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二百一十九章 怎么了 天阳异样

作品:《眼见都是鬼

    “天阳,等下注意安全知道吗,看见了什么直接告诉我,张哥,等下你就从这里等着,如果两个小时后我还沒有出來就拍人给这里炸了,不能让那东西出來害人,目前我也不知道那个什么阴灵鬼会一直守着这里,”想起在下车前我对天阳和张哥的吩咐,此时我已经站在了肖庆家的大门外了,

    深呼吸,努力的平静着自己,沒办法,心跳有点快,照例说我这次來肯定是九死一生了,但是心里却沒怎么害怕,只是有点激动而以,真搞不懂我是怎么了,

    “注意安全,跟在我身后,”我叮嘱了一句天阳,便率先走了进去,

    就在我刚踏进屋子里的一瞬间,整个屋子平地起风,吹动了我那微长的头发,

    我已经想好了,等时间差不多了我就会拼了命也要把天阳送出去,和阴灵鬼同归于尽,我就不相信炸不死它,就算炸不死也沒事,老子死了也是鬼,说一具大家经常听到的话,老子做鬼也不会放过它,给老子兄弟弄成那样,

    还好现在天还沒有完全的黑掉,还有点光线能照进屋子里,可是总体來说起不了什么效果,

    “哥哥,你正对面有人,”我还沒有一点的思想准备,天阳突然走到我的身边,指着前面大喊,

    我草,我傻了,被天阳猛的这么一说我整个人都感觉不好了,我朝前望去,哪有人呀,

    还沒等我说话,我就感觉一股阴风迎面扑來,吹的我脸盘都有点痛,

    “天阳,出去,”我猛的一推开天阳,给他推到了门外,刚松手,就感觉有人一拳打在了我的背上,力道相当的大,直接给我弄了一个狗吃屎,

    “不要,”我刚趴下,天阳就朝着我的身上大喊,现在不用他提醒我也能感觉的到,这阴灵鬼此时正踩在我身上呢,

    嘿嘿,又是这样的情况,不过幸好他沒对天阳下手,正当我准备使用掌心符的时候我才发现我还沒來得及给它上面來点血呀,这下怎么搞,想拿阴符已经來不及了,肯本就拿不到呀,我头晕了,我哪知道这家伙竟然在我刚进來的时候就动手,

    “不要,”就在我惆怅的时候天阳突然吼叫一声,随后我清楚的看见他的眼睛慢慢的变的一黑一白,因果眼,

    可是我以为他会给我带來什么意外的时候,他对着我的身上看了下,立刻就愣住了,随后竟然直接走了出去,都沒看我一眼,这是什么情况,我草,

    就在天阳走出去之后,我背上感觉一松,看样子是阴灵鬼离开了我的背呀,我也沒管天阳,立刻站起身來,先给阴符贴到了身上,施展出新剑指,我就是搞不懂,天阳到底是怎么个情况,怎么突然就走了,有点奇怪,我很想追出去,可是现在的情况已经不允许我出去了,

    很简单,因为一直隐身的阴灵鬼此时竟然现身了,我听爷爷说过,这个阴灵鬼曾经是阴兵,我想着,既然是阴兵怎么着也是个人样吧,可是眼前这东西,除了脸长和身上长的稍为有点像人之外其他沒有一点地方是象人的,特别是他的手,不对,已经不能叫做是手了,完全就是动物的爪子呀,看上去还是相当的锋利,童巍他们身上的伤口应该就是被他的爪子给爪的,

    只不过它现在好好的现身干什么,这也好,至少我能看见它了,

    这新剑指有一点好处,那就是流血,必须得流血,这下我就不用瞅着掌心符的血要从哪里來了,至少我不用在把我的手其他的地方给弄破了,我的手指上已经不知道流了多少血,我就顺着符号在手掌上描了一遍,

    新剑指配合掌心符,果然决了,我要看看这下阴灵鬼还怎么跟我打,它已经错过了非常好的时机了,要知道,刚刚我趴在地上的时候只要它想,绝对能给我弄死,难倒是因为天阳的才放过我,我觉得好像也沒道理,毕竟天阳的眼睛刚刚好像沒有什么攻击性吧,

    现在我和这东西已经沒有什么好说的了,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

    我猛的朝着阴灵鬼冲了过去,一手剑指一首掌心符,身上还贴着阴符,我就不信了,这都干不过它,现在的我可是有史以來最厉害的一次呀,除非它逆天了,奶奶的,

    战斗是无声的,这次也不知道阴灵鬼的头脑是怎么想的,竟然不和我玩阴的了,而是选择了面对面和我战斗,我见它伸出了爪子,我想也沒想,掌心符随心而动,

    ‘轰,’我不知道这爆炸声是怎么來的,但是就在我和它的手接触到一块的时候就发出來了,这一会和我和它竟然不相上下,我们各自都退好了好几步,不对,那家伙的手上还冒着烟,看样子应该是被我的掌心符伤到了,

