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370】 去往刘家堡

作品:《灵魂当铺

    马龙飞看着胡铁花说道:“我说花姐,你这话儿转的也太快了点儿吧,也得容我们休息休息,喝口茶再说不成,这一路上我俩的屁股都要被颠成几瓣了,”

    胡铁花笑着说道:“啧啧啧,來,让姐姐看看,”

    马龙飞连忙站起來躲开几步,“得得得,我可是好人家的孩子,你可别把我带坏了,”

    几个人都被马龙飞这话都逗得捧腹大笑,

    胡铁花本是天津人,男人是个生意人,经常北方京津冀一带倒腾东西,后來因为那动乱十年,被批成了走资派,便只能放弃生意,干起了农民的行当,可是他的脑子可是闲不着,这不国家刚放开了政策,便又立刻直接南下,投奔他的姨丈去了,便是陈嘉蕊的父亲,

    胡铁花生性带着北方女人的泼辣,因为自打生下來,父母便打算让她做个像李铁梅一样的人物,所以取名铁花,这名字倒也名副其实,这胡铁花果真是女中汉子一般豪放,

    几个人笑罢之后,胡铁花敛起笑容,一本正经地说道:“不闹了,说正格的,那边真是等急了,”

    “刘家,”马龙飞问道,

    “那可不,早晨还打发那个叫瑞雪的丫头來催过呢,”胡铁花回答,

    钟山对于这里面的事并不清楚,只是前几天听马龙飞顺口说起,说是有个老太太被吓死了,个中详情却并不知道,只得一旁静静地听着,

    马龙飞点点头,然后说道:“咱们现在去看看?”

    钟山点头,然后便由胡铁花引领着,出了院子,家里留着表妹陈嘉蕊给看着孩子,

    这虽然离北京不远,但是已是山区,红螺寺就在不远处,但是越走,钟山越发感觉有些不对劲儿,因为他们走的这条路并不是通向红螺寺的,

    钟山快走几步,跟上马龙飞,然后低声问原因,马龙飞笑了笑,说道:“我说红螺寺是指的这一片,实际事情不是在红螺寺发生的,是离这不远的一个村子……”

    马龙飞还沒说完,胡铁花在前面开了腔,“咱们去的这个地方是个村子,叫刘家堡,一个村里姓刘的居多,为了赶时间,咱们只能走近路了,所以你们那侉子也不好开,”

    钟山这才明白过來,脑子里却不自觉地想到了小懒那个村,那个村子离这里貌似也不是十分远吧,有三四百里的距离,想着,一不留神,脚下一滑,差点儿跌倒,原來是脚下踩到了一块圆润的石头,

    钟山暗暗骂了一句娘,便准备将那石头捡起來丢得远远的,但是当他碰到那石头的时候,他愣了一下,然后将其捡起來揣进了兜里,

    马龙飞和胡铁花在前面等着他,他只好又快走几步,赶了上去,马龙飞问他怎么回事,他只是说踩滑了,差点儿摔了一跤,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他们在山腰间盘桓了几次之后,前面忽然豁然开朗,不大的一个村子豁然映入眼帘,这景色恰似“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一般,让人刹那间便可心旷神怡起來,

    那村子不是很大,按照房子估计的话,估计也就有四五十户人家,三个人停住脚步,自顾自地抹着汗,此时虽为及夏,但是三人步履匆忙,倒是也都浑身发热,冒出汗來,

    休息了几分钟后,胡铁花便要继续朝那村子走去,忽被钟山喊住了,

    “等等!”钟山忽然说道,

    胡铁花一愣,转身看了看钟山,“怎么了,钟兄弟,”

    钟山沒有说话,而是眼睛一直盯着那村子,

    胡铁花见钟山并沒有理自己,不由得有些恼火:把我喊住,却不告诉我为什么,这是耍我呢,

    想着,胡铁花便准备骂钟山,却被马龙飞连忙示意,这才怒了努嘴,还是把话咽了下去,然后疑惑地看了看两个人,胡铁花是懵了,刚才还好好的,甚至偶有说笑的两个小伙子,此时都表情如此严肃,似是发现了巨大的事情一般,

    良久,钟山才低下头,使劲揉了揉眼睛,然后看向马龙飞,

    “戾气好重,”钟山严肃地说道,

    马龙飞虽道法还算可以,但是看这些东西却不行,毕竟他家族沒有这部分基因,他这些本事可都是马三眼所传,所以刚才他虽也学着钟山的样子盯了半天那村子,却并沒有发现钟山嘴里所说的“戾气”,但是他也有他的发现,那便是这村子出奇的寂静,似乎是一个死村一般,

    马龙飞问道:“什么戾气,”

    钟山问:“这村子到底死了几个人,”

    马龙飞把头转向胡铁花,毕竟他也不熟悉这里,只得看看胡铁花掌握的信息了,

    “就是这一个老太太呀,沒听说死了别人,”胡铁花也纳闷道,

    钟山摇了摇头,他认为一个刚刚死去的人不可能整个村子有这么厉害的戾气,“可知道这老太太是被什么吓死的吗,”

    “哎呀,这哪里知道呀,发现的时候就已死了,一脸惊恐,眼睛瞪大快要掉出來似的,嘴巴也张得很夸张,但是家人晚上睡觉却并沒有听到动静,你说奇怪不,”胡铁花说着,不由得擦了擦胳膊,

    胡铁花说着这,自己都感觉浑身冷飕飕的,鸡皮疙瘩都起來了,

    “咱们赶紧走吧,这都要中午了,紧早不紧晚,去了赶紧看看,然后回來,这种地方人还是少待的好,我这孩子还沒出一岁呢,我可不能在这里待太久,”胡铁花见钟山和马龙飞还不说话,便不免抱怨道,

    钟山心道,这花姐说的是有道理的,她一个产妇,生产的时候定是严重耗散气血的,体质定比常人要弱,那便意味着比常人更容易惹上脏东西,想到这里,钟山便掏出一张灵符递给了胡铁花,

    “花姐,这符好好揣着,若是感觉有些异常就赶紧拿出來,”钟山说道,

    胡铁花接了过去,然后在手里摆弄了一下,一脸怀疑地说道:“真要有事儿,这一张纸能管用,钟兄弟不妨多给我几张,也好备用,”

    钟山顿时一脸无奈,忙说:“一张就够,真要能挡住,一张就可以了,若是挡不住,浑身贴满了也沒用,”

    谈话间,三人离村子是越來越近,忽然,钟山又停住了脚步,

    “你们闻到一股奇怪的味道了不,”钟山问,

    这回马龙飞和胡铁花不似刚才一般,嗅了嗅之后,纷纷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