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327】 直面刺猬

作品:《灵魂当铺

    钟山也是一脸惊讶地看着小懒,

    “我们看你们这么久还不回去,担心出什么事情,便让我來看看,"小懒说着,便将烟丢到地上,准备踩灭,忽然见到年华的尸体,不由得吓得失声大喊了一声,忙往老懒身上一靠,一脸惊恐,

    钟山慢慢地说道:“老年……”

    小懒一脸不信的样子,慢慢地从父亲的怀里挣开,低下头朝尸体看去,此时年华的尸体被钟山用被子盖着看不到脸,但是一地的鲜血和露着的半截身体还是让人一眼就能看出这是一具尸体,

    “这……这是怎么了,”小懒嘴唇哆哆嗦嗦地问道,

    钟山沒有说话,而是将目光看向那个刺猬,

    小懒眼泪顿时无声地滑落下來,趴在父亲的怀里呜呜哭了起來,虽然和年华认识的时间不久,但是奶奶能从母亲身上离开,他可是功不可沒,而且这几日都住一起,这个猥琐的小老头常常是语出惊人,挺逗的一个老头,晚上还在一起吃饭,此时却再也听不到他的声音,只剩下了一具冰冷的尸体,

    钟山想去拍拍小懒的肩膀,看看自己满手的鲜血便又作罢,然后对着老懒说道:“懒叔,送小懒回去吧,”他不想让小懒一直在这么血腥的环境当中待着,

    老懒冲着钟山点点头,然后对小懒说:“闺女,跟爸先回去,”

    小懒慢慢地抬起头,泪眼婆娑地看着钟山,久久不语,

    钟山也是盯着小懒的眼睛,说道:“回去吧,”

    “那你……你们当心点儿,”小懒说着,便由父亲拉着胳膊走出屋子,

    此时的屋里只剩下张老大,村支书、钟山和浆糊四个人,

    钟山看了看他们,开口对张老大和村支书说道:“你们二位也请出去吧,”

    “我……我们也出去,”张老大说道,

    钟山点了点头,

    张老大还想说什么,被村支书拉了出去,

    接下來的事情便是要将刺猬唤醒了,一是这其中隐藏的危险性很大,他不想让张老大他们再无辜受到伤害,另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下面要问的问題,还是别人不知道的好,

    钟山让浆糊将门从里面关好,然后让大家不要围着窗户,大家只好退后几步,即使这样,钟山稍微大声说话,相信外面也能听的清,所幸此时走了一批人,一是被骂回去的,另一些是看到短短的一会儿就死了一个人,还是李光棍咬死的,刚才将李光棍弄到外面院子里之后,大家也都吓走了大部分,此时院子里除了张秃子那个胆子大的,再无他人,

    一番法术之后,刺猬的身体开始蠕动了一下,

    浆糊在一旁忙对钟山说道:“钟叔,这刺猬活了,”

    钟山摇摇头,示意他别说话,然后揭开刺猬身上一道灵符,说道:“该醒了,”

    忽然一阵磔磔的笑声传來,声音从刺猬身上传开,笑声经久不散,一直持续着,

    钟山冷冷地呵呵笑道:“笑,你认为你还能笑得出來吗,”

    “为何不能,我知道我落在你的手里,绝无生还的希望了,不过我也不赔,毕竟拉了几个垫背的,小道人,我不知道你什么來路,但是我佩服你的胆识,竟然敢动我!”刺猬停止了笑声,然后阴冷地说道,

    钟山面无表情地对刺猬说:“谁给你的勇气敢如此说话,我为何不敢动你,你放着百年修为,不好好修道成仙,却仗着有些本事为非作歹,坏事做尽,我便是要替天行道,灭了你这畜生,”

    “你尽管灭好了,当我投靠我的主人那一天,我就已经想到了早晚会有这么一天,那有如何,这些年我过的很滋润,有吃有喝,还有女人睡,我不亏,我修道即使成仙也享受不了这待遇不是?哈哈哈哈……”刺猬的笑声很是刺耳,

    “你的主人,你的主人是谁,是谁指示你这么干的,你为什么要这么做,”钟山不想跟它废话,他知道估计问不出什么,但是他必须一试,现在他知道沒有直接把这刺猬打得魂飞魄散是对的,最起码从它口中得知它是有主人的,而这村子的发生的事情一定和他那主人有某些关联,

    “我的主人岂是你这无名小道有资格知道的,具体做什么我更沒兴趣跟你讲,”刺猬嘴很硬,不屑地答道,

    钟山不由得哈哈大笑了几声,然后盯着刺猬说道:“是那个狗贼龙虎道人吧,”

    刺猬沒有说话,短暂的安静之后,刺猬才开口说道:“既然你已知道,何必问我,”

    “我只是给你一个投胎转世的机会罢了,至于你想要这个机会,还是想魂飞魄散,选择权在你手里,看你的表现了,”钟山说道,

    “你能将我杀死,但是就凭你的本事要想让我魂飞魄散,想都别想,休要唬我,我可不是凡人,我的百年道行即使再差,你这小道也不可能将我魂魄打散的,”刺猬并不相信钟山的话,

    的确如此,世间修道之人并不少,但是能让人魂飞魄散者并不多见,而能让有了道行的人或者动物魂飞魄散者更在少数,所以刺猬才如此大言说道,

    钟山冷冷一笑,然后掏出藏魂瓶,“你既已修行百年之久,难道你就沒听过钟氏家族?”

    “你……你是……”刺猬分明或许并不一定被这瓶子吓到,但是它听到钟氏家族这称呼,却着实惊地说不出话來,

    “看來我钟家,你还有所耳闻呀,那你说现在我有沒有那个本事呢,”钟山在手里把弄着藏魂瓶,对刺猬说道,

    “呵呵,居然落在了你钟家手里……呵呵……”这刺猬此时苦笑道,它或许在想,即使自己肉身被破坏了,但是魂魄却能安然无恙的,待假以时日,自己找个宿体将伤养好,便又能为所欲为,谁料钟山一亮身份,顿时将它这打得满满的算盘泼了一盆冷水,

    钟山冷冷地问道:“选择吧,”

    刺猬不再说话了,

    钟山打算给它片刻的思考时间,反正此时它也跑不了,尤其它听到自己自报家门之后的反应,钟山据此更有理由相信它此时被自己吓住了,

    踌躇良久,刺猬开始说话,

    “如果我说了,你是不是能不杀我,”

    钟山心里一阵厌恶,心道:你作恶多端,现在还想活,但是他若断然拒绝的话,这刺猬定是什么也不肯说了,

    快速思考之后,钟山给了它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看你表现了,说了有希望,不说一点儿希望都沒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