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369】 胡铁花

作品:《灵魂当铺

    钟山内心暗暗舒了一口气,俗话说,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自己寄人篱下,和马龙飞闹翻总是不好的,尤其是浆糊现在这样,自己更不可能撇他独自离去,他心里本是打算着该如何和马龙飞相处,却想不到马龙飞态度居然來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令钟山始料不及,不由得暗暗兴奋,

    不过,他对于那寒阴瓮还仅仅是停留在一知半解之上,再问马三眼,他也说不出更多的内容,钟山只好作罢,只是知道这是个极阴寒的宝贝罢了,

    此时,大家最主要的任务便是等下雨了,但是,这下雨可是老天爷的事,自从清明节过后,这每天都是晴天,刮风,偶然有沙尘,天气多变,就是不阴天下雨,钟山和马三眼等人只好给浆糊定时喂喂水,所幸他还能咽得下去,

    一连三日,天气一直如此,钟山渐渐坐不住了,下面还有好多的事情沒有处理,总得去做才好,他想起前几日马龙飞说起那红螺寺的事,心想自己正好要去那里,不妨和他商量一下,由他开着侉子一起去,

    钟山和马龙飞把这话说了之后,沒想到和马龙飞一拍即可,他很痛快地答应了,于是准备了一下,第二日凌晨便出了门,

    红螺寺,位于京北,那动乱的十年里,众多僧人得不到保护,寺庙里众多文物也被破坏,但是即便如此,南普陀,北红螺的美誉仍旧叫响海内外,

    此时正值阳春,马龙飞驮着钟山,将侉子开得飞快,很快便驶出了京城,顿时一片绿色映入眼帘,让连日來一直心情压抑的两个人顿时舒缓了许多,

    京北乃是燕山山脉,山虽不高,却是十分的俊秀,而红螺寺又是风景名胜之处,有红螺湖等一众景色,

    二人并未将侉子直接开进寺庙,而是到了一个离寺庙不远的农家院子里面,这家院子并不大,房有四间,里面的人似乎是知道马龙飞要來似的,早已在门口迎接着,

    迎接他们的是个年轻的女人,大约不到三十岁的样子,这女人出落地很是漂亮,樱桃口,杏核眼,皮肤和是白嫩,头发乌黑油亮,若是单看那五官,每一个都长的很是精致,而它们结合在脸上,更是说不出的和谐,钟山此时只感觉那些“沉鱼落雁、闭月羞花”一类的词用在这个女人身上,都显得俗气,

    这女人穿着意见青白花的褂子,下身穿一条深绿色裤子,脚穿黑色布鞋,典型一副村妇打扮,但是钟山怎么看她怎么不像是种田的,

    钟山的眼睛落在了这女人的胸膛之上,只见这女人身体稍微一动,那大大凸出來的两个便会微微颤动,直把钟山看得嘴里有些干,但是眼睛又不敢一直落在那里,一时间很是尴尬,以至于这女人和自己说话,自己都沒有听到,直到马龙飞推了推自己,才恍然意识到,

    钟山尴尬一笑,不由得挠了挠头,

    这女人却咯咯地笑了起來,丝毫沒有害羞之意,很是大方,“这小兄弟倒是有些害羞呀,”说完,这女人又是咯咯一笑,

    这女人如此一说,钟山的脸顿时红了起來,一直红到耳根儿,

    马龙飞见状连忙解围道:“好了好了,我说花姐,你还能不能來点儿正经的了,可别把我这兄弟吓到,”

    这个被马龙飞称为花姐的人,全名叫胡铁花,听这名字就是一个女汉子,事实上也的确如此,虽然长了一副美人坯子,性格却活脱脱的一个男人,

    胡铁花笑着说道:“赶紧到屋里坐吧,”说着,便在前面走着,引着二位,那腰胯一扭一扭,看得钟山又是一阵心境荡漾,

    刚一进门,西边屋里便传來另一个女人的声音,声音却似有些南方口音,听不太清说什么,却似在自言自语一般,随之还有婴孩时不时地啼哭一声,

    胡铁花径直走到西屋,然后将门帘撩开,对钟山二人说道:“先來这屋里吧,那屋里很有沒有收拾,沒什么人气,”

    胡铁花这话说的很是自然,钟山听得却很别扭,沒有人气,莫非那屋里沒人住,即使不在那屋里住,可是这房子总是有人住的,也不该东屋沒有人气呀,钟山兀自思索着,眼睛偷偷往那屋瞟了瞟,却因为门帘挡得严实,一点儿也看不到里面去,

    钟山见什么也看不到,想着,或许是自己多心了吧,便跟着进了西屋,

    这屋里还是火炕,此时正有一个女子坐在炕里,低头在逗一个襁褓里的孩子,而那孩子正在咿咿呀呀,这女人比胡铁花要年轻几岁的样子,出落的也是标志可人,而且还带有一丝南方容貌特征,更是别有一番滋味,

    炕上那女人忽然见两个男人进來,顿时有些手足无措,忙将求助的眼神看向胡铁花,

    胡铁花咯咯一笑,然后笑着对马龙飞和钟山说道:“这是我姨家的表妹,在北京上学的,这不是來这看看我,她叫陈嘉蕊,广东人,你们喊她嘉嘉就好了,”

    陈嘉蕊朝着钟山和马龙飞点了点头,嘴角挤出一丝笑容,显然,她对这两个陌生男子进入自己的房间感到很不习惯,只是出于礼貌,打个招呼罢了,

    胡铁花介绍完表妹,又介绍马龙飞,“这是马龙飞,可是京城马三爷家的公子,一表人才,风流倜傥呀,啧啧啧……看看看,这几日不见,小伙子越來越帅气了,”

    马龙飞连忙摆手,“好了好了,我说花姐,我看您是越來越沒正格的了,您这一出,像极了以前妓院的老鸨,”

    马龙飞一席话,说的众人哈哈大笑,尴尬地气氛顿时缓和了不少,

    胡铁花又看向钟山,然后一拍大腿,笑着说道:“哎呦,这小兄弟我倒还不认识,我说马龙飞呀,你也不给我介绍介绍,”

    钟山连忙站了起來,马龙飞一旁忙将他拽坐下去,“到了这里不用拘束,”说着便对胡铁花说道:“这是我兄弟,钟山,比我水平还高,”

    钟山心里一愣,这马龙飞可是给了自己不低的评价,只好笑着摇头,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

    认识过之后,胡铁花忽然说道:“你们怎么现在才來,那边都等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