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340】 清明当日

作品:《灵魂当铺

    听马三眼做生意一点儿都不乏味在他这里谈价的时间少的可怜更多的时候是听他那嘴一直不停地讲故事在里屋的钟山就像是听评书一样竟听得津津有味起來听到兴起之初还忍不住站起身來到外面看看他们在谈论哪件宝贝

    不知不觉这样的日子便过了将近一个礼拜白天钟山要么沒事的时候带着浆糊出去溜达一圈逐渐对附近的一些地方也有所了解了要么便是回到店里听马三眼做生意几天下來之后钟山发现这马三眼果真不是一般人物竟懂得非常多的典故而且自己也跟着他琢磨了一些生意经

    这生意经其实就是为人处世的方法同样的东西有的人能卖出去有的人卖不出去有的人能卖个高价还能让对方开开心心的走有的刚刚保本却还感觉自己吃了大亏似的这里面都是学问钟山在反思自己算是说话办事挺谨慎的了和这老油条一比自己简直就是个雏

    到了晚上钟山则和马三眼聊一聊以前的事要么便是分析那地图上的事儿经过几天的分析和对浆糊的观察马三眼得出一个结论:浆糊之所以能见鬼这也和他的家世有密切关系他的爷爷是彭道來奶奶是黄老太太这是何等厉害的人物?想当年他们的名号可是在江湖上想当当的更关键一点便是黄老太的父亲黄三爷此时可不简单虽然现在不知生死晚节不保和龙虎道人走到了一起但是他可是自学成才而且生下來后就将家人都克死了这样的人定不是一般人物他们的后代浆糊自然也不可能是寻常之辈至于为何如此之憨那便只能用他的祖辈违逆天道太多來解释了或许是祖辈泄露天机太多导致了五弊三缺

    钟山也想不出还有更好的解释而且马三眼这推论也很是合理

    至于钟山说起一次浆糊被僵尸咬了之后用不化珠将他救活之后他短暂了的失去了见鬼的能力后來又恢复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马三眼却是摇头说问題出在两点要么浆糊本身体质问題或许是当时体力恢复还不够或许便是那不化珠有某些作用只是这不化珠也另外用过却并沒有出现浆糊那种情况所以二人谁都不好解释

    一连几日下來浆糊对周边环境也很是适应了而钟山难得好好休息几日还能跟马三眼学习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所以时间过的很快最后浆糊也不用钟山带着他出去了只要给他点儿零花钱自己能买着零食回來

    马三眼也不在乎那点儿零钱动辄几百几千的挣几块钱在他眼里那算的着什么钟山倒是也落个轻松出去也是无聊便索性在家一直呆着跟着马三眼学习

    这时间过的很快转眼间清明便到了前一晚钟山独自坐在院子里抚摸着那只黑犬还一语不发似是很有心事

    马三眼看在眼里知道清明到了清明是祭奠家人的日子每年清明都要给先人烧些纸钱坟上修葺一下添些土什么的而钟山此时远在异地定是回不去了

    马三眼从自己屋里拿出一沓纸钱然后递给钟山钟山接过來朝着马三眼笑了笑“谢谢三伯”

    “明日给你父母他们烧一些喊着浆糊也给他的祖辈烧些虽然他父亲还健在但是他都这么大了也该学一些人事了”马三眼说道

    钟山点了点头

    马三眼继续说道:“明日清明你也应该知道又是鬼节了每年清明都有些邪祟不知道今年如何若是有问題你就帮我一起收拾了”

    钟山痛快应允

    二人又说了几句话便各自睡去第二天一大早钟山便喊着浆糊将那些纸钱烧了烧

    清明一天并沒有什么事直到傍晚的时候钟山对马三眼说道:"看來今年比较太平呀”

    马三眼摇了摇头“这可说不好离着半夜时间还早出事往往是快到半夜的时候那个时候鬼门关又要关上了有些鬼魂不愿意回去所以就在那个时候开始作祟”

    钟山白天的时候已和马三眼要了一些符纸画了一些符而马三眼又送给了钟山一枚法印钟山知道这法印和宝剑、符箓以及宝镜一样都是道家法器但是自己除了符和宝剑之外并未用过其他也都一直这样安全度过了而且自己也从未见父亲用过

    钟山把自己的疑惑告诉了马三眼马三眼说道:“你父亲沒用过并不代表你不需要他道术要比你强上不止多少倍而且你们有家传的藏魂瓶他更是用不着但是他年轻的时候可也是用过的只是随着道术的精进才逐渐放弃”

    钟山并不知道自己父亲年轻时候用过什么所以对马三眼的话只好听从然后将法印接过來谢过马三眼

    一直等到晚上9点多钟马三眼还沒有要关店门的意思钟山和浆糊给马三眼带了一些吃的回來三个人在店里草草吃了一些然后浆糊便回屋睡觉去了这几日浆糊可着实过了几天幸福日子每天起來就是吃玩困了便睡

    有诗云清明时节雨纷纷这一天的北京从一大早便开始阴天终于到了晚上开始在一声春雷中落下了今春第一场雨随着天色越來越晚这雨丝毫沒有减弱的趋势相反雷声却是一阵紧似一阵

    店里的闹钟时针指向十点马三眼和钟山静静地听着那钟摆发出的机械发条传出的嗒嗒声钟山对马三眼说道:“三伯每年清明前后这雷都这么多吗这雷是不是有些诡异”

    忽然间店门外急匆匆地跑进一个人來是个女人年纪大约六十多岁的样子联脸上表情很是焦急还在门外沒有进來的时候便开口喊道:“马三爷马三爷……”

    马三眼和钟山连忙从椅子上站了起來迎了上去

    “李大嫂你这是……”马三眼连忙问道

    來的女人名叫李月桂本地人有两个儿子只是都不在身边而且自己年轻就死了老伴儿子怕母亲寂寞正好生了孙子断了奶之后便交给母亲來带也算给母亲找点儿事做所以平时这李月桂对待孙子简直是含在口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摔着看的比自己的命都重要

    李月桂见马三眼就站在自己面前眼泪唰地一下就落了下來双膝一软跪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