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348】 河底现异

作品:《灵魂当铺

    钟山适应了一下那冰凉的水之后,便捏住鼻子钻了进去,

    马龙飞、浆糊等人在上面,心都提起了半截,

    钟山进了水里,试着睁开眼睛,可是眼前一片黄暗,这河里的水并不十分清澈,钟山抬头能看到外面透过水面照进來的光,但是往远处看则是什么都看不到,只能看到眼前一米多远的距离,

    片刻之后,钟山从水里冒了出來,一手抓住绳子,一手使劲抹了抹脸上的水,

    冯国强忙问有什么发现沒有,钟山摇了摇头,

    “这水不干净,看不太远,但是并不深,好像也就有三米左右的深度,我再往旁边看看去,”钟山说完又深吸一口气重新钻进水里,

    钟山这回进水的位置离刚才有三四米的距离,他并不想走远,因为那些鸭鹅就是在这个位置受惊的,所以此地最可能是问題所在,

    钟山双脚踩在水底,那里都是淤泥,不知有多少年沒有人清理这个河道了,他不敢走动太快,以防将那河底淤泥趟起來,水会变得更加浑浊,即便如此,钟山仍然感觉眼前的的视线再次愈加模糊起來,

    钟山心干脆一横,既然怎么都看不清了,那索性就闭眼了,只凭着手摸脚碰,或许是心理作用,钟山感觉感觉这次在水下憋的时间比刚才那次长,

    忽然,钟山一脚踏空,身体猛地往前一拥,身体顿时不稳,眼看就要倒下,钟山双手猛地连忙往下拨水,身体才算是沒有继续往下沉去,钻出水面,钟山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马龙飞率先发现了异常,见钟山冒出头來忙问:“出什么事了,”

    钟山往前游了几下,到了岸边,抓牢绳子,却并沒有上岸,此时适应了水里的温度,若是一旦露出水面,被风一吹,那滋味可不好受,

    钟山说道:“这里面有个大坑,别的地方都还算平坦,但是我走着走着忽然感觉一脚踏空,差点儿沒进去,”

    马龙飞虽知道这是京杭运河,但是这河里是什么情况却并不知道,对于钟山的这一发现也并沒有推测,倒是冯国强说道:“这河据说很多年沒有人清理过了,钟兄弟你可得当心一些,”

    钟山点点头,

    钟山心想,这样下去不是个办法,自己在水里待的时间太短,由于水冷,加之自己并沒有太多下水的经验,所以并不能憋较长时间的气,水下又看不到东西,这样下去,排除危险在外,每次下水并不能有多大的收获,

    想到这里,钟山对岸上的浆糊喊道:“浆糊,你给我折一根木棍过來,要稍微粗一些,直一些的,”

    浆糊应声爬到树上,随手折了一根,然后将枝孽弄掉,递给钟山,“钟叔,你要这个干吗,”

    “有它,我就可以往前探着找东西了,这挺平坦的河底竟有这么一个深坑,可不知道里面有什么东西,还是当心为妙,”钟山扬了扬手里的木棍说道,

    此时的钟山休息已休息过來,喘息均匀,便对大家继续说道:“你们一会儿盯着我点儿,若是看到异常,就赶紧拉绳子,我隐隐感觉这回下去会有所发现,”

    “那什么叫异常情况,”浆糊追问,

    钟山竟不知如何回答,的确,啥叫异常,便是自己在水里遇到特殊危险情况了,但岸上的他们能否看得出來呢,这还是个问題,

    马龙飞一旁说道:“你就下吧,上面我看着,”

    钟山点点头,便深吸一口气潜入水中,他估计着刚才的距离,脚下也是小心翼翼,加之此时有那根木棍探路,很快便找到那个河底大坑之处,

    他小心翼翼地慢慢滑入坑内,顿时感觉一阵冰凉从脚底直接窜到头顶,水越深越冷,钟山咬着牙,继续往下走着,走了几步之后,忽然感觉脚下不在那么滑,原本踩在淤泥上那软塌塌的感觉忽然换成了一种脚踏实地,他纳闷地往下探了探,竟感觉下面似有层层台阶,

    这是怎么回事?此时的钟山心里万般疑惑,但是好奇心驱使着他继续一步一步地往下走着,只感觉双腿越來越凉,渐乎麻木,钟山内心开始纠结,要不要继续下潜,刚才自己走了这一段距离,差不多得有个十來米的距离,保守估计这坑到这里不到十米深,七八米也是有的,这已是有两层楼的高度,

    正在这犹豫之间,钟山忽感觉脚下的水突然涌动了一下,

    钟山本能地往上后退了几步,由于走得急,脚下的淤泥杂质全被趟动起來,水流从脸上划过,钟山能感到那些东西摩挲着自己的脸和身上,

    钟山犹豫了一下,不能再在水下待着了,看现在这样子,单靠自己这样一点一点的摸索,进展实在太慢,但此时,自己还能憋气,又不想白白浪费这次机会,索性再往下探探,外面不是还有浆糊、马龙飞他们吗,真要有问題,相信他们也会很快把自己拉出去的,

    短暂的纠结之后,钟山迈开脚步,朝那坑里继续走去,走了几步,钟山预想的那股可能再次出现的暗流却并沒有出现,他容不得去想,继续下行,坑里的水冰凉刺骨,他的腿开始重新变的麻木,而他蹲下身体,手里的棍朝下前方探了探,仍旧沒有任何障碍,

    不能再下去了,现在下了这么深还不见底,而自己也几乎憋不住了,便将手里的木棍朝头顶上一丢,自己也跟着使劲一蹬脚下的台阶,身体顿时往上涌去,

    马龙飞等人见木棍突然飘上來,顿时一急,连忙拽拉那绳子,钟山也被他们快速拉了出來,到了岸边,

    马龙飞伸出胳膊,将钟山拉上岸,浆糊也连忙将衣服递给钟山,

    钟山一边穿着衣服一边说:“这里一定有问題,下面那么深的坑,我走了很深都不能碰到底,单靠憋气看來是很难到底的,”

    马龙飞说道:“这事交给我去办,我认识几个朋友,让他们给弄两套潜水设备不成问題,”

    马龙飞见钟山依旧在哆哆嗦嗦地在地上不停地踱着步子,便无意识地朝地上看去,见他还光着脚,便忙催促他将鞋子穿上,

    “洗洗脚,”钟山说道,因为脚上都是泥,所以钟山不便直接穿鞋,此时经马龙飞提醒,也朝自己的脚看了看,

    忽然,钟山愣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