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375】 半夜现异

作品:《灵魂当铺

    对于去红螺寺烧香的事,刘瑞雪一开始便知道,毕竟已是十好几岁,也已懂事,知道自己是个女孩子,家里沒有男丁是不行的,尤其是这样的农村,即使光看邻居的脸色也是受不了的,在本地对于沒有男孩的家庭,一般人都称之为“绝户”,

    刘瑞雪本想陪她去,她也想有个弟弟,哪怕有个妹妹也是好的,只是因为俩人关系一直不好,所以她最终还是沒有去,而邻居更是因为还停留在“打倒一切牛鬼蛇神”的号召里面,都是心有所忌,不敢与她同去,所以刘瑞雪的后母只能只身前往红螺寺,

    如此一來,大家便沒法知道刘瑞雪的后母到底在这一路上遇到了什么,唯一的便是去红螺寺问问有沒有异常情况,

    钟山便把去红螺寺的事一说,问刘父:“你们有沒有去过寺庙里问问,”

    刘父忙说,“寺庙里的和尚能记得她吗,”

    钟山忙说:“沒问題,现在敢去寺庙里烧香的人一定不多,所以好不容易有个去烧香的,那些和尚一定记得,”

    钟山又问死者去和回來的时间,和家与寺庙之间的走路时间,用以判断死者有沒有半路上有所耽搁,

    当刘父回答完钟山这些问題,钟山和马龙飞都陷入了沉默,

    刘父不知钟、马二人此时沉默是因为什么原因,忙问是不是有什么发现,

    钟山想了想,然后从衣服里掏出來时在路上捡起的那个鹅卵石,问道:“你们这附近可有这样的石头,”

    刘父忙摇头,“只有红螺寺附近有这个吧,”

    又是红螺寺,钟山看向马龙飞,说道:“看來咱们必须得去一趟红螺寺了,”

    马龙飞皱着眉头点点头,“这石头估计就在红螺湖有了,”

    红螺寺位于红螺山南麓,距北京市区55公里,始建于东晋咸康四年,原名“大明寺”,因红螺仙女的美妙的传说,俗称“红螺寺”,

    红螺寺坐北朝南,依山势而建,布局严谨,气势雄伟,它背倚红螺山,南照红螺湖,山环水绕,林木丰茂,古树参天,

    红螺寺的开山鼻祖佛图澄,是以“神异”著称的第一个僧人,据《高僧传》记载,他是一位精通咒术、了悟禅机,能洞察过去预知未來神通广大的高僧,西晋末年,佛图澄由于感梦來寻找中国北方佛教发祥地,二十余年无果,东晋咸康四年他跟随后赵石勒、石虎北征段辽來到渔阳城,发现红螺山山形上部如舞动双翅的大鹏金翅鸟,下有佛祖成道时“触地印”瑞像,此山暗契圣教,瑞显佛仪,恰合他感梦之境,于当年创建此寺,起名“大明寺”,即现在的红螺寺,

    关于红螺寺的名字,民间一直有传说,说玉皇大帝的两个女儿來到这里,化成两个巨大的红螺栖身红螺湖,不同版本在于两个仙女下界原因的区别:贪恋人间风景、爱慕人间感情或者肩负拯救黎民于水火的重任,红螺寺的原名被人们遗忘了,反倒是这个带着风情故事的俗名被佛界与人界共同接受,或许这也暗示着红螺寺一度会成为一片绚烂红尘,陷进无尽的人间烟火中去,

    所以红螺寺,自古既是佛家的圣地,又是红尘的福地,但是不论是什么,出现妖孽的可能性却是不大的,钟山在马龙飞介绍完红螺寺之后想道,

    至于亡妻这一趟遇到了什么,刘父并不能说出什么,但是通过刚才的时间掐算,钟山知道死者中间一定还去了别处,或者耽搁了一段时间,

    此时,刘瑞雪已将饭菜端了上來,几个人草草吃了几口,天色便已彻底黑了下來,漆黑的夜晚,只能看到几颗星星偶尔地眨眨眼,

    刘父执意留钟山和马龙飞住下,其实,他打心眼里并不乐意,毕竟这是两个初次见面的小伙子,自己和闺女在一起,实在有些不方便,不过国家正在严打,全国不知道有多少人在这年因为“流氓罪”住进牢房甚至死刑,所以倒是放心了不少,最关键的是,他想尽快把事情处理清楚,因为整个村子都已陷入恐慌,

    钟山和马龙飞此时疑问众多,村里死个人,按理來讲,应该是最寻常不过的事了,可是为何能让整个村陷入惊恐,莫非只是因为死者那死相不成,

    钟山把这个问題问向了刘父,

    刘父脸上顿时又是一阵哆嗦,声音忽然低了下來,慢慢的说道:“此事还得容我慢慢说,”说罢,便将这几日的事情详细说给了钟山和马龙飞,

    原來,死者是当日一大早便只身前去的,一直到日落西山方才到家,几乎是整整一日,到家之后,话也不说,直接就上炕睡觉了,

    刘瑞雪看在眼里,感觉有些不对劲儿,便偷偷地找到父亲把这情况一说,刘父却以为是她这一日太累,也沒在意,只是等到晚饭饭熟之后喊她吃饭的时候才发现异常的,

    她似是特别困的样子,脸上挂着极强的倦意,任刘父怎么喊,也只是轻哼几声,刘父心道,莫非是病了,伸手触其额头,也未见有发烧迹象,只好任她睡去,晚上给她脱衣服的时候才发现她的裤子上有些泥水,鞋子上也是如此,

    刘父当时并未注意,这是听钟山二人要求事无巨细,方才想起來的,

    半夜十分,刘父和睡在隔壁的刘瑞雪突然被一声惨叫惊醒,那声音來的特别突然,就如杀猪时候猪的嚎叫一般凄厉,

    刘父猛地从炕上跳了起來,拉着电灯忙看去,只见自己的媳妇此时正跪在炕上,眼睛直勾勾地盯着窗外,双目圆瞪,嘴巴张得很大,似乎是使出全身的力气在大声嚎叫,

    刘瑞雪也从那屋急忙过來,见到后妈光着身子这般光景,顿时也是被吓得浑身哆嗦,

    刘父慌忙摇晃媳妇,以为是做了什么噩梦不成,谁料此时的她就如身上压着一块巨石,一动不动地跪在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