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342】 作法寻踪

作品:《灵魂当铺

    钟山坐到沙发上,对马三眼说道:”三伯,下一步我们怎么办,"

    马三眼大屁股也往沙发上重重地一坐,叹了口气说:“这黑灯瞎火的,北京城又这么大,一点儿线索都沒有,怎么找呀,等等看吧,到明天白天再说,今晚做法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线索,”

    马三眼说着便从口袋里掏出一件小衣服,看似是小孩穿的,还是花布小褂,难怪中山见他口袋里鼓鼓囊囊的,原來是装了东西,但是他什么时候装的却并不知道,

    “这是李嫂孙子的衣服,孩子还小的时候我曾经见过,我本想问她要件现在穿的,但是怕再引起沒必要的恐慌,毕竟她的邻居和那警察在那,所以就顺手把这揣回來了,”马三眼说着将那衣服摊开,放在膝盖上,

    钟山知道一般若是小孩丢了魂,大人都会拿着孩子常穿的衣服到十字路口喊孩子的魂,那样能把孩子的魂喊回來,钟山问道:“三伯,您是想用这衣服來找孩子,”

    马三眼点点头,说是,然后便回自己睡觉的屋里拿來一些法器,然后直接在院子里布上了法台,钟山站在一旁护法,

    布置停当之后,马三眼便用一根竹竿将孩子的衣服撑起來,插在法台之上的一个巨大的香炉里面,此时小雨依旧淅淅沥沥地下着,很快便将衣服打湿,马三眼全然不顾,手持天罡剑,脚塌七星步,口中振振有词,肥胖的大脸此时表情很是严肃认真,全然沒有了之前那种奸诈猥琐之样,即使脸上那颗黑色带毛的大痦子,钟山也看着顺眼多了,

    咒语念过之后,马三眼用剑挑起几张灵符,然后在刺啦啦燃烧着的蜡烛上是的引燃,说也奇怪,那雨能将衣服打湿,却丝毫不能将火浇灭,那灵符在天罡剑上燃烧地正旺,马三眼举剑绕法台走了三遭,那燃烧的灵符在那衣服上一直晃着,

    忽然,支撑衣服的竹竿忽然在香炉里动了动,朝着一个方向歪了歪,钟山心中一喜,看來是有眉目了,

    马三眼并沒有就此停止,见衣服动了,口中是咒语念德愈加快了起來,脚下的步伐也更迅速,那衣服似乎有人往一边压似的,但是并沒有停止,一点点地朝东边的方向越歪越低,终于歪到一定程度,不再动弹,但是下面插着竹竿的香炉却在微微颤动,

    钟山知道这是那竹竿还想往下歪,但是被香炉卡着,所以动不了了,他见马三眼还未停止,想提醒他,但是,马三眼此时仍旧全神贯注地盯着那衣服,

    突然,那衣服竟冒起烟來,钟山还未來得及提醒马三眼,但见那衣服竟“腾”地一下冒起一道火光,既然燃烧起來,

    这可是湿着的衣服,看來刚刚马三眼是用道法将至阳之气注入这衣服当中了,自己暂时可沒这能力,看來今后要好好和他学习以提高自己的道法了,

    马三眼见那衣服燃着,便住了手,收了功法,将宝剑放到桌子上,重重地叹了口气,

    钟山知道那衣服燃烧的原因,是里面的至阳和至阴相交,发生激烈的反应引起的,不由得对马三眼说道:“三伯,有眉目了,”

    马三眼抹了下额上的汗珠,然后点点头,然后开始将法台上的东西收拾起來,然后到了回到屋里,钟山跟了进去,

    马三眼点着了一根烟,猛地抽了几口,说道:“这孩子……唉,这孩子完了,”

    钟山愣了一下,他知道马三眼嘴里说的这个“完”字是什么意思,那就是孩子此时已死了,

    “三伯,尸体能找到不,”钟山问,

    “只知道在东边方向,具体有多远却不好说,不过应该不会太远,不然我也不能感知到,”马三眼摇摇头说道,

    钟山不再说话,孩子若是还活着,那赶紧去找还有希望,此时孩子已死,若是贸然去找,那可能还会引火上身,此事还是从头计议的好,

    马三眼将烟叼在嘴里狠狠吸了几口,然后摁灭,对钟山说道:“那东西到底是什么呢,为什么要害这个孩子,明天咱们还得赶紧了解一下这孩子的生辰八字,再问问最近有沒有发生其他奇怪的事,”

    钟山点头,表示赞同,

    钟山见时间已很不早,便告辞,回自己屋里睡去,

    第二天一大早,马三眼便将钟山喊起來,钟山又将浆糊摇醒,三个人匆匆洗漱一番便朝着李月桂家走去,

    清晨的北京很是安静,刚刚下过月,路边的树上绿叶萌发,一派生机,空气里弥漫清香的泥土味,但是钟山三人沒有心思欣赏这雨后早晨的北京,

    路过早点摊儿,三人匆匆吃了几口,接着往李月桂家中赶,等到了才发现,李月桂正在床上抹着泪,一旁桌子上放着一碗面,荷包着两个鸡蛋,但是显然,她一筷子都沒动,

    昨晚连个照顾她的邻居见马三眼他们过來,连忙起身打招呼,

    马三眼和她们寒暄两句之后,便坐到床上问道:“嫂子,你也别难过了……”马三眼此时虽然知道孩子死了,但是考虑到她的身体,还不能告诉她,所以停顿了一下又问,“通知孩子们了吗,”

    李月桂抹着泪点点头,“通知了,等孩子们回來我也就不活了,我还有什么脸活在这世上……”李月桂沒有说完便又呜呜哭了起來,

    马三眼连忙抚了下李月桂的肩膀,说道:“这说的什么话呢,谁也不希望孩子丢了不是,您也别难过,孩子丢了谁都着急,我现在过來就是要问你几个问題,帮着看看对找孩子有沒有帮助,”

    李月桂连忙用袖子抹了抹眼睛,“三爷,我知道您的本事,您一定可得帮我找到孩子呀,您要问什么尽管问,我一定都告诉您,”

    马三眼看了看此时正瞅着自己的那两个邻居,然后问李月桂:“我想知道孩子的生辰八字,”

    李月桂便连忙跳下床,鞋子都顾不得穿,光着脚便去翻抽屉,片刻之后才找出一张红纸包,李月桂手哆哆嗦嗦地将那红包打开,里面一张白纸赫然显露出來,上面赫然记着一组年月日时辰,

    “这是孩子的,”李月桂将那纸递给马三眼,说道,

    马三眼看了看,然后递给钟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