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367】 极阴之体

作品:《灵魂当铺

    钟山说完便将不化珠重新包裹好,然后准备找锤子将它敲碎,被韩再山一把拉住,

    “你这么着急干嘛,即使你现在砸碎了,那无根雨水沒有,也沒有办法呀,”韩再山说道,

    这话犹如霹雳一般,直震得钟山浑身不由得震颤了一下,

    “韩伯伯,如果沒有那无根水,是不是您给开的这个药都沒法煎了,”钟山心中惴惴不安道,

    韩再山点了点头,钟山却是差一点儿坐到地上,

    “现在去哪里去弄那无根水呀,若是前天那雨换到今天下该有多好,”钟山抱怨着,然后看了看屋里,继续说道:“若能顺利找到也就罢了,若是找不到,这雨一直不下又该怎么办,那浆糊岂不是要活活等死,”

    韩再山摇头道:“死,你认为他会死,”

    钟山一听此言,顿时一头蒙,不知道韩再山是什么意思,问道:“您的意思是浆糊死不了,”

    “他死不了,”韩再山斩钉截铁地答道,“有这不化珠了,他的命就能保住,我那方子也可,这不化珠也可,有任何一个,都可以让他魂魄不离身,虽然他的脉象很沉,但却是沉中带着波澜,如海底暗流,河里泥湍一般,想必这和他喝了这小僵尸的血有关系,”

    韩再山此言一出,钟山和马三眼父子均是一愣,

    马三眼说道:“老韩,你的意思是这僵尸的血还有一些作用了,”

    韩再山答道:“三爷,既然这是寒阴翁,那这里面的什么东西不会有作用,况且,这孩子可是一童子,并且是阴年阴月阴时的,还被放在河底一日一夜,吸取了天地之精华,又将这寒阴瓮里的符文都吃透了一般,所以浆糊喝了这血,不比吃上百颗大补丸更有益处,”

    马三眼听得韩再山如此解释,顿时释疑,当心很是欢喜,钟山却是不解,“韩伯伯,如您所言,若有益处,那浆糊怎么能昏倒呢,现在还半死不活的,”

    韩再山见钟山是打破砂锅问到底了,便说:“因为他的体质便是极阴体质,以他这种体质,便是可以见鬼的,甚至可以和鬼在一起生活,但是他又不能离开阳气,不然便不能称之为人了,”

    钟山恍然大悟,“浆糊果然是能见鬼的,原來是这个原因,”钟山想了想,便又将之前在鬼子岭被日本僵尸咬到后,自己用不化珠将他救过來,他短暂失去了见鬼的能力一事说了一遍,

    韩再山笑了笑,说道:“正是如此,一旦他体内的阳气多了,便和普通人一样了,自然见不到鬼,只有当那阳气又耗散了一些,才又恢复见鬼的能力,”

    直到此时,钟山才算明白浆糊身上原來隐藏着如此大的秘密,不由得暗暗唏嘘,

    马龙飞走了过來,对韩再山说道:“韩伯伯,前天刚下了雨,不行我们就赶紧到别人家看看是否有人接了雨水的,那或许可以用,”

    “不行的,即使接了雨水,那也是有了两天的时间,早已沒了效用,此时只能等下雨了,”韩再山断了马龙飞侥幸的念想,

    虽然浆糊此时不能醒來,但是既然韩再山说他沒有生命危险,那自己便放心了许多,

    马三眼指着那寒阴瓮对韩再山说道:“老韩,这小僵尸可是你梦寐以求的东西,”

    韩再山捋着胡子说道:“若我取了去,他的家人找你要人怎么办,”

    “就告诉他们已火化了吧,到时候我随便弄点儿骨灰糊弄过去便是,”马三眼说道,

    钟山听了这话,脸色顿时大变,心道:这韩再山要这尸变的孩子干嘛,想着,便打量着每个人的表情,以期待能发现什么,发现马龙飞似乎也和自己一样,一脸疑惑,

    马龙飞嘴巴张了张,欲说还休,纠结几番之后,还是开了口:“韩伯伯,您要这小僵尸干嘛,”

    钟山心中一喜,马龙飞果然和自己想到一起去了,

    韩再山沒有料到会有人问这个问題,不由得看了看马龙飞,却并沒有回答,而是笑了笑,然后反问道:“你们这两个年轻人,猜猜我用它做什么,”

    马龙飞和钟山均是摇了摇头,

    钟山心想:这僵尸和鬼还不一样,鬼是有好有坏,有奸有忠,可是僵尸都是失去了思想的东西,是带有极强攻击性的嗜血动物,要这样的东西莫非是害人不成,

    钟山虽然这么想,但是他却不能这么说出來,

    韩再山哈哈一笑,“你们是不是以为我拿它做坏事去呀,”

    钟山不置可否,马龙飞也是面无表情,

    “这孩子是极阴之体,又是童子,还在这寒阴瓮里待了这么久,我刚说过,浆糊喝了他的血,都胜过了吃百颗大补丸,所以这可是一味极其珍贵的药材,并且它体内有尸毒,这毒正好可以治疗一些中了尸毒的人,”韩再山解释道,

    “以毒攻毒,”钟山问,

    “哈哈哈……孺子可教也,”韩再山哈哈一笑道,

    钟山被说的有些不好意思,虽然心中隐隐还有疑问,便也不再过问,

    几个人又寒暄了几句,韩再山便准备回去,嘱咐了几句之后,马龙飞便重新架着侉子将韩再山送了回去,

    院子里顿时又恢复了安静,

    马三眼抽着烟,一言不发地盯着寒阴瓮,而钟山则正看着马三眼,

    片刻之后,钟山忽然问道:“三伯,您说浆糊为什么会是这样的体质呢,”

    马三眼狠吸了一口烟,然后不紧不慢地说道:“天意吧,我到现在也明白为什么他有些呆傻了,”

    钟山忙问为何,

    “人有阴阳二气,有三魂六魄,魂为阳,魄为阴,魂主精神,魄主肉体,浆糊为这般体质,所以他阳气本就是比常人远远不足的,如此一來,他的精神定是不足,所以才有些憨傻,也爱睡觉,但是体力却是很好,便是这个道理,”马三眼分析道,

    钟山不由得点点头,马三眼这分析似是很有道理,

    钟山走到屋里,站在床前,静静地看着浆糊,想不到自己从小就认识的这个憨傻之人,竟是这样的一个人,以至于此时自己想认真地再重新看一遍,看來浆糊需要我再重新认识了,钟山心道,

    片刻过后,钟山忽然想起一个问題,忙问马三眼:“三伯,你们刚才说的那寒阴瓮,到底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