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正文 第0363章 阿房。宫

作品:《随身带着原始部落

    “踢踏,干裂!”秦寿咆哮着原始生命赞歌,双掌盖爆了空气形成螺旋劲道彻底锁定了八极秦武阳,这是第七招,也是最后一招!

    在这关键时刻,秦武阳全身八处攻击点凝为一股,所有力道都灌注进双臂大枪中刺了上去,这是矛与盾的又一次比拼,要么矛折要么盾碎,败的一方将很可能付出生命的代价。

    而张衡也猛然间动了,顾不上其它,右手猛然抓出狴犴的鞭尾,几个跨步上前就要救下秦武阳,这是一个值得尊敬的对手,如果没有原始空间,这样的高手他一辈子都只能望其背影!

    “砰!”已经晚了,秦寿这一击爆得太快,以张衡的速度也差上那么一丝才能赶上。

    掌枪一接触,秦寿就轰飞了秦武阳双臂大枪,双手气势更甚夹杂着浓浓的兽性与杀意扇向其头颅,一但扇中除了爆炸没有第二个结局。

    “阿房!”就在这时,秦武阳在生死关头吼出了两个让人惊愕的音节。

    就是这个音节让张衡愣住了,也让秦寿双掌硬生生停顿了下来,激烈的劲风吹得秦武阳发丝飞舞,仿佛正被鼓风机狂吹着。

    “阿房!”秦寿吐露音节,眼中闪烁着别样的情绪。

    张衡只是一愣,瞬间回过神来最后一个跨步上前,一鞭抽飞了迷惘中的秦寿,又一下卷上秦武阳拉到了身前,怒吼道:“秦寿,你敢违抗我的命令!”

    秦寿飞滚在地。仅凭肉身就在水泥地上滚撞出了裂痕,这td已经可以叫钢铁之躯了。应龙也一下冲了上来,护卫在张衡身前,他这时候也看出了秦寿的情绪不对劲。

    “王,他伤了你,秦寿要杀死他!”秦寿坚定的回应道。

    张衡摇头苦笑道:“我需要能伤到我的人出现,你明白吗?受伤过后才能变得更强,我需要一个对手!”

    “王,秦寿不懂!”秦寿虽然智慧很高。但对于这种英雄相惜,渴望对手的现代思想还是无法体会,当年太祖听闻对手中正先生逝世后,表露出的情绪并不是高兴,反而是惋惜,一种失去对手之后的寂寞!

    张衡笑道:“你不需要懂,但以后这种事情我不想还有下次。你明白吗?”

    “秦寿明白!”秦寿说着就要跪下来认错,但一下就被张衡扶了起来,这就是一笔糊涂帐,秦寿只是一心想为他报仇罢了,在秦寿的思绪中这其实没有错,原始空间的法则哪里来的那么多对错。说过了也就过了。

    “你先回去吧!这里已经没事了。”张衡就说鞭尾就是一甩,诡异的圈上秦寿一把扔了出去,连带鞭尾一起,但见秦寿撞进了旁边的空铺面中,在然后就没有然后了。秦寿连人带鞭尾一起进了空间中,这是他刚刚领悟到了新传送。他双手打出的力道作用到物品上,只要力道未消散,所作用到的人或是物就能间接隔空传进空间中,多了这个技巧,虽没什么大用,但某些特定的场景也很有妙用可寻,能更好的隐藏空间的秘密。

    从秦寿出现到消失,总共也没超过三分钟,但是造成的效果却是无与伦比,着实震慑到了不少人。

    张衡又道:“李老,今日就到这里吧,我们到你店里去谈谈。”

    “早就该坐下来谈了,大家都是文明人,打打杀杀能有什么意思。”李老头说这话也不知道脸红。

    谁知张衡又道:“不过谈之前,先把我压注的事情解决一下吧!”

    李老头顿时跟吃了苍蝇一般难受,愤愤道:“你这个蛮王也太掉身份了,居然作弊,不过要算你的压注也不是不可以,但是我要先跟你算算这场比斗谁输谁赢。”

    “难道不是我赢了吗?”张衡摸了摸鼻子。

    李老头一吹胡须,愤愤道:“扎巴先输了没错吧,应龙平手,扎西也输了,你也输了,这就输了三场了,裁判,裁判快过来。”

    三分钟后在裁判唾沫纷飞之下,居然真的找出不少打输了的藏人,但这些藏人无一不是被围殴所伤,李老头一边伤的人更多,纷纷被抬向救护车了,这巷子里面上百号人,超过七十人或多或少都受了伤,算得上惨烈了。

    付美不满的说道:“你们请的裁判明显在偏瘫你们那边。”

    这中年裁判脸色一点都没变,想想足球场上黑哨是怎么出来的,就能明白这中年裁判有多黑了,不偏袒不作弊,又怎么可能请他来呢,呃!

