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345】 一路向东

作品:《灵魂当铺

    马三眼颔首一笑说道:“你们哥俩儿这见面方式挺有趣儿也好正好借这个机会让我看看你们现在的道法如何这道法不一定是指的你们的法术有多强而是你们运用的是否灵活这样吧正好目前也有一个难題我交给你们二人去办中间你们用任何方式都可以互相不要干涉看谁能把这问題快速解决便算谁赢如何”

    钟山和马龙飞异口同声地答应了

    马三眼见二人同意便将刚刚李月桂丢失孩子的事又对马龙飞说了一遍此时他和钟山二人掌握的信息可谓是一样的

    马三眼说罢接着又说:“这孩子父亲和叔叔今天上午就能回來找咱们你们二人可以各自带人带什么人自己决定用什么手段那靠你们自己的本事反正只要把孩子找到找到凶手就算谁赢”

    钟山和马龙飞都纷纷表示同意

    谈话间时间已到了上午十点多钟李月桂的两个儿子儿媳妇也都由李月桂带着來到了店里

    李月桂两个儿子大儿子叫冯国辉二儿子叫冯国强

    见面说过基本情况之后马三眼便对他们说道:“现在事情已有些眉目只能知道孩子的大体位置但是具体在什么地方并不知道所以我让我儿子和侄子他们帮着一起去找你们既然能找到我那便是信我的我可以实话告诉你们这孩子很有可能不是被人带走的”说着便把钟山和马龙飞、浆糊给他们介绍了一下

    李月桂和儿子儿媳妇听罢忙焦急地问:“那是什么带走的”

    马三眼摇了摇头

    李月桂一家不由得神色沮丧落寞

    马三眼说道:“这孩子生辰你们以前可曾算过”

    冯国辉忙说:“我是政府的公务员是不信这些东西的但是孩子的生辰八字给过我母亲所以她算过”

    李月桂也忙说是

    “那算命的时候就沒有说什么”马三眼问

    “说了还孩子是阴命阴年阴月阴时出生的这样的孩子聪明机灵”李月桂说

    马三眼点头称是接着问:“沒有别的了”

    “还有……还有说这孩子最好不要碰水若是遇水就容易出问題过了12岁就沒事了所以我一直不敢带孩子去水边玩,就生怕这孩子有点儿啥事儿”李月桂接着说

    马三眼看了看马龙飞和钟山“那算命人说的对呀可惜还是防不胜防”

    李月桂一家不知道马三眼这话什么意思但是钟山和马龙飞却顿时明白过來

    马龙飞率先说道:“这样吧咱们事不宜迟赶紧去找孩子”

    大家表示同意李月桂被马三眼拦住了“这事就让他们男人去女人在家里好好等着就行了然后将老二的媳妇喊到里面院子里低声说了一会儿出來后老二媳妇儿眼睛通红却帮着一起将婆婆和大嫂一起带回家里

    由于钟山本就已收拾停当马龙飞又是从外面刚回來所以都不需准备直接二人分头行动钟山带着浆糊、冯国强马龙飞带着冯国辉至于两兄弟问为何分开他们给出的解释是分头行动找到的几率更大一些

    钟山他们当然不可能打赌比赛的事说出來不然人家岂不是急了拿找自己的孩子比赛这是什么事

    过市场几个人又纷纷买了些吃的时间紧任务重恐怕是沒有时间吃午饭了这个时候钟山才发现马龙飞骑着一辆侉子

    这玩意儿钟山和浆糊曾经在老家那边部队上见过自己也梦想某一天能有一辆这车骑上一定很是拉风此番见到马龙飞年纪轻轻和自己一般年纪竟已骑上侉子心里不由得一阵羡慕当然羡慕归羡慕以马龙飞现在这态度一定不会让自己上车的而自己也得长点儿骨气绝对不能上车而且还要赢了他

    马龙飞带着冯国辉疾驰而去钟山正在发愁应该如何去的时候冯国强说道:“咱们也有车因为着急回來我把单位上的车借了过來”说着便指了指一旁不远处停着的绿色吉普

    钟山心里一喜这吉普自己曾经坐过一次这都是当官的才能有的待遇想不到今日还能尝尝这官爷的滋味浆糊更是喜出望外“他们有侉子咱们有吉普比他们还高级”

    三人上了车启动冯国强问道:“钟兄弟去哪里”

    “一直往东走”钟山说道然后不再说话而是心里在盘算着大约距离昨天马三眼作法的时候自己就守在一侧那孩子衣服燃烧的时候钟山更是看在眼里知道那距离说远不是太远但是要说近估计也得出了北京

    车一直往东开

    冯国强几次想跟钟山说话见他一直眼睛瞅着见面似乎在思考问題便沒好打扰直到二十多分钟之后他终于忍不住了

    “钟兄弟咱们就这样一直开下去开到什么地方呀这车也得加油若是出了市都不好加油了”冯国强说道

    钟山眼睛一直瞅着前面片刻之后才说:“走到有河或者池塘的地方总是要有水”

    冯国强不解地问道:“为什么要找有水的地方要说找水那还不简单公园里护城河里可都有的何必非要一直朝东走呢”

    钟山说道:“孩子的方向在东边而且距离沒有这么近的并且那水里一定要有淤泥若不是砂石”

    冯国强点了点头虽然还不了解钟山的意图但是既然马三眼让他带着自己出來寻找那便一定是有道理的先好好开车怎么能快点找到孩子此时孩子还不知是死是活早点儿找到早点儿安心

    眼看着车马上要开出北京城眼前的建筑也逐渐少了起來冯国强给车加了一次油然后三个人在车上将买的吃的随便垫巴了一些继续上路直到下午两点多钟车在和河北交界的一条河前停了下來

    “钟兄弟前面便是一条河”冯国强说道

    钟山看了看然后从车上跳了下來径直朝河边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