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330】 终于进京

作品:《灵魂当铺

    张秃子驾车将钟山、浆糊和小懒三个人送到镇上便和他们告辞回去了,亏了小懒认识路,也多亏了张老大送给的那些盘缠,三人坐上了通往北京的公共汽车,

    一路上钟山和浆糊都是兴奋异常,这样的客车他们还是第一次坐,在家乡,这样的车他们在部队里倒是见识过,但是上去亲自坐一坐,却是他们一直都奢望的,

    钟山和浆糊也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大的城市,当进入城市的时候,浆糊一直嚷嚷着在找北京天安门,途径任何一座高楼都能引起他的惊呼,此时的浆糊和当初进大观园的刘姥姥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

    钟山表现的还比较内敛一些,但是他内心的激动在脸上表现得也是一览无余,路过一个个标志性建筑的时候,小懒都会给他们介绍,惹得二人时不时啧啧称赞,

    “哎呀我的娘哎,这北京咋这么大呢,这楼,还有这马路,这可是马克思走的道路,真宽呀……还有这么多骑自行车的,真厉害,”浆糊屁股微微离开座位,半站着往四周看着,周围投來一些异样的目光并沒有令浆糊消停,

    如果按照正常的直线距离,此地离北京并不算远,但是由于一部分路还是土公路,加之停靠的站点居多,等他们到了北京车站的时候已是下午,

    下车后,钟山便开始一头懵了,虽然电报上写了地址,但是那地方具体在哪里,怎么去,他却不知道,小懒便决定送他们过去,一是这本是帮忙,另一个主要原因便是想知道他在哪里落脚,如此一來,以后还可以继续找他,

    小懒虽在北京上学,但是偌大的北京城,除了自己学校周围,别的地方并不熟悉,钟山只好拿着纸条找到一个老头去问,

    当三个人到了目的地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了下來,

    钟山要找的地方就位于北京的潘家园,

    众所周知,潘家园是北京的古董一条街,全国各地有众多到这里捡漏的,而钟山要找的,便在这条街上,是一户姓马的,

    此时路灯已开始亮起,路上的骑着自行车的行人匆匆从身边经过,车铃铛声不绝于耳,

    当三个人拎着行李到了那个具体地址的时候,钟山抬头看了看,有些惊呆了,

    这是一间古董店,店门很是大气,朱漆门,门上镶着两大块透亮的玻璃,透过玻璃能看到里面的几个人正在走來走去,像是正在谈着什么,门口两根一个人环抱的柱子,支撑起琉璃廊檐,而檐下却挂着一块和大门不太匹配的旧匾,上书:马家古董铺,还有落款,但是由于天暗加之匾旧的缘故,并不能看清,但是看这五个大字洋洋洒洒,虽然名字很俗,但字却不俗,想必是某个大家所提,毕竟京城之地,卧虎藏龙,

    此时店里那几个人开始往外走,貌似是沒有谈妥,一个年纪差不多五十來岁的红光满面的胖子正嘻嘻哈哈地将他们送出來,

    钟山揣测这个胖子便是掌柜的,只见他满脸油光,肥头大耳的,个子不高,也就有一米六五的样子,大腹便便,像个油桶一样,油光满面,梳着一个大背头,头上也是锃光瓦亮,想必是打了发蜡,一双不大的眼睛里透着精明,一看便是个“奸商”,

    这胖中年男人送走了顾客,刚要回身进屋,见三个年轻人在门口站着,便笑着问:“三位是到本店寻宝的吗,要是寻宝,我这宝贝可是不少,我马三眼的名号在这条街可以出了名的,谁都知道,我家店里的宝贝可都是货真价值的,”

    这胖子正是这马家古董铺的掌柜,本名叫马武,是个地地道道的北京人,一口地道的北京腔儿,因为在家排行老三,所以儿时常被喊“马三”,年龄大了,北京这地儿有个风俗,就是习惯在别人后面姓名后面加个“爷”字,表示称呼,所以便又称呼他为“马三爷",刚才他自己喊自己是马三眼,则是这行里人送的称呼了,马三爷,马三眼,名字差不多,因为这马家古董铺自从马三爷掌柜以來,从來沒进过赝品,看什么东西从未打过眼,像是比别人多了一只眼一样,而且他也有一句带口语儿,平时谈生意着急了,便喊道:我不给你好好说说,你还真不知道我马王爷三只眼,所以,马三眼这个名字倒是渐渐流传开來,

    一些常在潘家园转悠的人一听说马三眼,都是又竖大拇指,又是吐唾沫,竖大拇指是因为都佩服他那眼力劲儿,真不是一般人能比的,每天在潘家园捡漏的人不计其数,打眼的人多了去,所以都想着练就马三爷这能耐,而吐唾沫则是因为这人向來是不还价,报了什么价就是什么价,爱买不买,我能给你保证你买的玩意儿是真的就行,不好说话,就因为这,还时不时地和旁人吵起來,

    钟山见这胖男人错把自己当成进店买玩意儿的客人,有些窘迫,连忙解释道:“不不不,我是來找人的,”

    “找人,哦,你是來找我儿子的吧,那狗东西沒在家,你们改天來吧,还有呀,别每天东游西逛的,你们可是社会主义的大好青年,祖国建设可是要靠你们的,每天痞子一样在街上东游西逛能有什么好儿,”马三眼说道,

    钟山心下着急,心里暗骂这胖男人,我刚到这里,还沒说话就被你骂上了,可是嘴上却不能还回去,而是耐着性子继续解释道:“你误会啦,我刚到北京,我也不认识你儿子,我是來找一户姓马的人,喏,这是他家的号码,”

    马三眼疑惑地看了看钟山,连忙将那写着电话挂号的纸条接了过來,看完之后又朝着钟山上下打量了一番,“你姓钟?"

    钟山连忙点头,“是的,我姓钟,叫钟山,”钟山有些高兴,看來是找对地方了,

    “钟如海是你……”

    “是我父亲,”钟山连忙回答,

    “快,快,快,赶紧到屋里來,”马三眼很是激动,连忙拉着三个人往店里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