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363】 看谁咬谁

作品:《灵魂当铺

    刚刚开始的时候,浆糊只感觉指尖微冷,一股寒意通过指尖直达心窝,让他不由得打了一个冷战,此时这孩子身上的温度似乎比昨晚还高冷上一些,浆糊下意识地往回缩了缩,另一只手揉了揉被冻得冰凉的手指头,

    浆糊本不想再试,可见那蓝光却是愈发闪亮,好奇心顿时又升起,手又不自觉地开始在那上面画去,这回温度要比刚才高了一些,他的手指已是完全可以接受,

    当浆糊将后背上的符文描完之后,又不由自主地将孩子四肢上的符文描完,仿佛冥冥中有一种力量趋势着自己一样,他转到了孩子正面,此时和那孩子面对面呆着,

    浆糊一边描,一边笑着说道:“你这小孩也真有意思,好好的,身上还冒蓝光,我这么摸你,你也不痒痒吗,”

    孩子当然不可能说话,浆糊低头看了看自己手指,见碰触那符文的指尖竟然隐隐冒着一丝蓝光,他本以为是沾染了蓝色,便使劲在身上擦了擦,这才发现那蓝并不是在外面染上的,更像是已深入皮肤里面一般,

    浆糊很是惊讶,却毫无畏惧,若是钟山等人见到这番情景,恐怕早就住手了,而此时的浆糊却是感觉既新奇又好玩,便伸出手去,继续在尸变的孩童身上描画着,

    越往后面,那种趋势浆糊继续描画下去的力量越是强大,他几乎是一口气将那孩子胸前的符文描完的,

    浆糊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指,发现那蓝色越來越明显,已和孩子身上的差不许多,不由得诧异地坐到地上,盯着手指看了起來,却全然忘记了对面这小僵尸是不能被太阳曝晒的,

    片刻过后,钟山渐渐感觉精神不佳,脑袋开始迷糊,眼皮渐渐打架,浆糊抬头看了看太阳,此时已是日上三竿,浆糊眯着眼,只感觉这太阳此时竟不知何时变成了蓝色,虽然温度照射到身上依旧暖暖的,可是那太阳光却很是诡异,蓝色的太阳,长这么大还是头一次遇到,

    浆糊迷糊着脑袋,心想:这莫非就是传说中的日食,可听说那日食不是变黑吗,而且也是少了一块呀,可是此时这太阳除了颜色变蓝之外,似乎也沒什么别的变化了,

    浆糊想着,脑子却是越來越迷糊,他挣扎着,手扶着地想站起來,回屋里睡去,朦胧中,忽见对面那小僵尸似乎忽然动了一下,

    浆糊一愣,忙跪倒地上,双手揉了揉眼睛,试图看得更加清楚一些,果然,揉过的眼睛比刚才微微看得清楚一些,可是此刻他也发现,那小僵尸果然动了,只见他的两只胳膊渐渐抬起,嘴巴虽未张开,下巴却在微动,浆糊不由得身体往后一仰,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浆糊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看到孩子头顶上依旧贴着那道灵符,便独自呵呵一笑,说道:“看來我真是迷糊了,钟叔贴的这符还好好的在呢,这孩子怎么可能会动,”

    浆糊说罢,便笑着用手重新将身体撑起,准备起身,忽然,就在此时,那小僵尸猛地嚎叫一声,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着浆糊扑來,二人本就面对面,离着也就一米的距离,加之浆糊此时又是迷迷糊糊的,根本來不及躲闪,只感觉那孩子瞬间便抱住了自己的脖子,

    浆糊心中暗道:坏了,躲不开了,容不得多想,便伸出两只胳膊打算将孩子格挡住,可是此时自己的脖子却是被这小僵尸紧紧地搂住了,任自己如何努力,却也使不出平时的十分之一的力气,

    “哎呀,”浆糊只感觉脖子一疼,顿时一股热流沿着脖子涌了出來,

    浆糊傻了眼,由于刚才的那一痛,他顿时清醒了许多,知道自己马上就要落得和这孩子的奶奶一个下场,脖子便连忙往相反的方向挣开,两手也使劲地推着那小僵尸的头,

    这小僵尸此时力气甚大,以至于自己毫无优势,只是能努力让他再别咬到自己的脖子,却无法挣开,

    如此僵持了良久,浆糊渐感觉体力不支,浑身已被汗水浸透,头和脖子上的汗流进被这小僵尸咬出的伤口,似是往伤口上撒盐一般,也正得益于此,浆糊被这痛感始终刺激着,才未能倒下,始终保持着一定的清醒,

    但是,浆糊还是渐渐支持不住了,他的眼睛似是蒙了一层半透明的膜,看不清楚,而且很难受,难受到他很想用手去揉,可是他知道,他的手此时正努力格挡着小僵尸的头,若是松手,自己脖子里可能很快就能喷出血來,

    他能听到身边不远处那只黑犬一直汪汪狂吠着,铁链子由于昨晚被挣开的缘故,被马龙飞又加固了些,此时那铁链被拽的格格直响,却不会再被挣断,

    浆糊急了,

    “我操你姥姥,”浆糊使出浑身力气,从嗓子里喊出这句话,但是这声音其实听着并不响亮,却带足了疲惫,

    “我和你拼了,你想要你浆糊爷爷的命,那你爷爷先把你的命要了,”浆糊嗓子里嘟囔着这话,两只手却忽然便挡为抱着,直接朝那小僵尸的脖子咬去,

    浆糊刚才这一下,直接将小浆糊的头搁了自己的脖子上,但是他的嘴巴却朝向了外侧,无法咬到自己,而自己此时的位置,却恰好能够轻易地咬到小僵尸的脖子,

    一旦狠下心來,浆糊便也顾不得那么多,只见他嗓子里发着奇怪的声音,两眉怒竖,张开大口就撕咬着小僵尸的脖子,

    说也奇怪,这小僵尸体内还有写流动的血液,经浆糊这么一咬,都顺着断开的颈动脉涌了出來,浆糊可不管那些,嘴巴根本不离,继续疯了似的撕咬着,

    终于,浆糊感觉那小僵尸在怀里渐渐停止了挣扎,头也重重地垂了下去,而自己此时也是精疲力尽,只听着耳畔黑犬吠叫的厉害,嘴里里一股怪怪的味道,

    “哈哈哈哈,这就是生肉的味道吧?”浆糊哈哈一笑,然后咕噜一下,也随着栽倒在地,仰面看了看天,

    暖暖的阳光依旧洒在身上,浆糊眯着眼看这那太阳,依旧是蓝色,并且那蓝色越來越深,浆糊缓缓地闭上眼睛,他太累了,太需要好好的休息一下,就在这被蓝色的阳光铺满的院子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