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二百六十六章 囚禁

作品:《超级兵器

    由于身上有伤的原因,在阳、京和严三人的联合攻击之下,即便是拥有s级实力的本体景严也是被压制的几乎沒有还手之力,战斗陷入到了被动之中,

    被三人联手围攻,本体景严的心中也是一阵恼火,本來想着來到这里做黄雀的,却沒想到到头來,他却只不过是那只愚蠢的螳螂而已,但无奈,以他那虚弱的身体,根本就无法击败面前的三人,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桑博士命令人将叶天和赵水情给抬走,却根本就沒有办法去上前阻止,

    在阳、京和严三人的围攻之中,本体景严最终做出了一个无奈的决定,那就是先行撤离,虽然他也知道,一旦诺德拉的本体回到桑博士的手中之后就很难再找到了,但此刻,这却也是他唯一的选择了,若不离开的话,不但无法得到诺德拉,甚至连他都很有可能会栽在这里,所以,在权衡了一番之后,本体景严便明智的选择了撤退,

    就在桑博士带人在地下矿洞之中“打扫战场”时,自由联盟总部当中却是乱成了一团,因为就在本体景严进入到地下矿洞之后,伊凡面前的卫星监控影像就突然受到了强干扰,立刻他们就失去了矿洞附近的监控影像,与此同时,那位于自由联盟基地内的无名等人也是感到了一阵不妙來,

    强干扰源肯定不会是本体景严所释放而出的,如果是本体景严所做的话,那他大可以在进入矿洞之前就释放出干扰源,以避免会被发现,所以,这样看來,在本体景严之后,应该还有其他人或组织跟着來到了这里,不过,不管是在之后那释放出干扰源的的人或组织,还是本体景严,对于叶天來说,都将是致命的,所以,在本体景严出现后,无名就立刻派遣出自由联盟当中的强者,利用传送装置前往贡加拉村,准备赶赴那矿洞之内去营救叶天,对于叶天的那不准插手的话,则是根本就顾不得那许多了,

    不过,这种时候再去,在时间之上已是不允许了,等到自由联盟当中的强者赶到景严与叶天所战斗的那个地下矿洞之中时,却只是看到了遍地的鲜血和矿坑旁那空荡荡的培养槽,除此之外,整个矿洞之内,什么都沒有,就只剩下那遍地的鲜血告诉着众人,这里曾经发生过一场惨烈的战斗,而结果,却沒有人知道……

    在这个世界的某一处,有一个完全封闭的房间,房间内无比整洁,而且各种设备设施一应俱全,可以说,就算是呆在这里一辈子都不出去的话,在这个房间当中也不会死掉,但唯一一点不足,就是会感到寂寞,而即便是再好的地方,一旦让人的心中生出寂寞的情绪來的话,那也根本就不会让人有一丝呆下去的欲望,就算是天堂也是一样,

    此刻,在这房间之中,就正好有一位女孩,她被关在这里已经半个月了,可以说,她是被人软禁在这里的,这个女孩,就是羽殇,

    当日,羽殇在从自由联盟当中私自离开之后便直接來到了天国总部,希望寻找到桑博士,问清楚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毕竟羽殇就是由桑博士和羽博士两人共同制造出來的人造人,羽博士已经死了,所以,羽殇也就只能将希望寄托在桑博士的身上了,

    不过,寻找桑博士來问清楚发生在她身上的事情,只是羽殇目的的其中一小部分,她真正希望的,是能够知道自己体内能力的运用方法,然后去帮助叶天,她实在是不想看到叶天再一个人战斗下去了,而且,那么多承受着魔痕症痛苦的人,也让羽殇感到一阵心痛,

    但是,令羽殇沒有想到的是,当她去到天国总部的时候,却并沒有像过去那样,直接就被放行,而是被守卫给直接拦在了大厅入口处,感觉之中,如今的天国好像戒备森严的样子,与她过去來找叶天时候的天国完全不同,

    好在,羽殇即将被赶走的时候,來了三名特种兵,羽殇认识他们,在自由联盟基地的时候她就看过这三人的有关介绍,在这三人之中,那一位好像是领头人的京在看了她一会儿之后,竟然就直接答应了帮助引见桑博士的事情,这不由让羽殇一阵喜出望外,

    事情的发展就是这么令人无奈,就在羽殇认为她即将见到桑博士的时候,却突然感到脖颈后一痛,旋即便两眼一黑晕了过去,而当她醒过來的时候,却已经被关在这个先进且各种设备设施齐全的房间内了,虽然在这里她吃喝不愁,但却像是一只被关在笼子内的小鸟一样,沒有丝毫的自由,甚至于羽殇都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在什么地方,还是不是天国总部当中,

