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351】 潜水入河

作品:《灵魂当铺

    白哥儿见马龙飞说的简单,便也不再问,

    几个人开始又闲聊了片刻,不外乎是黑白兄弟这里的生意和马龙飞的见闻,

    通过闲聊,钟山发现,原來这黑白兄弟貌似很不起眼,但却是在道上很有名气的两个人,什么道?盗墓的,这兄弟二人专门给那些人准备所需物品,也不知道他们有什么门路,但是弄的东西都是相当专业,

    而马龙飞也时不时地干上一票这个,所以和这兄弟二人很是熟悉,

    钟山心道:我说马三眼看到那墨玉鬼印是爱不释手呢,原來自己儿子就去专挖人家的墓地,可是这道家之人讲究不可以做那伤天害理之事,他们难道不怕天谴,

    钟山想不明白此事,但是既然人家这么做,自己也无权干涉,索性暂不去想罢了,

    门外的光线越來越暗,钟山的内心也越來越着急,渐渐开始坐不住,时不时地走到门口看看,

    夕阳西下,门口的槐树朝东拖出很长的一道影子,一直延伸到马路对过,

    钟山终于按捺不住,走回屋里问白哥儿,“不知道黑哥儿什么时候能回來呀,”

    白哥儿笑了笑,沒有说话,

    马龙飞在一旁说道:“别急,这些东西两位兄弟得现置办,而且要求很高,急不得,”

    钟山只好压下性子,坐下來继续等,

    天色越來越暗,门外的可见度已是很低,屋里电灯显得更亮了一些,

    忽然,远处传來嘟嘟的摩托声,马龙飞对自己的侉子声音很是熟悉,站起來说道:“回來了,”

    钟山便连忙往门外走,只见远处一盏刺眼的灯光伴随着嘟嘟的声朝这边过來,眨眼间便到了跟前,

    停车,熄火,黑哥儿从车上跨腿下來,然后将车钥匙丢给马龙飞,“都准备好了,”

    黑哥儿说完便钻进屋里,拿出烟点着猛吸几口,

    马龙飞从衣服里掏出一沓钱,丢给黑哥儿,“够不够,”

    黑哥儿扫了一眼,笑着说道:“飞哥一向这么大方,剩下的我可留着喝酒了,”

    马龙飞哈哈一笑,“改天有空了一起喝点儿,”说罢,便走到侉子旁,手在侉子里鼓捣了一会儿,

    马龙飞虽是信得过这黑白兄弟,但是毕竟这所需物资很是重要,容不得马虎大意,还是检查一便的好,他原本和他们要的是双份,此时经检查之后发现,这黑哥儿很够意思,竟然弄了三套,

    钟山也凑过去看了看,东西准备的果真不少,而且看着很是高端的样子,

    马龙飞上了车,拧动钥匙,然后示意浆糊和钟山上车,

    浆糊一脸难色,嘀咕道:“这可怎么坐呀,”

    钟山知道浆糊是被颠怕了,所以收拾了一下那侉子,自己做了进去,怀里抱着三个氧气筒,浆糊便坐到了马龙飞后面,打过招呼之后,侉子便疾驰开來,

    车一边疾驰,钟山一边大声问马龙飞:“我们现在回去,”

    马龙飞大声回应道:“又冷又饿,还不得死在里面呀,先找地儿吃点儿东西,”说着,车一拐弯,朝着一幢二层小楼驶去,

    片刻之后,车便停到了那楼下,从里面走出一个妇女,穿着的确良的花布衫,笑着说道:“好多天沒见到你了,”

    马龙飞下了车,笑着说:“事儿多,嫂子,准备三大碗羊肉面,多多地切羊肉,两瓶牛栏山,”说罢,钟山和浆糊也都下了车,马龙飞便赶紧将那些东西盖住,然后进了屋里,

    三人快速吃完,又喝了一些酒,浑身暖意顿时从脚底升到头顶,告别老板娘之后,马龙飞蹬着侉子,三个人在夜色里奔赴目的地,

    阳春三月,其实指的是农历,按照公历來讲,此时已入了四月,白天温度还算舒服,但是到了晚上,昼夜温差还是有些大的,也多亏了三个人吃了羊肉喝了白酒,浑身暖暖的,倒也不觉什么,

    当重新了到了运河河堤一旁的时候,月亮已挂在柳树梢上,有诗云: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此时万般寂籁,说不出的宁静,远处偶然能听到几声犬吠,偶有男女在村里说话的声音,

    三个人从车里将装备都拾掇出來,

    钟山一边收拾,一边忍不住低声赞叹,“这真够专业的哈,这玩意儿碰都沒碰过,”钟山指着那个氧气筒说道,

    马龙飞点点头,便从钟山手里接过來,交给二人如何用这些东西,

    收拾完毕,马龙飞便从那树后來重新将绳子扯出來,拴在树干之上,固定好,

    “浆糊,我俩下水,你在外面看好咱的东西,这些设备可值不少钱,丢了就麻烦了,最关键看好我俩,以作接应,若是都下去,万一出点儿什么事,死了都沒人知道咱们是谁,”马龙飞说道,

    钟山很是赞同马龙飞这句话,心中暗道,这马龙飞也算是比较心细的一个人,

    浆糊本就不想下水,自从小时候下河游泳呛了几口水,从那之后对水就有种莫名的恐惧感,马龙飞此言一出,正合他意,便连忙答道:“行,你们放心下去吧,外面包给我就行了,我一定好好的看住咱们的东西,”

    钟山和马龙飞在岸上脱了衣服,热了热身,马龙飞在前,钟山在后,都穿上潜水设备跳下河去,除了身上背着的氧气筒,二人人手还各自拿着一个防水手电和匕首,

    进了水里,钟山开始走到前面,比较顺利地的走到了那个深坑旁边,由于有潜水镜和手电的帮助,二人的视线要比白天好上一些,看得距离稍远,

    钟山冲着马龙飞打了一个手势,然后率先沿着那台阶往下走去,

    那台阶好像是大青砖铺就,和一般的石阶不一样,上面堆满了一层黑青色的淤泥,走到上面滑滑的,每走一步,二人都倍加小心,而且钟山已提前说过,自己曾感到下潜到一定深度之后,遇到过一种暗流,所以此时二人低着头,也在随时注意着那种情况的发生,

    钟山暗暗兴奋,这有了氧气筒,终于不用憋气,太舒服了,眼睛也不再被脏水弄得难受,只是这水的确凉得很,即使喝了酒,身体遇到这冷水,才全都给折中了,但还是起了很大作用,最起码自己的腿脚并沒有被冻麻,这或许也和穿的潜水服有关系,

    忽然间,一阵闷响传來,钟山听出声音发自身后,便连忙转身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