    既然我能伤到它就好办了,我狞笑一声,他娘的,刚刚踩我踩的爽吧,这次到我的了,

    我深吸一口气,抬脚再次冲向他,也许是我太相信自己心里的判断了吧,刚刚它和我正面对抗了一次,我理所应当的以为这次也是一样,可是就在我刚冲出去的时候那傻逼竟然又消失了,害我不得不停住脚步,谨慎的看着四周,他奶奶的看样子应该是刚刚吃亏了,所以才又会耍花招,

    现在怎么办,他吗的又消失了,天阳又不在,我完全看不到它呀,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现在我整个人的神经都处于紧绷状态,突然感觉背后有危险,这也是那阴灵鬼一贯的招式,喜欢从背后偷袭,我也沒想多少,立刻闭上眼睛,一个缩地成寸就换了个位置,不知道为什么,现在用缩地成寸又成功了,难倒非得我身上有阴符才可以使用这个东西吗,想想也不对,

    等等,我好像想到了什么,这阴灵鬼怎么说应该也是个鬼吧,沒有实体,可以隐身,但他不管怎么样都还是鬼呀,你看我这个脑子,上次我怎么就沒想到呢,

    有时候我很聪明,一想到鬼我就想到了当初在乱葬岗对付哪些野鬼的时候,一招搞定,虽然不知道能不能成功,但是我愿意來试一试,反正怎么着都是拼,有希望总比沒有好,

    他吗的,我现在也不知道阴灵鬼在哪个方向,随便朝了一个方向,将身上的阴符拿下來直接贴到了脑门上,样子看起來有点滑稽,

    只是阴符刚离开我肚子的时候,全身又开始感觉痛了,真伤不起,我觉得等今天晚上的事结束了我要好好的床上躺上几天好好的休息,不然就算我真的是超人也噶不住呀,

    我咬了咬牙,头脑里回想着当时在乱葬岗的动作:“地阴天阳,神兵火急如律令,阴司收魂,”双手不停的在空中画着圆,

    平地起风,在我画圆的空中突然出现了一团黑气漩涡,不停的自己转动着,最后越转越快,我看的出來,这中间肯定是有吸力,只要是鬼,肯定会被吸进去,可是我看着周围好像沒有什么反应,

    难倒是我想错了,这一招对它沒有作用,

    “阴符,”突然,从屋子里的一个角落传來了阴灵鬼的声音,

    看來这东西知道的还不少,连阴符都知道:“怎么,怕了吗,草你大爷,”

    “收术,快点,”

    旋窝转的更加快了,而那阴灵鬼的声音越來的着急,看样子,老子的术有效果了,开玩笑,让我收就收,老子不灭了你都对不起自己的这一身伤,

    “想的美,看我怎么弄死你,”我大笑,这些天和阴灵鬼对战,从來还沒有哪一天有今天这样爽过,

    “我靠,玩大了,”突然,这家伙骂了这么一多话,搞的我有点莫名其妙的,还沒等我反应我就看见一股黑气直接射向了我的口袋里,

    速度很快,之后就沒声音了,到底发生了什么,我完全搞不懂了,难倒这一切都是它在玩,沒道理呀,

    阴司收魂又持续了一下,我见沒什么反应,就给收了,给阴符重新贴到了我的肚子上,我小心翼翼的來到刚刚黑气射向我的那个地方看了一眼,可是并沒有什么异样,

    我很奇怪,怎么就射到了我的口袋里,把手往口袋里一摸,竟然是妖灵石,

    我仔细端详了一下这个不怎么起眼的小石头,也沒发现什么异样呀,这是怎么了,我在站原地等了半天,也沒开始那么神经紧绷,也沒防御着什么,就在那呆呆的站着,可是站了好一会也沒动静,好像那阴灵鬼就这样凭空的消失了,

    现在该怎么办呀,难倒我就这样走了,沒道理呀,

    沒办法,在这里干耗着也不是事,看來问題还是在这个妖灵石上面,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爷爷跟我说的很模糊,看來我得好好研究它,还有那个阴灵鬼,到底去哪里去,怎么说沒了就沒了,我开始是來拼命的,难倒就这么结束了,

    “了然,里面发生了什么,天阳怎么了,”我刚走出來,张哥就迎了上來,

    只是我现在比他更莫名其妙,先是天阳的异样,然后就是阴灵鬼的消失,脑袋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