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336】 一筹莫展

作品:《灵魂当铺

    钟山连忙笑着说:“哪有哪有她早起來了刚还喊我们起床的”说着便到门口朝着小懒那屋喊了一身

    小懒并沒有说话钟山看了看马三眼疑惑地过去敲了敲小懒的窗户:"小懒三伯喊我们吃饭去了”

    片刻之后小懒从屋里走了出來眼睛哄哄的

    马三眼看在眼里却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说道:“懒丫头走我带你们吃早点去"

    "三伯您带他们去吧我还要一早回学校上课都耽误了好多天了不想再耽误了”小懒强颜欢笑道

    “吃个早点又不费多少时间哪有这么焦急的”马三眼连忙说边说边朝钟山使眼色

    钟山赶紧也说道:“先吃早点去吧吃完了我送你回去”

    浆糊也从屋里走了出來在后面说道:“还送你都沒小懒自己认识路你不怕丢了呀”

    钟山回头怒瞪了一眼浆糊

    小懒说道:“都不用了我是真的得走了要不赶不上第一节课了我也不饿你们去吃就好”小懒说着便回屋将昨晚拎回屋里的行李拎了出來然后对马三眼说:“三伯谢谢您的照顾我先走了还有浆糊你们多保重”

    马三眼什么人?从刚才小懒和钟山的反应便看出端倪知道这两个年轻人定是感情纠葛既是如此自己一个长辈也不好搀和什么随他们去吧将小懒送上公交车便带着钟山和浆糊二人去喝北京最有特色的早点豆汁儿

    这顿饭吃的钟山和浆糊很是别扭豆汁儿那味道二人实在不能接受却又不好表现出來只能是生生咽下去的

    饭罢时间尚早店里还沒必要开门马三眼便将他们两个人带到古董铺后面那间屋子里然后对钟山说道:“说说你那三件东西”

    钟山知道昨晚马三眼沒有看只是时间问題而已他不可能不想了解既然已拿出來过此时也不用有什么顾忌了直接说出來就是想着钟山便将带在身上的三件东西再一次拿了出來

    那本老册子昨夜马三眼看过但是里面父亲的那张地图却并沒有让他看到所以钟山首先将那地图从册子了拿了出來然后小心翼翼地展开

    “这是什么”马三眼将地图拿在手里仔细打量开來

    “三伯根据这一路走來的经验这地图上的东西好像便是灵异的集聚地您看但凡我路过一个地方那地方一定会出什么事好像冥冥中天注定的一样或者好像就如您说的可能那龙虎道长在我祖父的坟内耍了什么花招所以我到哪里哪里就出事而图中这些标记的地方喏比如这里还有这里我都遇到了鬼子岭天官墓还有这个张村在这地图上的位置都很吻合"钟山指着地图上被父亲用铅笔标出來的一些圆圈答道

    马三眼盯着地图看了半天然后轻轻地摇了摇头“看來我推测的并不一定正确也许你父亲已发现了什么秘密却沒顾上和你说”

    “我也是这样认为的我感觉我父亲标的这些地方一定都有问題可是……可是这些地方也太多了吧若是一个一个找下去再把发生的事情都解决了先不说危险得有多大即使走遍这些地方沒个几年都难以完成吧”钟山丧气地说道

    “我想你父亲断然不会用这么笨的方法而且这世间本就讲究阴阳平衡世上的妖魔鬼怪绝不可能被完全收服的只是能将他们遏制在一定的范围沒有什么危险便可以了若是一个都沒了那这个世界也就失衡了”马三眼低着头继续看着地图说道

    钟山认同马三眼的这个说法

    "可是三伯那接下來该从哪里着手呢”钟山问道

    马三眼将地图合起來然后闭着眼往沙发上一靠良久才说了一句话“这事以后再说我会处理”

    钟山不知道马三眼到底如此处理想问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既然他说了他处理那就先等等看吧

    马三眼又指着另外两个布裹说:“这两个是”

    钟山连忙将两个都打开

    “不化珠”马三眼眼睛一亮

    “三伯好眼力”钟山说道“这不化珠就是从我祖父墓里那尸体嘴里发现的还多亏了那猴子”

    马三眼对这东西并不陌生因为他曾在彭道來那发现过此时他轻轻地将不化珠拿在手里然后喃喃地说道:“好久不见了”

    钟山忙问:“三伯你之前见过它”

    马三眼看了看钟山和浆糊然后视线重新回到手里的不化珠身上“何曾见过都用过山儿你将这东西可要收好这可是无价之宝有大用处的”说着便放到布里重新裹好交给钟山

    钟山将不化珠接过來放到了桌子上既然马三眼这么肯定地说了而且自己也的确见识过这宝贝的厉害所以想重新揣进怀里可以想想若是那么直接又有些不好意思

    马三眼重新将那羊皮卷打开看了看然后拿在手里比量了一下然后皱起眉头

    钟山见状忙问:“三伯您看出什么來了”

    “这是从哪里得到的”马三眼问

    “一张是祖父墓那棺材里另一张是天官墓那发现的”钟山答道

    “你黄姑可知道”马三眼问

    钟山点点头说道:“我给她看过但是她并不认识这上面的字三伯您可认识”

    “奇怪呀我在古董行也算是一个有头脸的人按理來讲什么字也都能看个差不多但是这上面的内容却是看不懂奇怪奇怪”马三眼嘬着牙花子一定翻來覆去地看那羊皮然后还放到鼻子下面嗅了嗅

    “这皮是羊皮沒错但是时间并不是很久百年的时间估计都沒有所以这上面的文字也是新内容可是这些年能写这种字的我也沒听说几个呀而且这字细细看去和葬文差不多但是又都不像真是不知道是谁留下的这字”马三眼摇了摇头

    钟山见马三眼也是一脸无奈愁眉不展只好问道:"那怎么办呢”

    马三眼将羊皮重新裹好对钟山说道:“把地图和这羊皮先放我这里容我好好研究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