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321】 破门而入

作品:《灵魂当铺

    沒到窗户跟前的时候钟山的手电并沒有照向里面他要给里面的李光棍一个突然刺激目的便是要激怒他

    待张秃子不知从哪里弄了一根绳子过來然后挽出一个套马扣便和钟山一人一边偷偷地从两边靠近了窗户

    钟山见二人准备充分便又朝前走了几步和窗户只有一步之遥侧耳倾听屋里依旧一点儿动静沒有

    钟山又往前挪了挪突然打开手电想透过窗户往里面看去忽然一个黑影子瞬间窜到窗户前面只听得玻璃破碎的声音一只手将那窗户上的玻璃击碎直接朝钟山抓了过來

    多亏了钟山提前防备着猛地往后退了几步张秃子和浆糊顺势一人狠狠地拽住他的胳膊另一个人连忙将套马口系在他的手腕上

    李光棍由于胳膊被抓的很牢此时在里面急的发出一阵阵怒吼喘着粗气胳膊一直想往回缩但是被浆糊和张秃子抓的很牢一时间进出两难另一只手便也将玻璃砸破另一只手想伸出來抓浆糊和张秃子

    张秃子手眼很快见李光棍的另一条胳膊出來急忙用绳子将他那条胳膊绕了几道牢牢地固定在窗户上此时的李光棍就像被可以绑在窗户上一般身子在屋内两条胳膊被绳子拴在屋外

    钟山还不放心又让张秃子和浆糊多给他缠上几道

    开始李光棍还挣扎嚷声很大挣得窗棂“咣咣”直响玻璃也都被震碎哗啦啦地落了一地片刻之后便又沒了动静

    钟山透过窗户将手电灯光照向李光棍的脸只见这个满头灰白头发的老头此时正怒目而视双眼通红地瞪着钟山他的本就掉了几颗此时只剩下为数不多的泛黄甚至有些发黑的长长的露着牙根的牙齿冲着钟山呲着

    钟山回头看了看年华和众人

    年华忙走了过來张老大、村支书和老懒也跟着往前靠了几步

    年华看了看李光棍然后低声对钟山说道:“这李光棍不对劲儿呀兽性十足”

    钟山点头表示赞同刚才他的大脑里就将老二媳妇和老黄鼬的话过了一遍电影从他们那里得知这李光棍本就是被那刺猬精所害只是魂魄还未散尽被刺猬掌握着所以这李光棍成了那刺猬的傀儡若不是老黄鼬经常喂吃的给他恐怕他也早饿死了

    张秃子和浆糊将李光棍两条胳膊紧紧地绑在窗户上之后便回到钟山身边

    浆糊揉着肩膀抱怨道:“我操这李光棍是饿了一个月了吗这力气比我的都大我两只手抓他一直胳膊都费劲我说支书你每天给他吃什么好吃的呀给喂得力气这么大”

    村支书一时不知说什么是好很是尴尬

    钟山连忙摆手“支书做的对呀谁知道李光棍会以这样的方式醒过來”钟山拍着村支书的肩膀忽然又感觉不对劲儿自己才二十來岁人家村支书都四五十的人了拍人家肩膀显得很不礼貌便连忙将手放了下來然后对他说道:“现在沒事了可以把门打开了”

    村支书犹犹豫豫地往门那走了几步然后回过头又看了看钟山面露难色

    钟山点点头“沒事的打开吧”

    钟山说完这话又嘱咐张秃子和浆糊二人守在门侧若是一会儿出了什么差池李光棍从里面跑出來他俩就负责在门口拦住他不论采取什么手段

    张老大也喊了几个人过來分开有的守窗户有的和浆糊他们一起守着门

    钟山这么谨慎是有原因的刚刚那刺猬从自己几个人身边逃跑便是因为疏忽大意所致此时若是再在同一个地方跌倒钟山死的心估计都得有了

    村支书将锁打开铁棍从门鼻里出來但是门并沒有被打开他推了推门纹丝未动然后对钟山说道:"里面堵住了”

    钟山一愣过去也使劲推了推直感觉门后有东西顶着便对浆糊他们说道:“盯好了”说着便握紧匕首抬起脚朝着门使劲一脚只听得咔嚓木头断裂的声音门仍未打开

    村支书说道:“一定是他在里面将那些椅子、凳子堵在门口了他不是在里面一阵乱砸吗或许是都堆到这里了”

    钟山将手电打开透过门缝照了进去目之所及果然如此只见几把椅子凳子杂乱地堆在门内正好堵住门所以从外面推门推不开

    “卸门”张老大在后面说道

    这倒是个好主意因为这门是木门板门下有门轴门轴是垫在一个中间有坑的木头块上面的俗称门墩所以要想将门卸下下并不费劲几个人七手八脚地将门往上一抬将下面的木头门墩撤掉然后再将门板往下一扯便顺利地掉了下來

    此时外间屋完全暴露众人面前除了一地的狼藉并沒有什么异常钟山等人将门口堆的那些椅子板凳搬到一旁迈步进了里屋

    只见此时的李光棍正脸朝外面站在窗台上屁股撅着由于他一直躺在床上为了换药方便也为了透气所以村支书并沒有给他穿裤子所以此时的李光棍正是光着屁股对着后面一腚的烂疮还沒有好血肉模糊的隐隐还散发着一股恶臭味儿虽然比刚开始好多了但是还能隐隐闻到

    钟山等人不由得一阵恶心张老大更是直接吐了出來村支书倒还好或许是每天照顾他的缘故早已习惯了吧

    李光棍见后面屋里进來好几个人顿时又发出嘶吼声屁股也跟着扭动着

    钟山举起手电看了看灯见灯泡并沒有问題便找了找灯绳一拉灯竟然亮了原來这灯是被这李光棍自己关了的

    此时屋里一开灯顿时满室亮光大家也将整个屋子看得更清楚

    忽然年华低下头用手指抹了抹地上的一摊血迹问村支书:“你的”

    村支书连忙摇头我看让发疯我便赶忙跑出去将门锁着了所以沒有受伤”

    年华和钟山听村支书这样说便把目光朝李光棍看去

    钟山此时正盯着李光棍看得仔细忽然传來浆糊的声音“钟叔你盯着人家一个老头的大屁股看什么呢”

    钟山朝浆糊瞪了一眼沒有理他原來浆糊见打开门沒事便从外面那门那进了屋里守着里屋的门朝里面看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