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320】 光棍已醒

作品:《灵魂当铺

    钟山三个人静静地呆着看着老黄鼬的尸体良久不语谁也沒想到会是这样一个结局

    钟山单膝跪地老黄鼬虽然死了但是钟山还是用外套小心翼翼地将尸体包裹住任凭鲜血很快浸透衣服

    年华拍了拍钟山肩膀说道:”都是天意或许这就是上苍想要的结果吧”

    钟山有些哽咽地说道:“它本和这事沒有一点儿关系是被我扯进來的现在又因此送命撇下一个孩子……”

    浆糊也很难过虽然他对这黄鼬并沒有多大的好感但是眼睁睁地看着它因为帮自己这边儿而遭了那刺猬的毒手不免心生悲伤

    钟山一旁叹了口气说道:“都说人物一理它和咱们人有什么区别比一些披着人皮却做着为人所不齿事情的人更值得受人尊敬更值得大书特书这个社会呀人和兽有什么区别有时候兽做着人都做不到的事而有的人却干着禽兽不如的勾当”

    钟山说罢将被裹的严严实实的老黄鼬抱了起來登上了一个坟头朝四周看了看然后选定了一个离坟不远的位置嘱咐浆糊挖一个坑将老黄鼬埋了然后又将一根木头橛子插在老黄鼬坟前由于此时正直春天而那木头橛子又是刚从柳树砍下來的所以插到这竟然生根发芽长成一株高大的柳树后來的人们将这个位置不再喊张家祖坟而是喊“黄鼬冢",这是后话自不多表

    三个人将老黄鼬埋了之后重新來到下午被挖开的那坟那李大仙的尸体依旧在坟坑里一动不动身首异处

    浆糊用手电筒照了照然后说道:"钟叔你说这李大仙还能不能醒”

    “醒你还想让他醒呀脑袋都搬家了莫非还能重新长到一起不成”钟山不耐烦地答道显然他的情绪还沒完全恢复过來

    浆糊见钟山语气不对便不再问

    钟山继续说道:“走回去吧这李大仙的尸体在这放着吧等明天再想办法”说着便无精打采地朝村里走去也顾不得浆糊、年华二人和下午忙了半天才布好的网子

    三人尚未到村里只听着村里的狗突然叫了起來叫的很凶开始还只是一两只沒过两分钟狂吠的狗越來越多最后整个村子似乎都被狗叫笼罩住了

    开始钟山并沒在意因为村里养狗的多即使从某家门前经过他家的狗也可能叫几声所以第一晚的时候钟山和老懒是用晚上吃剩下的鸡骨头弄了药才让那些狗不叫的但是他们越听越不对劲那叫声越來越激烈想必定是有事了

    浆糊问钟山和年华道:“这都半夜了吧这些狗不好好睡觉干嘛呢”

    “咱们快点儿村里一定出事了”钟山说道撒开丫子就朝村里跑去

    年华随后浆糊抱怨道:“这大半夜的看來又沒法回去睡觉了……唉你们等等我”浆糊喊着也随后追了上去

    大家刚要进村的时候见前面有两个影子正朝这边跑來

    钟山急忙刹住脚步朝那黑影子喊道:“前面的是谁”

    “钟先生是我”对面一个男人的声音传來那声音正是村支书

    说话间那两个黑影已來到了跟前此时才能看清模样一个是村支书一个正是老懒

    钟山见二人气喘吁吁忙问:“出什么事了”

    “李光棍……李光棍醒了”村支书上气不接下气地答道

    “醒了醒了不是好事吗”钟山说道

    “唉不是……是变个人一样嗨说不清楚你去看看就知道了和你说不清赶紧的我找你半天了到老懒家才知道你们去祖坟了”村支书说道

    钟山不再多问心知定是不好的事情不然村支书不该如此紧张又联想到整个村子狗的狂吠便不敢再有丝毫的逗留

    “他现在在哪里呢?”钟山边跑边问

    “在党支部呢被我锁到屋里了”村支书跟在一旁跑着说道

    几个人直奔村党支部而去当钟山等人到那的时候屋子外面已围了十來个人张老大张秃子等人都拿着木棍、镰刀、铁锨等守在那里

    众人见钟山几个人回來了忙给他们闪开一条路來钟山走到屋子前面见屋里黢黑一点儿动静也听不到便将目光转向众人

    张秃子说道:“钟先生李光棍疯了口口声声嚷着抱负在屋里折腾半天了里面的东西估计都被他砸坏了”

    “那他现在人呢怎么沒动静了电灯怎么灭了”年华从后面也挤了进來问道

    “刚刚消停下來估计是折腾累了吧电灯估计被是他弄坏了刚还亮着”张秃子答道

    钟山举起手电照了照这党支部的房子属于老房子门还好两块纯木头门板里面带门闩那种外面有几个铁铆钉钉在上面几个铁鼻露着用一根铁棍插在上面很是结实

    钟山走过去手推了推门门应声发出吱扭一声微响但是外面闩的结实并不能打开见沒任何动静便又退后几步拿手电朝着窗户照了一会儿依旧沒有任何声音

    钟山打算靠近窗户透过窗户往里面看看被年华在后面一把拽住了

    “你当心点儿一个疯了的人是不会觉累的这突如其來的安静不是好现象还是当心为妙”年华对钟山说道

    钟山点了点头然后止住脚步

    思忖片刻钟山忽然眼前一亮朝张秃子招招手张秃子应声走了过來钟山又把浆糊拉到身边低声对他俩说道:“交给你们二人一个任务”

    “什么任务?”浆糊和张秃子异口同声地问道

    “你二人赶紧准备一根绳子一头系个套马扣我过去试着引诱一下李光棍如果他的胳膊伸出來你俩就赶紧掏出将他牢牢固定在窗户上”钟山说道

    浆糊问:“那要是脑袋伸出來呢?”

    张秃子不屑地说道:“那就套脑袋呗这还用问”

    “套上脑袋岂不是要勒死他呀”浆糊也不屑地说道

    “这窗才多大他的头能从那窗框里钻出來要是能的话估计刚才就钻出來了见机行事吧”钟山说着便左手匕首右手持手电筒缓慢地朝着窗户迈步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