    “可以到是可以,钱拿过来,算我私人欠你个人情!”张衡出声道,脸上也变得凶狠起来。

    李老头本还想胡搅蛮缠,但见张衡这般神情气势一下就弱了,悻悻道:“你这个人情可不便宜啊。”

    随后两方的主事人进了餐厅中,至于警方人员就直接赶走了。

    “李头,先安排点吃食,中午我还没吃饭呢。”张衡毫不客气的叫道。

    李老头无奈,很快安排了下去,众人落座后,张衡看着有些受到打击的秦武阳,出声道:“武阳,你最后叫的阿房是什么意思。”

    刚才秦寿的情况大家都看见了,并不是张衡自己的意思,不然他也不会关键时刻救下秦武阳了,所以才有了这还算和气的交谈,不然绝对会直接开战。

    秦武阳沉默了好一会,才回道:“阿房就是阿房宫,没有什么别的意思。”

    “阿房宫?”张衡愣了一下,高中课本里有一篇阿房宫赋,是唐代著名诗人杜牧所创作的一篇散文,通过描写阿房宫的兴建及毁灭,生动形象地总结了秦朝因为骄奢而亡的历史教训,开篇就道六国灭亡后,天下统一,蜀内山林中的树林几乎被砍伐一空,这阿房宫才得以建成,整个阿房宫覆盖了五百多里地,几乎遮蔽了天日,收集了六国所有的珍宝,其总花费远远超过了修建长城,最后却被西楚霸王一把火给烧了,史记上记载,这一把大火烧了整整三个月,并且现在有证据表明,阿房宫在当时如此大火之下都没烧毁掉正正殿,虽然这正殿已经无从考察,但确实是在当时保留了下来,只是没有了详细记载罢了。

    张衡露出了疑惑,其余人也补充了疑惑,全都对最后那一刹那秦武阳吼出的阿房两字好奇,至于秦武阳的伤势并没有想象中严重,调养段时日也就能恢复过来了,现在留下来交谈并无不妥。

    没想秦武阳居然反问道:“张衡,你和那位护法金刚秦寿为什么会对阿房两个字敏感,如果我没猜错,刚才我能活下来,就是因为这两个字的原因吧。”

    张衡笑了笑,没有正面回答,反说道:“我妹妹的乳名就叫阿房,现在你明白了吧!”

    众人愕然,没想到居然是这么一个巧合的结果,这秦武阳的运气也太好了吧,在那种生死关头居然能蒙到这两个关键词汇。

    秦武阳面色大变,激动的问道:“敢问,你们祖上的真正姓氏是不是姓商?”

    “商?”张衡摇头道:“这不可能,我祖上只有一个姓氏,就姓张,这应该没有错。”

    秦武阳很快面色恢复过来,叹道:“那可能是巧合了,也不瞒你,我家先祖就是因为阿房宫而亡,但是阿房两个字并不是随便取的,而是对一位女子的称呼!”

    “什么?你是说秦朝时的阿房宫是以一位女子的称呼来命名的?”张衡眉头皱了起来,仿佛有一丝关联被他抓住了,当张开手时,却又什么也没抓到。

    至于秦武阳的身份,答案已经不言而喻,连当年刘备都敢号称中山靖王的后代,到现今这身份问题最不靠谱,即便真的是秦朝后代,那又如何,现在已经不是封建王朝时期了。

    “不错,我祖上就是如此传来下的。”说到这里,秦武阳似是想起了什么,忽有止住了继续说下去的话语。

    张衡又问道:“那你为什么会在刚才大叫阿房?”

    秦武阳却沉默了,回避了真正的答案,张衡动了动嘴唇,最后没在继续问下去,转而和李老头说起一些事情来。

    没多时他的保险箱变成了两个,张衡也没打开去看,满意的点了点头,他卡里剩余一百四十多万,苏秀取了八十多万出来,凑了个两百万来压注,现在总资金有了四百四十多万,即便除掉一些兵器开支,还有家里修房子等,仍然有三百万左右的剩余,相当于卖老虎皮的资金又回来了,有钱在手暂时也就不慌,待到后日去把猛犸象长牙猎来在做打算。

    明天他打算亲自去一躺华西医院,寻一位商业高手出来帮忙效力。

    “李老,过会和跆拳道的比赛麻烦你主持一下,我贡献一份药物助武阳快速恢复。”张衡笑道。

    李老头本想拒绝,但一听这话就默言了。

    随后张衡把秦武阳叫到一边,给了其一碗刚刚屠出来的新鲜猛兽血液,秦武阳没半点犹豫就喝了下去,因为如果张衡真要杀他,大可叫刚才那位秦寿出来,没必要用这样下三烂的手段。

    兽血一下肚,秦武阳就感觉消耗的体力补充了小半回来,而且身体素质隐约提高了一丝,这种感觉非常奇妙。

    s:感谢书友拉瓦纳的打赏!以及各位书友的月票,评价票,万分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