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373】 开棺

作品:《灵魂当铺

    钟山并沒有挪动脚步,而是回头看了看站在身后的马龙飞,马龙飞此时往前两步,走到钟山身边,小声嘀咕道:“这是祠堂,”

    钟山点头,表示认同,

    刘父重新装了一袋烟,点着抽了几口,然后脚步开始慢慢朝着那两具棺材挪去,

    刘父走的很慢,似乎脚下拖着几十斤重的大石锁一样,正因如此,钟山心里开始琢磨:他想干什么,

    想着,钟山也放慢脚步,在后面慢慢跟着,

    刘父一直走到离那棺材不到两米远的距离的时候还沒有说话,只有吧嗒吧嗒地嘴嘬那烟嘴儿的声音,

    马龙飞有些着急,看着钟山使用眼色,通过这几日的接触,钟山能感觉到马龙飞是个急性子,本是着急來解决问題的,却遇到一个不着急的主儿,所以马龙飞此时的心情,钟山能够理解,但是心急自是吃不了热豆腐的,还需等等再看,

    马龙飞见钟山不动声色,只好重新压住肚子里的火气,盯着刘父,看看他到底要做什么,

    刘父将烟抽完,又重新装了一袋,

    马龙飞忍不住了,开口便说道:“您老这烟也太勤了点儿吧,我们这都等着帮你解决问題呢,这眼看就要天黑了,莫非你想留我们住这里不成,”

    这个旧祠堂内本就异常安静,以至于每个人几乎都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马龙飞的声音并不大,但是此时却也将刘家父女均吓得肩膀颤抖了一下,

    刘父缓缓地转过身,此时钟山、马龙飞二人才看清他的表情,只见刘父已经泪流满面,老泪纵横,

    马龙飞顿时有些手足无措,本想再抱怨几句,见此情景,竟也一句话也说不出來了,

    刘瑞雪在后面见父亲哭了,忙跑到他的身边,挎住父亲的胳膊,眼泪也刷地一下涌了出來,

    钟山最是见不得女人哭,而且面对着一个中年男人掉泪,总是让他心里感觉很压抑,他曾经见过父亲在半夜里偷偷的掉泪,却一点声音不敢发出來,大概和刘父是一个样子,

    钟山嘴巴张了张,想劝慰几句,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

    片刻过后,刘父情绪渐渐稳定下來,抹了一把老泪,然后对钟山和马龙飞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二位见笑了,”

    钟山赶忙摇头,却又不知说什么是好,

    刘父指着棺材说道:“那具新棺材是我媳妇儿的,”

    钟山和马龙飞的目光也随之朝着棺材看去,刘父说罢,又往棺材跟前走了几步,钟山和马龙飞也紧随跟上,

    四个人此时就站在这具朱红棺材前面,棺材油漆一看是才刷了时间不久,依稀还能闻到一股油漆和木头混合在一起的味道,棺材盖并沒有被钉上,只是盖在上面罢了,

    钟山看了看刘父,此时他的脸上的肌肉一阵阵抽搐,哆哆嗦嗦,刘瑞雪则时不时紧张地看着父亲,但是却并沒有那么痛苦,

    自己母亲死了,她不难过,钟山心里不由得问道,但是,此时容不得多想这个,先看看尸体再说,想罢,钟山便将左手搭在了棺材盖上,

    刘父脸上又是一阵哆嗦,这一切被钟山都看在眼里,钟山问道:“您好像是很紧张,”

    刘父脸色有些难看,点了点头,然后有些结巴地说道:“她……她的样子……有些难看,”

    钟山沒有说话,只是微微一笑,算是告诉对方自己并不介意,说着,手下便使了劲儿,马龙飞也在一旁帮忙,二人齐力将棺材盖推到一旁,而此时,刘瑞雪却是紧紧地拽着父亲的胳膊猛地后退了几步,

    钟山一愣,心道莫非是这姑娘害怕,那这棺材里的死人该是有多恐怖才会自己的闺女都吓得躲避,不容多想,钟山便低下头,朝棺材里看去,

    棺材里躺着一具尸体,穿着藏蓝色的缎子寿衣,在这个年代,这样的寿衣算是高档的了,但是死者的头却是用白纸盖住的,钟山只是略微狐疑了一下,有的地方死了人,死人的脸是被盖住的,有的地方则不然,

    钟山的好奇心越來越重,此刻他太想看看这白纸下面的人脸到底是有多么的“难看”,还未等自己动手,马龙飞已是带着手套探了进去,

    钟山心道:这马龙飞太挺专业,竟然随身带着手套,他是什么时候带上的,还未來得及问,马龙飞的手已是碰到了那白纸之上,

    不知为何,此时钟山竟突然有些紧张起來,

    马龙飞看出钟山的状态,手并沒有继续动,而是微微一笑地看了看钟山,

    “行不行,不行你也往后面退几步,”马龙飞这话说得很轻松,却透着轻蔑,

    钟山自是能听出这话里的意思,不免呵呵一笑,“你继续,”

    马龙飞笑着摇了摇头,便开始将那白纸从死者脸上拿了起來,眼睛却并沒有看着那尸体,而是盯着钟山的脸,挑衅的表情一目了然,

    但是,马龙飞这表情也只不过是一瞬而过罢了,因为他看到钟山此时也是变了脸色,便急忙朝尸体的脸看去,这一眼看去,马龙飞也是脸色大变,身体不由得往后退了两步,如此以來,他倒是还不如钟山淡定了,

    马龙飞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便连忙又走上前去,钟山也不看他,以防他更加尴尬,知道此时团结为重,斗气是使不得的,

    只见这女尸双目怒睁,似乎只要稍微再用一点点力气,那两只眼球就要被挤出來似的,嘴巴张得很大,以至于可以看到黑洞洞的喉咙,由于本就脱落了几颗牙齿,这样一來显得更加诡异,这尚不是最恐怖的,这女尸的脸似是被水泡过似的,胀得很圆,若是从远处看去,更像是一只切了肥耳的猪头,

    钟山有些反胃,直起身子,身体转向后面,算是转移一下注意力,眼睛也正好落在刘家父女身上,此时的刘父和女儿身体正如筛糠一般,尤其刘瑞雪,双手紧紧抓住父亲的胳膊,

    马龙飞捂着口鼻,再一次往后退了两步,然后看向刘父,闷声闷气地说道:“不是说吓死的吗,怎么脸涨成这个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