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339】 墨玉鬼印

作品:《灵魂当铺

    田翔东想了想,然后一咬牙:“行,那就谢谢马老板了,”

    既已成交,马三眼便到了柜台上拿过5000块交给了田翔东,田翔东数都沒数便揣进兜里,起身便要告辞,

    马三眼将他带到后院,打开后门让他走了出去,

    田翔东走了之后,三个人关好院门,方才回到屋里,

    钟山对马三眼说道:“三伯,这个人好奇怪,是盗墓的,”

    马三眼说道:“是呀,和他哥干了好多年了,之前就有所耳闻,是江湖上还算有点名气的土夫子,只是沒想到竟然折在这上面了,”马三眼眼睛一直盯着那黑印,

    钟山又问:“三伯,这东西貌似不是个什么好东西,怎么还值这么多钱呀,5000,这够乡下人奋斗多少年的,”钟山的确被这些钱给震惊了,长这么大也沒见过一下这么厚的一沓,

    马三眼摇了摇头,说道:“算了,这东西既然收了也就收了,只是该怎么处理呢,"这个问題难住了他,

    钟山犹豫了一下,然后对马三眼说道:"三伯,我看这东西很不干净,咱们可别招惹上什么,”

    马三眼笑着说道:“你也看出來了呀,这东西的确很不干净,而且我猜想田翔东可能对我说了谎,”

    “说谎,”钟山疑问,

    “你知道这东西叫什么不,”马三眼忽然神情很是严肃地问道,

    钟山摇摇头,“这还真不知道,从未听我父亲提及,也沒看到过相关的资料,”

    马三眼压低声音说道:“那你认为这是什么做的呢,"

    钟山想到那通体黢黑的印身,便说道:“莫非是墨玉,”

    “若真是墨玉那便好了,这么一大块墨玉,都能抵上一大块羊脂玉的了,而且你见听谁说用黑色的玉做印的,所以所这并不是墨玉,而是一块死玉,”马三眼将那黑印递到钟山眼前,“你仔细看看,"

    钟山近距离又自己看了看,然后又用手摸了摸,果然有些地方粗糙,但肉眼看却不太明显,

    “三伯,您的意思是说,这玉之前并不是这种颜色了,”钟山问道,

    马三眼点了点头,

    钟山不由得大吸了一口凉气,死玉,钟山是比较了解的,若是将玉埋入地下,和金属离的很近,时间一久受其克制,便会变得干枯,常被道家作为封印石所用,若是将怨灵封印其中,那死玉便会变为黑色,而怨灵越强大,则死于黑的越明显,

    钟山瞪大眼看着马三眼,“三伯,您既然知道这是死玉还收,还花了这么多钱,那个田翔东不该不知道这是死玉吧,既然他那行做了那么久,”

    “我第一眼就看出來了,而且咱家那黑狗刚才叫那几声,也是它感觉到了什么,我之所以买下來,主要是因为这个印,这么大的印,你可曾见过,”马三眼说道,

    钟山摇头,“沒有见过,”

    “这印上的文字我虽不认识,但是这形状我可是知道的,这是以前道门中所用,这文字确切地讲并不能说是文字,而应该是符文,你想,能做这么大的封印玉印來封印怨灵,这说明这里面的东西一定是十分可怕的,”马三眼说,

    “那……那您今后就这么守着它,就等着守着一个随时都会爆炸的炸弹呀,”钟山忙说,

    马三眼摆了摆手,说道:“任何东西都有两面性的,讲究阴阳平衡,阴极则阳,阳极则阴,这东西看似是一个不祥之物,可若是加以好好利用,那便可以转否为泰的,”

    钟山不解其意,忙问:“这话怎么解释,”

    “有这个东西,只要不将里面的怨灵放出來,那放在家里,其他的小鬼估计都不敢进來了,”马三眼神秘地笑了笑,然后接着说:“我收了那么多明器,很多都是带着邪祟东西來的,平时我还得做法一个个收服,要么赶走,此时放一个这东西,那岂不是省了我好大的事儿,”

    钟山此时方才恍然大悟,原來马三眼收了这死玉印是有这用途的,不过内心开始纠结,马三眼刚说了赶跑,那赶跑的一些邪祟岂不是乱了套,

    马三眼似乎猜透了钟山的心思,说道:“咱店门都是白天才开,到晚上我只卖,不会再收,所以被我赶跑的,也是白天赶跑的,那它们还能有什么活路,”

    钟山心道,马三眼说的也有道理,收明器的时候,那些邪祟可能寄身于物体之上,但是经他赶走,烈日之下那些邪祟恐怕也存活不了几个了,想到这里,钟山才放下心來,

    马三眼此时为收到这么一个“宝贝”感到很兴奋,不由得唱了几句,将那死玉印放在柜台里一个不起眼的位置上,看似不起眼,但是那个方位却是很有讲究的,一般邪祟进门要么是寄托在明器里,那么便会直接接触柜台,所以定能感受到那玉印里面的怨灵的,

    放置好之后,马三眼又拿出一块黑布将那玉印放好,

    钟山问马三眼:“三伯,这东西可有名字呀,”

    马三眼摇摇头,"这东西其实并不少见,只是这么大的却是世间罕有了,真不知以前是出了多大的事,竟用这么大的死玉印才封这怨灵,但是我印象里曾经听人说过世间有这么一块,叫墨玉鬼印,不如给它也起名字好了,”

    钟山笑了笑,心道:你倒是会省懒劲儿,随便把别的名字按在这上面了,不过看这玉印块头这么大,也能承受得起这个称号了,

    钟山心里始终感觉这样下去总有一天会出问題,但是看马三眼那兴奋和信心十足的样子,便不再说什么,

    马三眼将店铺的门重新打开迎客,不一会儿,店里便进进出出好几拨人,有马三眼的老主顾,也有新朋友,來來往往,很是忙碌,钟山便和浆糊坐在后面静静地听着马三眼做生意,

    这个生意人的嘴果是利索,尤其马三眼这嘴,似乎能把活的说死,死的说活,他能顺口就给自己店里的每件东西加上一个典故,这样來光临的人便更有兴趣购买了,说是典故,其实不过是马三眼自己编出來的小故事,连野史都算不上,纯粹便是信口开河,而这一套却往往能将那些來中国旅游的外国人以及不懂得人唬得一愣一愣的,

    钟山时不时在后面忍不住要笑出声儿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