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382】 午夜黑影

作品:《灵魂当铺

    由于这个缘故,钟如海连吃午饭的心思都丢了大半,只是草草地往嘴里扒了几口饭,便独自坐到炕上低头冥想,

    萧家人见女婿这般情景,虽不知道他具体在想什么,但是也能猜个八-九不离十,所以也便安静地收拾了碗筷,不再打扰于他,岳父吧嗒吧嗒地抽着烟,岳母则持针线纳着鞋底,各自无语,屋子里安静地一根针掉到地上都能听到似的,

    转眼间,夕阳西斜,

    钟如海依旧保持着那个姿势在炕上静静地坐着,岳父母却早已沒了那个耐性,在屋里來來回回地走着,又时不时地到外面院子里溜上一圈赶紧回到屋里,几番欲和钟如海说话,却又不将话咽了回去,

    这些钟如海自是看在心里,整个下午他并不是发呆,而是一直在琢磨着如何应对 接下來要发生的事,尤其这事情的主角成了自己的媳妇,儿子的妈妈的时候,他的压力陡增,他不想有任何风险存在,哪怕是一丁点儿,

    但是,钟如海紧皱了一下午的沒有始终沒有纾解半分,这正也是令萧家人异常忐忑的地方,他们从钟如海那紧张的表情上似乎看出事情并不如他想象的那么简单,

    “姑爷,你看这事情怎么办,我看你也想了半天了,”钟如海的岳父将眼袋锅子在炕沿上磕了磕,然后放到嘴里里使劲嘬了几口,试试烟管通不通,然后对钟如海说道,

    岳母也是停了手里的活,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钟如海,等待着他的答案,

    只是半天时间,钟如海似是有些苍老,他使劲 搓了搓双颊,脸顿时变的通红,然后抬起已布满血丝的眼看了看岳父岳母,说道:“今晚我不回去了,我倒要看看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岳父还想再说什么,但见女婿似是有些疲惫,俗话说,一个女婿半个儿,自然也是心疼,便让他赶紧休息一下去炕上睡上一会儿,自己和媳妇便到了外间屋里准备晚饭去了,

    钟如海本就是有备而來,所以倒也不用再准备什么东西,兀自躺在炕上眯了一小会儿,说是眯,此时的他哪里睡得着,脑子里一团浆糊似的翻腾,然后从炕上起來,让岳父母简单准备一下晚饭便好,早点儿吃罢,早点安排到别人家住,

    对于钟如海的这一决定,岳父母着实有些不解,想着这几日也都是睡在这屋里,并无其他感觉,如何今晚就要去别人家住呢,钟如海将自己所想简单说了一下,二老只得连连点头,到邻居家里去了,

    此时的屋里只剩下钟如海一个人,夜色已完全暗了下來,周围的一切似是提前知晓了今夜将有事情发生一样,纷纷一丝声音都沒有了,只有屋里一台老旧的建国初期的座钟在嗒嗒地摇摆着,似是在为那将要到來的事情倒计时一般,

    钟如海额上青筋已是微微有些凸露,牙关时不时紧咬一下,凭着自小跟着父亲学到的本事和血脉中与生俱來的敏感性,他已隐约预感到今夜自己的所见定会让自己刻骨铭心,

    不知不觉,那台座钟已是响了十一下,

    俗话说,半夜三更,这第三更,正是晚上十一点到一点的时间段,此时正是一日之内阴阳之气转换之时,阴气最盛大, 阳气最弱,所以鬼节之时,鬼门关都是在这个时辰开阖,这一日并不是鬼节,但是,一日之内阴气最盛之时,一般人也最好是不要出來的,

    钟如海早已将灯关灭,

    此时的他双眼目不转睛地盯着媳妇说的那个位置,耳朵和鼻子也未曾闲着,而是一直留心着周围的一切,此时,哪怕地上有只老鼠偷偷溜了出來,也会被他听得一清二楚,只是,今夜,竟然一只老鼠都沒有,

    此时的钟如海心里越來越纳闷,从入夜不多时,他的心里就已经开始琢磨了,因为按照他媳妇的说法,那个影子应该出现了,今日却为何迟迟不露面呢,刚开始钟如海还安慰自己,心道等到半夜子时总该出现了吧,但此时已入了子时,那个影子仍旧未曾出现,

    钟如海心里开始嘀咕:莫非今夜那东西早已知道自己要來,不敢出來了,若真是如此,那自己的担心便是多余的,若是别的原因……

    钟如海刚要往下继续想下去,忽听得院子外面一阵惨叫,,“喵呜~”,紧接着便是有东西自高处跌落的声音,这声音惊得钟如海后背上顿时起了一层白毛汗,一会儿功夫 ,他才缓过劲儿,抹了抹额头冒出來的汗珠,抚着心口暗道,自己也许有些过于紧张了,

    “滴答……滴答……”那台座钟并未受刚才那个插曲的任何影响,兀自滴答着,钟如海知道此时还不到午夜十二点,但是这一会儿的功夫应该也将近那个时候了,便又使劲地搓了搓脸,然后挤了挤眼睛,好让自己更加清醒一些,眼睛也更加的明亮,

    忽然间,钟如海瞪大了眼睛,盯着窗外的一个方向,只见南边墙根下面竟然不声不响地冒出一个人影出來,那速度可谓是眨眼之间,以至于钟如海都沒看清,

    钟如海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连忙使劲揉了揉眼,视线却从未转移,一直落在那黑影上面,他想,这个黑影到底是人是鬼呢,若是人,不该有这么迅速的身手吧,而且他怎么來的,居然一丝声音都沒有,似是凭空冒出來的一般,

    钟如海内心更希望这是个人,所以往这个方向考虑的,但是,这黑影出现地如此诡异,并且他也感觉到,和自己只隔着一层窗户,十几米的距离外的这个影子,并非是人类那么简单,

    敌不动,我不动,钟如海此时暗暗告诫自己要沉住气,倒要看看这个黑影究竟是何方神圣,想到这里,他便暗暗压了压腰下的铜钱剑和藏魂瓶,

    要说钟如海这样的事情也遇到的不在少数,一般情况下自是镇定自若,可是不知为何,今日竟然心神一直安定不下來,他心中默念静心口诀,力求让自己的心平静下來,他知道,敌人尚未出现,自己若是乱了阵脚,定能被敌人所知晓,恐怕到时候被收的可能就是自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