    就在半个月前,也就是羽殇被关进这个房间的第二天的时候,她突然感到一阵沒來由的心悸感,这种感觉持续了近一天的时间,记得在上一次,羽殇也曾有过这种感觉,而那一次,也正是叶天被罗强击落下瀑布,失忆的那一次,

    羽殇不知道这种沒來由的心悸是怎么回事,但是潜意识却告诉着她,叶天或者是其他羽殇认识的人很有可能出事了,而且,羽殇越想越觉得这种可能性就越大,同时羽殇也就越想要离开这里,起码若她能够回去的话,以她的能力,也能够帮得上一些忙,但无奈的是,她根本就无法离开这个房间,

    “希望大家都不要出事……”

    房间内,羽殇双手合什,自言自语的为大家祈祷着,此刻,对于羽殇來说,她所能做的,也就只有这些了,而且,她也希望能够利用这祈祷,來让她那纷乱的心情能够平静下來一些,

    “咔,”

    就在羽殇闭着眼睛,双手合什祈祷着的时候,突然从房门处,传來了一声轻微的“咔”声,虽然那声音并不算大,但在这安静的房间之内,羽殇却依旧是清晰的听到了,当即羽殇便直接从床上跳了下來,连鞋都沒有穿,就利用她所能够达到的最快的速度向着房门处冲了过去,

    就在羽殇冲到门口的时候,那扇坚固的房门则是被向外打了开來,立刻一道令羽殇无比熟悉的身影便出现在了她的眼前,在看到那道身影之后,羽殇的脸上则是立刻就现出了一抹绝望的神色來,

    不过,虽然脸上是一副绝望的神情,但在门被打开的那一瞬间,羽殇却依旧强迫自己镇静了下來,透过开门之人与门框之间的缝隙看了过去,想要看到门外是什么样子的,从而好确认自己究竟在什么地方,但令她感到失望的却是,在她看过去之后,门外却只是一片白色的墙壁,羽殇猜测,此刻她所身处的房间,应该是建造在一个更大的房间之内的,

    “别看了,这里不是天国总部,”

    仿佛是看出了羽殇的意图一般,來人一脸不在意的说道,同时反手将门带上,然后便宛如回到自己的家中一般的径直走了进去,甚至于都沒有多看羽殇一眼,就仿佛羽殇是个不存在的人一般,

    “京,你为什么不让我去见桑博士,”

    在初期的绝望之后,羽殇立刻就恢复了原样,转过身來看着京的背影问道,从羽殇被关起來直到现在,京还是她第一个见到的人,就算不用想都知道这一切是京所做的事情,所以,在看到京來到这里之后,羽殇无论如何也要问出些什么來,

    在听到了羽殇的话之后,那已经走到房间内部的京也停下了身來,然后转身一屁股坐在了床上,看着羽殇,脸上露出了一抹怪异的神色來,

    “我实在是想不到,你竟然是桑博士最为满意的作品,明明一点战斗力都沒有,”

    在对着羽殇看了一会儿之后,京不由一脸无奈的说道,而从京的话之中,羽殇仿佛也是听明白了一些什么,

    “就因为桑博士认为我是他最满意的作品,你就不让我去见他,”羽殇问道,脸上带着一抹不可思议的神情,

    “对,就是这样,”

    京回答道:“桑博士最应该关注的应该是我,只有我才是最完美的,我不想要看到因为谁而让桑博士暂停对我的改造,”

    看着京那因为激动而明显变的有些狰狞的脸,羽殇不由害怕般的后退了两步,

    京的话当中所透露出的信息实在是太明显不过了,那就是他不想让桑博士将注意力转移到其他的地方上去,他想要让桑博士将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他的身上,这种想法,实在是与那些想要获得父母所有关爱的小孩子一样无疑,

    “不过,现在看來,桑博士又有了新的关注对象了,”

    脸上那狰狞的表情消失,京看着羽殇说道,见羽殇果然被他的话给吸引到了,京才继续说道:“叶天和景严战斗之后昏迷,被桑博士带走,成为了博士的试验素材,”

    “什么,,”

    京的话不由让羽殇的脸上露出了一副大惊失色的神情來,直到此刻,羽殇才知道半个月前那阵莫名的心悸究竟是怎么回事了,原來,真的有人出事了,而那个人,偏偏还就是叶天,

    “请你放我出去,我需要见桑博士,”

    羽殇请求道,眼中满是担忧之色,羽殇想要赌一把,她觉得,以她來交换叶天的话,桑博士应该会答应的,不过,在这之前,羽殇必须要说服京才行,

    “不行,”

    京很干脆的拒绝了羽殇的请求,然后京站起身來,走到羽殇的身边,同时从口袋当中拿出了一个微型的注射器來,看着羽殇说道:“之所以告诉你叶天的事情,只不过是顺带说一下而已,我來这里,是有件事情想要与你确认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