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353】 浆糊神力

作品:《灵魂当铺

    钟山碰了碰马龙飞,指着那石门上怪兽,

    马龙飞也是一愣,然后用奇怪的眼神看了看钟山,不过他并沒有多说话,而是试着推了推那门,

    门纹丝未动,钟山也走过去,在门上摸索了一会儿,甚至根据自己的经验和推测在那闭着的兽眼之上按了按,门依旧如初,

    钟山和马龙飞都纳闷了,但是片刻之后,马龙飞忽然示意钟山回去,钟山不解其意,疑惑地看着马龙飞,但是脚步却随着往回退去,

    这回钟山在前,马龙飞再后,片刻之后二人便回到了水面之上,浆糊将二人先后拉上岸,问道:“怎么样,有什么发现,”

    钟山大口地喘着粗气,带着氧气筒虽然可以让自己在水下呼吸,但是用鼻子舒舒服服呼吸的感觉那是水里所不能体会的,尤其是钟山这种第一次带着设备的人,

    喘息片刻,钟山指着水里对浆糊说道:“水里有个大水缸,挺奇怪的,我们还看到了别的奇怪东西,”

    钟山说这话的时候,眼睛先向四处瞟了瞟,见周围并沒有什么人,方才说起,

    浆糊刚要问,便被钟山拦住了,“现在什么也不用问,先商量下怎么办,”

    钟山感觉能说话的感觉真好,

    马龙飞说道:“我认为咱们应该先把那水缸打捞上來研究一下,至于那个石门为什么打不开,咱们还得想办法,不知道你还记得那图案不,”

    钟山默默点头表示赞同,“记得,那图咱们有必要好好研究一下,”

    马龙飞示意浆糊将绳子递过來,

    这绳子和最开始用的麻绳并不相同,而是用特殊材质制作而成,比那麻绳要细上好几倍,只有女孩的小拇指粗细,而韧性却是麻绳的数倍,它所能承载的重量可达几吨之重,这是黑白兄弟特意给马龙飞准备的,这也是他们常用的工具之一,

    马龙飞接过那绳子,然后说道:“咱俩重新下去,将那水缸弄上來,”

    钟山只要重新穿戴好设备,噗通一声重新钻进水里,

    二人重新回到坑里,将绳子挽扣,系于四角内陷兽耳环扣当中,马龙飞试了试,很是稳妥,便相互做了一个手势,然后相继扯着绳子回到坑上,有了这绳子,那这水缸便应该好搬运多了,

    钟山和马龙飞使出全身力气扯拽着手里的绳子,却感觉那水缸如千斤一般,纵使二人使出浑身解数,那水缸依然沒有如愿被提了上來,

    二人由于用力过度,此时只得赶紧冒出水面去大口喘气,

    浆糊在岸上很是无聊,由于不能打开手电,生怕引到别人过來,所以自己只能折了一根柳枝在地上画着什么,马龙飞见浆糊如此清闲,忽然想到,若是家他一个呢,那水缸会不会能被提出來,但转念一想,即使两个人使劲,那水缸也基本是纹丝未动,加一个人又能如何,

    钟山见马龙飞盯着浆糊发呆,顿时明白过什么意思,便开口对浆糊说道:“浆糊,你把那套设备穿上也下來,咱们三个人一起动手,”

    浆糊应声站了起來,笨拙地将那设备穿在身上,他本不想下水,可是见钟山和马龙飞用的如此熟练,自己心里也开始痒痒,此时听钟山说这话,正是应了自己的心思,便爽快答应了,

    马龙飞见浆糊答应,并未阻拦,或许会有奇迹呢,对浆糊又重新说了一下注意事项,浆糊试了试,便也跳进水里,

    马龙飞心里一直在嘀咕,这浆糊虽然长的人高马大,但是论力气,即使很大,恐怕也比自己强不了多少,所以并未抱有太大希望,

    三个人商量之后便一起走到那坑的上面,钟山做了一个手势之后,三个人一起使劲儿,奇怪的事情发生了,那水缸竟慢慢地被提了起來,

    马龙飞心里很是诧异,钟山和浆糊却是兴奋不已,待那水缸提出那深坑之后,浆糊不容分说,竟然抱住那缸肚子,一使劲儿,水缸已在浆糊怀里,

    浆糊抱着水缸一步步朝岸边走去,剩下一脸诧异的马龙飞,此时的他全然忘记了走动,眼睛直直地看着浆糊,

    钟山拽了马龙飞一把,然后示意上岸,他此时方才醒悟过來,连忙游到岸上,

    浆糊抱着那水缸似乎并不是很费劲,以至于这让马龙飞感觉刚才在水底发生的事情并不是真实的,上岸之后,马龙飞脱下潜水设备之后第一件事便是学着浆糊的样子抱住水缸,可是任其脸憋的通红,那水缸依旧纹丝未动,

    “怪了,怪了,”马龙飞嘴里开始嘀咕,

    钟山知道马龙飞这话的意思,不外乎为何浆糊能如此轻松地搬动那水缸,说实话,浆糊力大无比,钟山是知道的,所以这小子平时饭量惊人,但是在水底的时候,自己和马龙飞可是二人合力,那力量不该比浆糊小吧,而且水里有浮力,两个人的力量沒理由比不过浆糊一个人,所以钟山心里也在纳闷,但是兴奋更占了上风,马龙飞似乎一直看不起自己和浆糊,尤其是浆糊,此时浆糊神力发威,镇一镇马龙飞也是很好的,

    钟山走到马龙飞身边,低声说道:“浆糊可是神力,你和他比,估计还是有些悬殊的,”

    马龙飞半信半疑地笑了笑,他记得在水底的时候,那水缸缸盖是揭不开的,或许是由于水的压力的原因,此时既已弄上岸,整个水缸抱不动,那揭开个缸盖子总是可以的吧,想到这里,马龙飞的手抓住了那盖子上的凸纽,

    钟山看着马龙飞额上青筋凸起,脸憋的通红,那盖子却也是纹丝不动,不由得心中疑虑重重,这水缸本就诡异,此时更觉诡异了几分,不由得走到前面,仔细观察起那盖子來,

    马龙飞开口说道:“这是怎么回事呢,你试试?”

    钟山试了试,那盖子仍然未动,不由得对浆糊说:“嗨,不信那个邪了,浆糊,你來试试,”

    浆糊手里啐了几口唾沫,只是抓起凸纽,就要发力,忽然,手被钟山按住了,

    马龙飞和浆糊都诧异地看着钟山,不知道他为何突然制止,

    钟山指了指那水缸说道:“别忘记了我们初衷是什么,这里面若是有什么东西呢,若是打开,有危险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