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385】 寂觉和尚

作品:《灵魂当铺

    “吵吵啥,吵吵啥。”屋里传來一个声音粗粗的男人的声音,紧接着,门吱扭一声被打开了,一个肥肥胖胖的光头大和尚从里面打着呵欠,揉着眼睛走了出來。

    “我当是谁呢,敢情是马老弟呀。”说话的正是这大和尚。

    马龙飞笑着说道:“我说,你这越來越不像是出家人了哈。人家都在参禅打坐,看你这样子倒像是刚睡醒的一样。”

    “谁说的,我是刚睡醒吗,我这分明是被你吵醒的。好不容易睡会午觉,还被你给吵醒,真是晦气。”这和尚正是马龙飞嘴里说的寂觉大和尚。

    钟山和刘瑞雪一脸疑惑地看着二人。钟山低头问马龙飞:“这就是你说的那个和尚,”

    “喂,我说那个小兄弟,你别以为你小声说话我就听不到,本人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正是寂觉。你怎么能怀疑我出家人的身份呢,阿弥陀佛,罪过罪过。”寂觉和尚嚷着说道。

    钟山连忙摆手笑着,心道:“还有这样的和尚,要说这红螺寺可是佛家胜地,怎么还有这么粗俗的和尚,”

    马龙飞猜出了钟山的心思,不由得一笑,“客人來访,就在外面坐着,这好像不是待客之道吧,怎么也得把我们请屋里喝杯茶吧,”

    寂觉和尚瞅了钟山和刘瑞雪一眼,然后让來了门口,做出了一个请的姿势。

    四个人鱼贯进了房间。这房间并不大,但是相对而言还算干净。钟山打量下四周,发现这屋子和普通的房子沒什么区别,只是多了一个蒲团和木鱼而已。床上还有一床凌乱的被子,看得出这是寂觉和尚刚刚睡过。

    “每次來,绝对都是沒什么好事的。说吧,这回來,还带着一个女的來,到底有啥事,”寂觉和尚一边收拾着床上的被子,一边说道。

    这寂觉如此粗俗,让刘瑞雪不由得皱了皱眉,身体往钟山身边靠了靠,离那和尚远了一点。

    “还是你懂我。实不相瞒,我们的确是无事不登三宝殿。”马龙飞便把钟山和刘瑞雪一一介绍了一下,又把事情的來龙去脉对寂觉讲了一遍。

    寂觉听罢,不由得眉头一皱,手在光秃秃的头上摩挲了半天,嘴里不停地嘀咕着什么。

    三个人就这么静静地看着寂觉,沒有说话。

    片刻之后,寂觉说道:“你说的这情况,我还真是难以想象。按说若是寺里真有一些邪祟,那我不应该不知道呀。”

    钟山一旁一愣 ,不由得再一次细细地暗暗打量着这寂觉和尚。“莫非,他也懂一些,看他行动做派不像是一般吃斋念佛的和尚,莫非和传说中的济公和尚一样,”

    不过钟山转念一想,又不禁兀自淡淡一笑,心道:那济公和尚可是天上的降龙罗汉,这红螺寺虽是佛家圣地,但是要是出了一个那样的和尚,可能性又实在过小了。“这红螺寺自建寺以來,似是只有开创者有那道行吧。

    这红螺寺的开山鼻祖是佛图澄。据说这和尚是以“神异”著称的一个高僧。据高僧传记载,他是一位精通咒术、顿悟禅机的人。西晋末年,佛图澄來到中国北方传播佛教,20年无所成,直到东晋时期。咸康四年公元338年,他跟随赵国的石勒、石虎北征启程,來到了当时的渔阳城,发现红螺山山形上部宛如舞动双翅的大鹏金翅鸟,下有佛祖成道时触地印”瑞像,便再次驻扎了下來,并与当年创建此寺,名为“大明寺”,也就是现在的红螺寺。

    关于佛图澄的传说有很多。莫高窟第323窟北壁东侧中部的第四组故事描绘了幽州灭火的传说。说有一天,佛图澄与石虎共同坐在襄国的中堂上坛经论法,佛图澄突然说道:“幽州城发生火灾了,”立刻取酒向幽州城方向挥洒。过了很久,佛图澄笑着对石虎说:“现在幽州城的火灾已被扑灭了。”

    石虎觉得难以置信,就派使者前往幽州验证。使者回來对石虎说:“那 一日火从四大城门烧起,火势迅猛,忽然从南方飘來一层黑云,继而天降大雨,将火扑灭,云中还能闻到酒气。”

    还有这样一个故事,也是在莫高窟323窟记载的有。说佛图澄常在河边以水洗肠。佛图澄左胸的旁边起先有一个小洞,直通腹内。有时候佛图澄把肠子从小洞中取出來,有时佛图澄用棉絮把小洞塞住。如果想读书时,就把棉絮拔掉,洞中发出的亮光,可是使一室通明。每逢斋戒之日时候,佛图澄來到河边,把肠子从洞中掏出來,用清水洗涤干净后再装进腹中。

    这些故事都是近几日从马三眼那里听到的,当然來时的路上,马龙飞也和自己说了一些。毕竟 他 对这里更熟悉一些。

    一路上,刘瑞雪被这些故事说的一愣一愣的,倒是钟山,毕竟见识多了一些,内心更是由衷的佩服,想不到佛家也有如此道法高超之人,怎耐现在高人越來越少了,想到到自己这一代,自己这水平竟要接着灵魂当铺的历史使命,不由得苦笑着摇摇头。

    此时站在寂觉大和尚面前,钟山心中说不上相信还是不相信。

    寂觉老和尚把三个人随意一礼让,自己却往炕上一坐,然后说道 :“本寺前些阵子倒是真出过一件事,不知和你们说的事有沒有关系。”

    三人一听,顿时來了兴致,纷纷期待的目光看着寂觉。

    “然后呢,”马龙飞瞪着眼看着那寂觉,却见他半晌不再说话,忙问道。

    “不过这个事也不叫什么事了,就是寺庙最后,停着一具棺材。那棺材放那多久了我也不知道,自从我出家到是这 红螺寺,那棺材便放在 那里。这几十年过去了,也沒人來认领,问寺里的长老,也沒人能说的清楚。本來也一直相安无事,但是 前阵子那棺材盖子突然坏了一个大窟窿。”寂觉说道。

    寂觉说道 ,忽然闭口不言。

    马龙飞顿时急了, “我说大和尚,你说你这是玩的哪一套,你以前可不是这么爱卖关子的人呀。今天是怎么回事,”

    寂觉面露难色,片刻后,突然站了起來,然后说道:“走吧,我带你们去看一看。”

    300702296338321357122104027492316803553131227274932104020358383213571231680203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