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352】 水底巨缸

作品:《灵魂当铺

    钟山精神本就紧张,此时一听到异声,自是心中猛跳,待回头看的时候,却见马龙飞手持手电,低头正往脚下看着,

    由于不能张嘴说话,钟山只能打着手势,

    马龙飞摇摇头,示意沒事,目光却沒有离开脚下,

    钟山心道,莫非也遇到自己所遇的那股暗流了,可是定睛看去,却并未发现什么,

    马龙飞此时也抬起头來,钟山看不出他的表情,但是通过他此时的状态,能干感觉到他一定是受到了惊吓,

    钟山手势朝下指了指,示意要不要继续往下走,马龙飞示意,二人又往下走了几步,钟山的肩膀便被马龙飞按住了,这次由于钟山是侧身下行的,所以能看到马龙飞又停了下來,

    马龙飞此时弯下腰,拿着手电筒先是朝那台阶照了一番,用刀柄在头上擦了擦,接着伸出匕首,在那铺满青绿色淤泥的砖石上刮了刮,水顿时又浑浊起來,

    钟山疑惑地看着马龙飞,知道他此举定是发现了什么异常,便也注目看去,

    马龙飞将那青砖台阶上的淤泥刮掉之后,整块砖便显露出來,然后他又将匕首往那缝隙里横插,匕首竟毫无阻力完全插了进去,随之而來的还有一串串气泡冒了出來,

    二人皆是一愣,有气泡便说明这砖里面是空的,最起码有空气存在,而此处在水里是泡了这么多年,不可能还能残存气泡的,

    莫非里面是空的,钟山心中暗道,

    马龙飞也是一脸诧异,此时他和钟山的想法是一致的,

    二人都开始俯下身子,试图一看究竟,而马龙飞用匕首将那青砖努力起了下來,顿时咕噜噜一真更密集的气泡冒了出來,二人能明显地看到身边的水流正沿着那个缺口涌了进去,

    马龙飞先是一愣,钟山见状,连忙将那青砖从他手里拿过來重新塞了回去,气泡这才渐渐消失,

    钟山示意马龙飞,这里面定是有一定的空间,可是这空间里到底是什么呢,谁也不知道,二人四目相视一下,然后继续朝下走去,此时找到孩子,才是正事,

    钟山渐渐感觉身体里的热量在以可以感觉到的速度快速地被周围冷水所侵夺,浑身冻得直打哆嗦,由于不能张嘴,也便只能忍受着,回头看马龙飞,他也好不到哪去,脸色在水里经手电筒一照,显得青惨,

    钟山看到马龙飞这个样子,就知道自己现在的模样也不好看,不禁摇摇头,这可得抓紧时间了,往下走了这很大一会儿,也不知道走了多远的距离,更不知道这坑有多深,心中不由得开始暗暗生急,

    忽然,钟山发现前面恍惚间于有个黑色的影子,不由得心中一喜:莫非到底了,先到这里,脚下连忙加快了几步,

    刚才的黑影已是越來越清晰,钟山在防水电的帮助下看得愈加清晰,他愣住了,眼前赫然摆放着一个巨大的水缸,高约一米半左右,直径大约也是这个样子,缸体通身呈青泥色,说是水缸,但是却有盖子,盖子为八楞结构,四周低,中间略高,那八条棱一直汇聚到缸盖的中间凸出的纽上,而那纽上刻着一个非常熟悉图案,,八卦,

    马龙飞此时也愣住了,片刻过后,伸手轻拍了一下钟山,

    钟山的身体猛地动了一下,由于刚才看得入神,被马龙飞一碰,还以为遇到什么危险,待回头看到马龙飞,方才放心,然后指了指这水缸,比划了一下,意思是这里为什么会有这么一个东西,该不是河里这坑挖这么深,单纯是为了放置一个水缸吧,

    二人在水里交流的非常费劲,钟山并沒有学过手语,和马龙飞交流纯粹是连比划带猜,而马龙飞更累,也就是因为在水里,不然早已是满头大汗,

    交流之后,二人最终都落在一个问題上:这个水缸要不要打开,

    一番纠结之后,钟山先是摸了摸那缸身,只觉得滑腻无比,那上面的青泥也顿时随着掉落了一些,露出了一些黑色,钟山断定这缸原本便是黑色的,试着去掀动缸盖,却发现那盖子盖的异常结实,以自己的力量根本无法打开,钟山疑惑地盯着那水缸看着,马龙飞从后面将钟山轻轻一推,自己走到了水缸前面,冲着钟山竖起食指摇了摇,似乎在说,你不行,还是看我的,但是结果和钟山一样,那水缸缸盖纹丝未动,

    钟山举起手电朝着水缸底下看去,只见缸身之上竟有隐进去的一个兽耳环扣,由于这环扣是在缸身里面,加之上面附着一层青泥,不仔细看很难发现,钟山连忙围着缸身转了一圈,发现这环扣竟有四个,不禁心里一喜,心道:既然在水里弄不开,那弄到外面打开便是了,

    马龙飞也发现了这兽耳环扣,两个人一番比划之后,意见便达成一致,马龙飞比钟山胆子更大一些,率先将手伸进那环扣里,自己在这边,钟山在另一侧,二人一起发力,那水缸只是轻微动了动,连地面都沒有离开分毫,

    由于那兽耳环扣本就不大,二人只能将三根手指塞进去,加之那环扣里都是青泥,所以并不能完全发力,发力之后,钟山和马龙飞都捏着手指努力揉着,刚才那一下自然弄得很疼,

    钟山看着马龙飞,无奈地摇了摇头,忽然,他的目光停住了,

    马龙飞盯着钟山的眼睛,发现他的目光正看着自己的腰部,连忙看了看,并未发现什么异样,再看,方知目光在自己后面,慌忙转身,却见身后竟隐藏着一个一米多高的是石门,

    石门之上也是铺满青泥,所以若不仔细看,还真是难以发现,

    马龙飞犹豫了一下,然后用匕首轻轻地在那石门之上刮了几下,睡着青泥的掉落,一小片图案率先显露出來,

    钟山见状,忙走过去举起匕首将剩余的部分挂掉,此时,二人惊呆了,

    这石门并不大,若是打开的话,也只能容一个不是很胖的人勉强努力弯腰通过,而石门之上却雕刻着一只神兽,似龙非龙,周身有祥云围绕,马龙飞心里奇怪,莫非这是一座古墓,这和自己平时见到的倒是有几分相似,但是若说是古墓,为何要建在运河里面,运河开凿一千几百年,这墓莫非有这么长的时间了,

    钟山也在奇怪,此刻他眼睛一直盯着门上的石兽,怎么看怎么觉得奇怪,片刻之后,他忽然明白过來,原來那石兽的眼睛是闭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