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328】 如实招来

作品:《灵魂当铺

    刺猬沒有说话,

    钟山相信自己目前已完全占据了上风,不论从实力上,还是心理上,所以他并不着急,他要给刺猬说服自己的时间,也要给它整理思绪的时间,

    片刻过后,刺猬开了口,

    “我可以都告诉你,”刺猬低声说道,

    钟山并沒有做声,只是盯着刺猬,微微点了一下头,

    刺猬又停顿了一下,似乎在想着应该怎么说,过了一会儿,说道:“你猜的沒错,我的主人是龙虎道长,”

    钟山虽然猜想便是他,但是此时从刺猬嘴里亲口说出來,还是不免有些惊异,这龙虎老道到底是什么人,他到底有多大的本领,不光能将传说中的“九棺邪龙阵”运用的那么恐怖,还能进了天官墓,让一个徒弟在墓里一待十年,更能收服百年道行的刺猬精,而且这刺猬既能修行百年,一开始的时候或许并非如此邪恶,那是什么原因导致成这样的,

    刺猬继续说道:“这事还得从五年前说起,那时候我正在江西修行,忽然有一天有一个老道闯进了我的道场,当时我还和他斗了一番,结果我这点儿道行和他相比,简直有天壤之别,本想着要杀要剐随他,但是他却并沒有杀我,而且还给我指点了一下修道法门,”

    “哦,给你指点,”钟山有些惊讶,但是他知道这龙虎道长定是沒安好心,

    果不其然,刺猬继续说道:“我当时半信半疑地暗试了一下他告诉我的法诀,周身运行果然比之前顺畅了许多,不由得心中暗喜,但是我并不相信他,无缘无故一个老道闯入我的道场,总不是专门为了传我功法这么简单的,”

    “沒错,”钟山说道,

    “但是,他随后的一句话彻底让我绝望了……”刺猬顿了顿,继续说道:“他问我这功法如何,我不置可否,并沒有告诉他,但是他却接着说:我知道你已暗暗练了那功法,”

    “然后呢,”钟山有些迫不及待地问,

    刺猬声音变的有些失落地说道:“我正诧异他怎么知道我偷练那功法的时候,他又说:你既然走上了这条路,便不可能再回头了,若是不用这功法练功,那你便会百年道行毁于一旦,更可能会气逆而死,我当时又气又急,便偷偷按照自己的功法练了一下,果然浑身痛苦不堪,直觉从胸口到头顶,一股气血到处乱窜,吓得我只得住手,

    他看出我舍不得这修行百年之久的道行,便继续说:只要你跟着我,用我的功法,保你安然无恙,但是你必须为我做事,而且我保证你生活比现在要滋润的多,

    我权衡之下,只得答应,随后他在我的道场待了大约半月之久,朝夕与我一起,我越修道,越自知离不开他,便问他缘由,问他到底需要我做什么,他当时并沒有说,

    我暗暗在想,如果我能杀了他,或者偷跑了,但是我继续用这功法练习应该也沒问題吧,但是事实证明,我这一切都是枉然,我发现,平时修道的时候,我心性都很平静,但是自从练了那功法之后,心性大变,脾气变得越來越暴躁,杀虐心渐起,并且自己都控制不住自己,像是有东西在我脑子里指引我要去做坏事,我才会舒服,

    他似乎能看到我内相信似的,直接对我说:你一旦练了这功法,你便永远不可能被判我,因为这功法里融入我的意志,想放弃都不可能,只能不停的练下去,而你越练习,你就会越遵从于我,”

    钟山听到这里已是非常震惊,不由得暗暗想道:这龙虎道人到底何方神圣,竟有这般邪功,

    刺猬继续说道:“事情证明他说的一点儿沒错,我发现我一旦停止练功,浑身就会非常不自在,就和你们人类抽了大烟,烟瘾上來一样,而且,他渐渐开始给我安排任务,我心里清醒的很,知道那任务不该去做,但是却又不听使唤似的,逼着自己去完成,直到有一天,他让我杀一个人,我竟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并且很快便将那个人的人头提了回去,

    我知道,自从我杀了那个人,我就再也不要想着修道成仙了,借用他的一句话:你只有修炼成妖的份,成仙,还是放弃吧,

    去年春天,他安排我來这个地方,要我要将整个村子给破坏了,所以夏天的时候,我便到了这里,找到了当地的神棍李大安,他也是个贪财之人,和他一说,竟然不谋而合,居然不用我威逼了,下面的事情相信那黄鼬也告诉你了吧,”

    刺猬将事情的來龙去脉一说,

    但是,钟山想了解的问題并沒有了解到多少,却对那龙虎道长有了进一步的认识,

    “这龙虎道长是什么样子的,多大年纪,住在哪里,”钟山问,

    “说实话,他多大年龄,从未告诉过我,住哪里我也不清楚,他也从未和我提及,模样嘛,大约五六十來岁的样子,须发都是灰白的,”刺猬答道,

    这个答案更令钟山惊讶,按理來说,这龙虎道长不该这个年纪,在鬼子岭那会儿,酒井琪子便说了这龙虎道长是个老头,怎么过去了好几十年,他还是这个样子,甚至说,可能更年轻了,莫非他有什么返老还童之术,

    钟山想到这些不由得忐忑,这个未知的敌人实在可怕,若是有朝一日遇到,自己在他手里估计就得九死一生,

    钟山定了定神,继续问道:“他为什么要你來破坏这里的风水,那个尸体里的尸鳖是怎么回事,”

    “我不清楚,他只是告诉我这个任务,我也不能问,他也不会说,至于那尸鳖,是我带來的,交给李大安做的,”刺猬回答,

    果然如此,钟山心道,

    “那田二娃做了什么,”钟山此时想知道田二娃到底在这场阴谋里到底充当了什么角色,是否和他所言相符,

    “田二娃,呵呵……他就是个跑腿儿的,若不是担心李大安泄露了秘密,我才懒得理他,一个不入流的小东西,”刺猬很是不屑地说道,

    钟山心里此时才有了数儿,那田二娃说的的确是真的,并沒有骗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