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368】 揭秘寒阴瓮

作品:《灵魂当铺

    马三眼见钟山如此一问,便也來了兴趣,说道:“这寒阴瓮,顾名思义便是极度寒阴的缸嘛,只是这东西很多人只是听说过,却未曾见过,相传最有一次有人见到,还是民国时期,后來就再也沒了音讯,”

    钟山一脸疑惑地看着马三眼,从小跟着父亲,他却并未和自己说起过这东西,

    马三眼继续说道:“我也是第一次见到这宝贝,据说这是道家炼化丹药所用,因为丹药都属极阳热之物,很多人服用之后会七窍流血,包庇身亡,所以那个时候,有个老道便造出了这寒阴瓮,运用阴阳八卦原因,将这瓮做成极为寒阴,将丹药炼化之后,可以放入这缸内,便可中和药性,并且,很多东西通过在这瓮内一待,身体阴阳两性得以更加明显,”

    “这小孩便是,若是寻常死了,恐怕最多也就做个孤魂野鬼,谁料到在这瓮内一待,魂魄就散不掉了,还能成了僵尸,并且是极度阴寒的童子药僵尸,”马三眼随意地说道,

    钟山一怔,这药僵尸在父亲生前倒是和自己提过,据说可以专门治疗被僵尸咬伤的人,想不到今日竟能见到,不由得又朝那瓮看了看,

    对于这寒阴瓮,其有太多的故事,马三眼沒有时间去一一讲给钟山听,只是讲了这么一个大概,钟山的好奇心自然不能得以满足,便继续问道:“三伯,这寒阴瓮里的那符文是怎么回事,怎么就能到了那孩子身上,到底会是什么人会把这孩子抱走,放到这寒阴瓮里呢,还有,这寒阴瓮为什么我们搬不动,碰不得,而浆糊却完全可以,"

    马三眼沉吟片刻,然后说道:“是呀,这孩子为什么会这样,我也说不清楚,莫非这是寒阴瓮本身就具有这功能,还是这孩子身上有某种特质,这真不好说,”马三眼说道这里,脑子里飞快地闪过一个画面,便是昨夜那个影子,那影子是窜着跑的,而非和人一样,

    能窜着跑的是什么,定是善于跳跃的动物,但是善于跳跃的动物又多了去了,还能和那些人挤在一起,不被发现,那说明定是个成精的东西,马三眼想到这里,脊背不由得有些发凉,因为家里养的这是黑犬便是专门为防邪祟所养,而那东西出现的时候,黑犬貌似并沒有什么异常动静,如此说來,那东西可能并不是邪祟了,或者它能将自己的身份蒙混过去,连那黑犬都发现不了,

    钟山见马三眼并沒有完全回答自己的问題,却开始沉思起來,不知道该不该继续问下去,

    马三眼说道:“我好像知道那羊皮上的内容了,”

    钟山一喜,忙问是什么,

    “这寒阴瓮里面刻着一些符文,那便是将物体变成极阴之物的关键,配合了这瓮的材质和盖子上的八卦图,这寒阴瓮说是一个老道所造,实际上那道人实乃一位地仙,而他将这符文刻在瓮内,作用你我可想而知,而那羊皮上的和这极其相似,甚至可以说是一样,便很可能是当年存世的类似备用手稿一类,或者说,有人见过这寒阴瓮,然后偷偷地描摹下來的,”马三眼分析道,

    钟山听罢马三眼的分析,不由得愣了愣,片刻之后才缓缓地说道:"这么说,这羊皮为什么会在我祖父的棺材里一份,在黄姑家一份呢,”

    马三眼摇了摇头,“这就不得而知了,但是我隐隐感觉,这羊皮却和浆糊有些关联,”

    钟山点头,虽然他说不出为什么,但是这种感觉也是有的,还有更多的问題,只能期待着浆糊苏醒之后才能了解,

    马三眼对钟山说道:“你在后面照顾一下浆糊,我到前面店里看看,”

    今天的店面开的很晚,所幸这种店和别的百货商店不一样,一天内的客人是有数的,即使开的晚,也并不一定会错过什么买主,损失什么,

    马三眼说完,便将后门从里面锁住,然后拿了一块木板将寒阴瓮盖住,他并不担心这寒阴瓮被晒坏,而是担心里面那小僵尸,

    收拾停当之后,钟山走到屋里,做到浆糊身边,静静地盯着他看,脖子上韩再山刚才给包扎的药布,屋里一股血腥味,混合着一股药粉味儿,

    马三眼开了店门,开始了今天的生意,

    时间很快便已过去,直到傍晚的时候,马龙飞才回到家,

    马三眼问儿子,为何送韩再山要去这么久,马龙飞说道:“我不得和他请教这些事儿吗,”

    赶情钟山在这边问马三眼,而马龙飞则在那边问起了韩再山,

    马三眼并沒有问儿子具体情况,对于韩再山,自己再了解不过,想必他知道的信息并不比自己知道的多,

    马龙飞急忙地喝了几杯水后,见钟山从后面走到前面店里,便问他:“浆糊怎么样了,”

    “还是昏迷,我现在已把不化珠放到他身上了,现在只盼这天赶紧下雨吧,”钟山看了看外面的天,说道,

    马龙飞却说:“这北方春天本來雨水就少,所以才有春雨贵如油的说法,不过也被着急,此时我们只有等了,等老天发发慈悲吧,”马龙飞说到这里,顿了顿,然后呵呵一笑道:“貌似这场比赛咱俩谁都沒赢呀,”

    钟山也是一脸苦笑:“你赢了,我输了,我非但沒有把问題弄清楚,还把浆糊搞成现在这个样子,”

    马龙飞拍了怕钟山肩膀,说:“我看到了你的能力和担当,灵魂当铺的接班人果然不一样,是我目光狭隘,只停留在按照道术论高低的层面上了,”

    钟山有些纳闷,想不透为何这马龙飞会突然和自己说这些,而且语气缓和了许多,不由得将目光看向马三眼,以期待找到一些答案,

    马三眼却笑着摊了摊手,一脸无辜的样子,

    实际上,改变马龙飞观念的的确有父亲马三眼,正是他刚才在和自己喝茶聊天的时候,说了一些钟山和灵魂当铺的事情,又分析了一下钟山的为人处事,最关键的是,这还一下午韩再山也在和自己聊灵魂当铺,聊他刚认识的这个叫钟山的小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