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322】 刺猬附身

作品:《灵魂当铺

    年华将手指在地上抹的血放到鼻子下一闻,但觉腥臭无比,

    忽然,年华的眼睛愣在在地上,然后从钟山手里拿过手电,朝地上看去,只见地上并不是只有那一滴血,而是一直延伸到门口,年华沿着那血滴一直走出房门,这血还沒有消失,一直往南延伸开去,

    年华连忙回到屋里,在钟山耳边悄然说道:“我估计这李光棍不是疯了,而是被那刺猬附身了,”

    钟山点了点头,说着便掏出一张灵符,

    李光棍猛地将头一回,只听着脖子猛地发出“咔”地一声,钟山心中暗道:完了,这一下这李光棍的脖子还不被折断呀,

    李光棍头以很夸张的姿势盯着钟山手里的灵符,凶神恶煞一般,但是掩藏不住那一丝的恐惧,

    钟山看在眼里,冷冷地对着李光棍说道:“我该称呼你是白君呢,还是白先生呢,或者直接喊你老刺猬,”

    李光棍分明是一愣,然后又开始胡乱叫嚷起來,

    钟山冷笑道:“行了,行了,别装了,这李光棍身体是个什么样子相信你我都很清楚,你说你挺聪明的,怎么装疯就装的这么不像呢,”

    钟山这番话可谓直接撕破了那刺猬的伪装,很直接地告诉它,我们已知道你附身在李光棍身上了,你还装个什么劲呀,,

    李光棍愣愣地盯着钟山,片刻之后忽然哈哈大笑起來,声音很是阴森恐怖,闻者无不心颤,

    李光棍笑罢,然后恶狠狠地说道:“小子,我和你无冤无仇,你何必趟这浑水,若你将我放了,我和你井水不犯河水,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若你不依,你也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

    浆糊过來举起棍子朝李光棍的屁股就是一下,只听的“啪“地一声,李光棍屁股上顿时起了一道红杠子,

    浆糊骂道:“你还真是煮熟的鸭子嘴硬哈,你也不看看你现在是什么德行,还威胁我钟叔,别怪我沒警告你,我钟叔你个手指头都能捅烂了你,知道不,”浆糊说这话的时候,手指头还使劲往李光棍的屁股上使劲戳了戳,害的李光棍嘴巴一抽一抽的,

    “呵呵呵呵……是吗,那便试试看吧,”李光棍冷笑一声,却忽然在窗台上扭动起來,

    钟山等人纷纷错愕,心道这刺猬是唱的哪一出戏呀,正错愕间,忽听到李光棍又开口说话道:“支书,快,快把它逮住,”

    嗯,李光棍怎么突然说了这么一句,大家不免愣在原地,

    浆糊一旁朝着李光棍屁股又是一棍子,顿时一道红杠又起來了,和刚才那道还沒消失的红杠交错成一个“十”字,不仔细瞧去,还以为是谁在李光棍的屁股上用红笔画了一个大大的,淡淡的“十”,

    由于李光棍是喊的村支书,所以这支书踌躇片刻之后对钟山说:“钟先生,李光棍的声音和刚才不一样,是不是有什么变故,”

    村支书这句话提醒了在场的所有人,老懒和张老大也纷纷表示如此,

    正在此时,李光棍又喊了一声:“快点儿呀,都愣着干嘛,”

    钟山此时才明白过來,这定是在李光棍体内有两个人,最开始是刺猬,现在说话的才是李光棍,这刺猬本身是被老黄鼬咬破肚子,也受了伤,因为它控制着李光棍的魂魄,所以才逃到村里找到李光棍的身体,附了他的身,

    刺猬的附身却阴差阳错成全了李光棍,因为他的魂魄被刺猬夺去一部分,此时这刺猬一旦上了他的身,正好将他的魂魄给重新补全,所以李光棍的便和刺猬在一个身体内打了起來,而由于李光棍魂魄刚刚回來,身体虚弱的厉害,所以刺猬暂时占了上风,但是随着时间增长,李光棍魂魄融合的越來越好,而刺猬的伤势却是越來越厉害,所以李光棍渐渐又占了上风,

    村支书和张老大喊道:“李光棍你说什么,什么逮住它,”

    李光棍气喘吁吁地扭着身体,大喊道:“一个刺猬在我身体里,快逮住它,”

    若是不知详情的听到这话,一定浑身起鸡皮疙瘩,村支书此时便是,但是钟山已明白了什么意思,将刚刚掏出來的那道灵符施以咒语之后,快速地贴到李光棍的屁股上,

    此时的李光棍只有屁股撅着,是最容易贴上的,只听的李光棍嗓子里忽然声嘶力竭地喊了一声:“我和你沒完,”便再也沒了动静,

    李光棍此时的身体也不再扭动,而是回头看着村支书等人,一脸大汗,嘴里开始嚷嚷着“疼”,

    村支书不敢上前,在下面问道:“李光棍你怎么样了,哪里疼,”

    李光棍呲牙咧嘴,一脸痛苦地说道:“裆,裆里疼呀,”

    众人此时才算松了一口气,既然这李光棍能感觉到裆里疼了,那便说明现在支配他身体的是他自己无疑,村支书在征询过钟山和年华意见之后,便准备上前将李光棍弄下來,此时的他两条胳膊还被拴在外面,

    村支书刚要朝外面喊,让别人把系住李光棍胳膊的绳子解开的时候,忽然发现窗户外面不知道什么时候围了好多人,更过分的还有很多女的,

    “我操,我说你们这些老娘们儿怎么回事,在这围着看一个六十來岁光屁股的老男人,都滚回去看你自家男人的,”村支书隔着窗户冲着外面那些女人嚷道,

    “切,你当我们爱看啊,一个老光棍的能发育成啥样,”人群里有女的回应道,引起一阵哄笑,同时还有别的女的应和道,

    村支书骂道:“我说你们还要不要脸了,”

    话音刚落,李光棍喊道:“快被骂了,赶紧把我弄下來吧,我这活了六十來年了,除了让我娘看过,还沒让别的女人看过呢,”

    “哎呀,听你这话的意思,你倒是还挺享受这种感觉呗,那得,干脆你在这上面呆着吧,赶明我开始收门票,一毛钱一张,”村支书打趣道,

    说实话,村支书见李光棍能苏醒过來,打心眼儿里高兴,毕竟自己一把屎一把尿伺候了好几天,其中滋味自己最清楚,也不能睡在家里,更不能和老婆亲热,现在终于不用再继续伺候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