲已开始睡去浆糊也是一直在打盹年华将烟递给老懒老懒犹豫了一下还是接过去点着吸开了

    钟山也是乏的厉害年华将烟递给他示意他可以吸一根钟山摆摆手

    忽然浆糊“哎呦”地喊了一声安静中大家顿时惊了一下忙朝浆糊看去只见他正揉着屁股呲牙咧嘴的凳子反倒在身旁原來是他一直打盹不小心从凳子上摔下來了

    钟山无奈地朝着老懒和年华耸了耸肩然后对浆糊说道:“瞧你这出息赶紧去屋里睡吧”

    浆糊打了一个呵欠说道:“这都快半夜了钟叔你是不是猜错了那老黄鼬今天不來了吧”

    钟山心里也沒底不能确定那黄鼬会不会來刚要说话忽听房檐上传來一声:“谁说我不会來的”

    话音未落只听得“啪嗒”一声老黄鼬便顺着半开的门缝钻了进來那声音便是它从房檐上落地的声音

    钟山喜出望外几个人也都忙站了起來

    钟山笑着说:“你再不來我就得去找你了”说着便将中午和下午的事情和它一说

    老黄鼬答应道:“沒问題我一定帮你们找到它它并不是随时都在那呆着的不过具体去哪里我也不是很清楚”

    “那就有劳了”钟山抱拳谢道

    “什么时候动身”老黄鼬问

    “越快越好最好是现在我们布的那阵虽很牢固但是毕竟一切都有可能早点儿除了它早点儿放心省的夜长梦多又生出什么变故來”钟山说道

    老黄鼬答应便等钟山三个人又收拾了一下就要出门

    浆糊打着呵欠抱怨道:“这刚要好好的睡一觉现在可好看來又睡不成了”说着便拖着步子一点儿一点儿极不情愿地往外挪

    钟山也不理他他太了解浆糊了知道他抱怨归抱怨但是却不会耽误事儿的

    到了坟地下午布的那个网阵依旧安然无恙那八张灵符也安静地躺在每个阵门之上

    年华说道:“看來这刺猬是沒逃出去"

    “也可能是回來后见到这根本沒进去”钟山说了另外一种可能

    “进去吧”浆糊说道

    谁料老黄鼬却停在外面一直不敢进浆糊忙说:“喂我说老黄鼬咋了你怕了”

    老黄鼬对钟山说道:“你这阵……我要是进去恐怕会……”

    老黄鼬此言一出钟山和年华顿时明白过來:这阵法本就是专门为了抓捕这种不大的动物所用结合道家法术和民间捕猎用的网子此时钟山和年华只好将那阵法开了一个缺口阵法便乱了正是所谓的“乱了阵脚"而网子却还能发挥作用

    老黄鼬进去找到那座坟在周围转了一圈便寻了一个窟窿钻了进去

    两三分钟过去了老黄鼬沒有出來

    浆糊说道:“这都这么长时间了这才多大的地儿它怎么还不出來?"

    钟山示意浆糊不要说话等等再说

    五分钟过去了老黄鼬仍然沒有出來钟山心里开始有些着急正如浆糊所言这坟才多大的地方以它的速度按说早该出來了不论有还是沒有即使有自己也只是让它将那刺猬精引出來罢了

    年华扯了扯钟山低声说道:“好像有些不对劲儿”

    钟山点头却沒有说话心里却开始着急

    忽然坟内隐隐传來一声惨叫三人皆是面面相觑愣了一下钟山大喊一声“不好”

    话音未落只见从那坟窟窿里窜出一个白乎乎的东西还沒容得钟山他们看清便朝别的方向跑去

    钟山伸手拽过浆糊手里的铁锨就朝那团影子丢了过去却并沒有丢中却直接铲到那网子上顿时一个窟窿露了出來

    此时年华和浆糊也忙打开手电筒朝那照去竟是一只大刺猬比一般的要大许多比有洗脸盆大小

    钟山见一击未中嘴里骂道:“他娘的别让它跑了”说着便朝那刺猬追了过去但是他们却犯了一个低级错误那阵法已破坏而且那网子又被钟山一锨给铲了一个窟窿那刺猬看似笨拙行动却迅速的很只见它轻易地从那破口钻了出去飞快地跑掉转眼间便已消失的无影无踪

    钟山悔地捶胸顿足连骂自己笨

    “真是百密一疏呀算了这就是天意让我们这次逮不住它赶紧看看老黄鼬怎么了”年华安慰道

    年华说这话钟山才忽然意识到老黄鼬还在坟里忙跑过來盯着刚刚那刺猬跑出來窟窿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怎么办挖开”浆糊见钟山这个样子小心翼翼地问道

    钟山眉头紧锁犹豫了一下说道:“它一定出意外了是帮咱们才这样的一定挖开把它弄出來”说着便从浆糊手里拿过刚被浆糊捡回來的铁锨准备开挖

    年华试图拦住钟山却被他无声地挣开了

    刚挖了第二锨忽然里面传來低微的说话声:“不用挖我还能出來……”

    众人忙低头朝那窟窿仔细看去只见一个浑身是血的东西从里面慢慢爬了出來正是那老黄鼬

    老黄鼬行动得很吃力每动一下便发出一声低低的哀叫钟山将手电光打在它身上只见几个深深的血窟窿正汩汩地往外流着血

    钟山忙脱下外套准备别老黄鼬包上

    “不必了……我活不了了”老黄鼬吃力地说道“抓到它了吗?"

    钟山摇了摇头

    老黄鼬沒有说话良久才咳嗽了几声然后说道:“或许……这就是天意吧……不过它也受伤了它的肚子被我咬掉一大块肉沒办法它浑身甲胄我不牺牲自己根本贴近不了它的身事已如此我也沒什么后悔的修道上百年这也算是功德一件吧虽然沒修成正果但是我也是死而无憾了……”

    老黄鼬的气息明显越來越弱它继续说道:“我有一事相求”

    钟山忙连连点头“请说”话里却是带着悲怆

    “请照顾我那未成年的孩子……”

    “它在哪里”钟山忙问

    “李光棍家西炕……”老黄鼬未说完便再也发不出声音肚子起伏的幅度越來越小渐渐沒了呼吸四条腿伸得很直很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