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326】 魂归原体

作品:《灵魂当铺

    说实话此时的钟山恨不得连李光棍的肉身合并那刺猬的魂魄一起毁了这刺猬虽修行百年但是它却和老黄鼬不一样如果说老黄鼬是为了成仙那这刺猬变是为了成妖为非作歹

    但是钟山暂时不能这么做此时李大仙死了田二娃也将他所知道的都供了出來他并不知道那尸鳖是怎么回事此时也许只有这刺猬才能知道其中的秘密

    钟山每日都惴惴不安他不知道那尸鳖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都会让自己遇到是冥冥中注定还是一个巨大的阴谋亦或者在阴暗的角落里正有人盯着自己或者说等着自己若是那样那个人为什么又不出现呢尸鳖本就是西南施蛊一族的产物为什么到了北方那个龙虎老道到底在什么地方

    钟山内心每天都被这些问題困扰着他想赶紧到了北京和父亲留下的那个小本上记载的一个电挂号码的联系人接触上或许北京那边能给出答案可是他发现怎么离北京越近绊腿的事情反倒是越多呢?

    钟山每每想到这些便会暗暗着急但是他知道着急也于事无补自己既然是灵魂当铺的传人从出生便肩负着这样的使命降妖除魔本就是自己的职责遇到岂有不管不顾之理

    “钟先生您看这样行不行”张老大的话将钟山拉回了现实

    钟山低头看了看地上他们将刺猬团成一个球虽说已是血肉模糊但是最起码有个刺猬的模样然后点点头说可以接着便掏出两张灵符交给浆糊让他窗户和门上各一张防止中间发生什么意外这刺猬的魂逃跑出去

    之所以这样做钟山是有原因的他此时此刻内心已是下定决心那就是等自己想知道的东西一旦知道之后便要将这刺猬打个魂飞魄散

    浆糊拿着两道灵符出去贴上然后回到屋里

    “钟叔弄好了”浆糊说道

    钟山在怀里摸出一道灵符然后直接贴到刺猬身上然后让大家退后几步然后闭目念动咒语这咒语是移魂咒一般都是用在人身上是专门为了对付那些附身的人准备的但是这需要一定的道行钟山平素并不敢用这因为他本身就学艺不精自身能力和父亲相比那简直就是天壤之别但是此时他却不得不如此

    刺猬是妖而自己的藏魂瓶主要藏的是魂两者不一样即使只有魂魄的妖他的厉害也并未降低多少而魂魄则不一样这就好比酒瓶就是装酒的拿來装米总是那么的别扭、不合适刺猬若是进了瓶子怕是止不定要出什么意外冒险的事他还是尽量规避的好

    钟山之所以能用符很轻易地将刺猬的魂魄封在李光棍的体内那是得益于老黄鼬的功劳若不是他付出生命换來的那一口此时这刺猬在什么地方或许还不知道

    钟山这咒语念的很吃力一是平素很少练习只有每天睡前闭着眼睛将这些咒语都默念一遍省的忘却二则自己的道行的确有些欠缺

    但是钟山此时内心略有喜悦这一次虽然仍是吃力但是却比之前有了明显的提升因为他感觉自己可以催动这咒语为自己控制了

    众人此时都全神贯注地盯着钟山只见他忽地睁开眼睛嘴里喊了一声“着”李光棍的身体忽然往上一挺接着他的眼睛忽然睁开了睁得大大的似是怒气十足

    钟山化指为剑直接将手指按到了李光棍的额头之上然后嘴里快速念动咒语便见李光棍的身体竟像是由钟山的手指牵引一般慢慢坐了起來

    等到李光棍的身体向前弯曲到快要贴近膝盖的时候钟山快速将他额前贴的那道灵符迅速揭下直接贴到了刺猬身上那血肉模糊的刺猬也顿时一颤与此同时李光棍的身体则重重地重新倒了下去

    钟山先是仔细观察了一下刺猬然后便举起藏魂瓶嘴唇微动将李光棍的生魂重新放回他的身体然后快速用一道灵符继续贴到他的额头上此举并不是为了镇邪而是防止李光棍的生魂在体内再出來同时也是为了防止那刺猬再进入他的体内

    “你们把李光棍弄到外面去别在这里”钟山抹了抹汗说道

    张老大便伸手招呼张秃子他们将此时仍然处于昏迷状态的李光棍抬到了外面知道此时李光棍和刺猬才算是各自归了自己的正身

    按说刺猬此时已是稀巴烂它的妖魂本不会再认但是钟山那套咒语和符起了很大作用营造出一个假象就如这刺猬幻化出房子引诱张老二进去一个概念刺猬由于受伤道力减退倒也着了钟山的道

    浆糊盯着那刺猬瞅了半天然后问道:“它怎么不动”

    “它怎么动它比我还累刚刚挣扎半天了就是不想出來现在它肉身破坏的这么严重还能动弹"钟山回答道然后又头也沒回地说道:“老年给我根烟”

    钟山说完这句话忽然愣住了这才想起年华此时就躺在身后冰冷的地上不由得是脸上肌肉一抖然后从床上扯下一床被子盖住了他的尸体

    张老大掏出一根烟递给钟山然后给他点着

    钟山并不怎么会吸烟他也沒有烟瘾只是刚才过累想吸根烟來放松一下罢了钟山将烟捏在手里并沒有吸而是盯着看了看满脑子都是那晚和年华在李光棍家院子里边吸烟边聊天的情景

    片刻过后钟山才将烟放到嘴里使劲地嘬了几口烟头上的火顿时红亮起來一口浓浓的烟雾被钟山吐了出來他顿时眼睛一辣泪水顿时塞满眼眶

    钟山使劲挤了挤眼睛然后用袖子抹了抹此时他的双手还沾染了年华的鲜血

    钟山准备将烟放到嘴里再抽一口忽然被人从后面夺了过去同时一个女声响起:“别抽了”

    钟山忙回头看去说话的正是小懒她的手里捏着钟山刚抽的那根烟卷

    老懒见自己闺女过來忙走过去问:“大半夜的你不睡觉跑这里干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