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五十八章 救如梅母女(八)

作品:《山脚灵异

    红毛鼠心里嘀咕着这李国栋不喜欢套话,不喜欢拍马屁,可是怎么样才能把他稳住,让李国栋把自己放了呢?

    而李国栋看着眼前这只古灵精怪的红毛鼠,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把它怎么处理,简单地杀了,不是李国栋的风格,因为他做什么事情都要有根有据,这个做了多年警察养成的一个习惯,不知道好不好,但是李国栋一直坚持着,做什么事情,都要追根到底。▂小说第一门户站▂的确李国栋很想知道红毛鼠还没有讲完的故事,于是有点艺术的迂回地说:“上天有好生之德,如果你表现的好,我肯定会放了你的,但是,这一切都就是看你怎么表现了!”

    红毛鼠见李国栋似乎要松口了,于是笑嘻嘻地对李国栋说:“道爷,我肯定出色表现,我可不想让我百年的修行毁于一旦,只是希望道爷你说话算话,不要到时候???????”红毛鼠说到这里只是嘻嘻地笑笑着,那贼眉鼠眼的样子真让李国栋毛骨悚然,同时李国栋明白它后面想说的话,更明白只是红毛鼠不敢说而已。

    可是为了套出更多的信息,李国栋当然是以退为进,于是也开始和颜悦色地说:“老鼠精,你别废话多,赶紧说你的主人派你来干什么?你们的阴谋是什么?”李国栋说到这里时,想着还在井里的李二闹,心里就来气,都是因为这不知死活的臭老鼠,坏了爷的计划,于是他又恶狠狠对红毛鼠说:“你要是不说,我就要你死无全尸,让你连带你几百年的功力灰飞烟灭”。李国栋说的咬牙切齿,红毛鼠看到李国栋恐怖的样子,大气都不敢喘一口,心想,这人类是怎么回事呀,刚才还是和颜悦色,一下子又电闪雷鸣,究竟唱的哪门子戏呀。我红毛鼠还是不要跟他耍小心眼的好,可是这人可靠吗?红毛鼠谨慎地看着李国栋,而李国栋突然提高上门:“红毛鼠,你倒是继续讲呀,爷爷我哪有那么多时间跟你耗着”。

    于是李国栋从井沿拉过长绳,边放着长绳,边盯着红毛鼠,因为他还是很担心着畜生有什么歹意,那就不好了。只见红毛鼠顿了顿,继续讲到:“那养尸地的男人,吸取了大量的天地精华,现在已经是逐渐恢复了人的面貌,但是没到月圆之夜,鬼王还是会表成一堆白骨,其实鬼王就是白骨精,他会趁着趁着月光最亮的时候,吸干我的血,然后把我泡在人血坛子里面,用我来练功。”红毛鼠,激动而害怕地讲述着。

    “拿你来练功?练什么功?”

    “因为鬼王和槐树林的一个女魔有什么纠葛,他们每个一年就要在槐树林里比试一下武功的高低。”

    “女魔,你们槐树林不大,到是什么都有呀,有鬼王还是女魔?”

    “道爷,不瞒你说,我们槐树林虽然不大,但是却聚集了很多的妖魔鬼怪。其实我们红鼠家族本来不在这里生活的,只是我们的祖先收到了仙人的指示,让我们在这里等待一个有缘人,让我们帮助他得道而已,所以我们红鼠一族从沙漠地区迁徙到了山脚村落,虽然这里比起沙漠而言生活要好的多,在这里,我们没有了自由,自能在夜间活动,并且因为长时间地生活在坟墓边,便养成了吃死尸的习惯,都是因为贪吃惹的祸,要不然,我们红鼠一族也不用灭亡了。”红毛鼠悲情地讲述着,因为说起他的家族,它的心里便闪现出了亲人们相互厮杀的场面,而这一起的始作俑者就是鬼王。

    “那为什么鬼王会拿你练功?”李国栋有点好奇。

    “因为鬼王练功的时候需要吸入的是自愿的灵魂,但是抓回来的所有灵魂都是被迫的,而我当时对他很专心,所有?????并且,当时,我也别无他法呀,我的血被鬼王吸干了,我只有泡在那人血坛子里面才能活命,我喝里面的人血,来补充我过去的血,而长出新的血液。”

    “有那么神奇吗?鬼王的那个人血坛子究竟是怎么回事?”李国栋突然对这个人血坛子很感兴趣了。一时间忘了井里的李二闹了,这个二叔当得可有点‘称职’呀。

    红毛鼠有求必应,接到李国栋的命令,岂敢不讲呢,“那人血坛子里的血,每天都会更新,鬼王把我的血吸干以后,又把我尽浸泡在人血坛子里面,是用我的真元来练功,这样会让他的练习事半功倍,而我要经历的是从死亡到重生的痛苦,每个月圆之夜都要这样的循环,而这个月圆之夜,是因为鬼王上次练功的时候,走火入魔了,此时在魔窟里面的最后一道密道里面疗伤,我才有机会跑出来。哎!”红毛鼠叹了口气接着讲,“我真受不这样的待遇,我想要逃离这个魔窟,在一次鬼王的寿宴上,如梅给鬼王送来九十九个处子的灵魂,这足以让他练成‘爆破神功’第二式,所以鬼王异常高兴,就赏给了如梅一颗聚灵丹,聚灵丹本来就聚集了天地灵气,吃了可以延年益寿,还可以帮助真元增强功力,变得无人能敌。”红毛鼠绘声绘色地讲诉着。李国栋看着红毛鼠的样子不像在说谎,于是问:“那你来这里干什么?聚灵丹在如梅那里,你跑到我们身上来找什么?”李国栋拉长了脸说。

    “道爷息怒呀,我本是无心要冒犯道爷,只是为了活命,我也是不得已呀,因为那天鬼王出去了,我投投溜进了鬼王的寝宫,在鬼王的琉璃球里看到了聚灵丹的影子,原来虽然鬼王把聚灵丹给了如梅,可是他并不信任如梅,是想用聚灵丹来试探一下如梅是否有谋反之心。可是谁知道如梅对这东西根本就没有兴趣,还转手把聚灵丹送给了井里的那个小子。我盘算着如果聚灵丹在如梅的手中,我未必夺得下来,可是在那小子的手里,夺过来如囊中取物呀,只是不巧遇到道爷您了。”说着红毛鼠还嘿嘿地笑了起来,那鼠眼扑哧扑哧地眨着,真让人觉得心烦!

    李国栋又继续问:“那你从哪里来的?”

    “从井里呀!”红毛鼠战战兢兢地说。

    “那你在井里看到了什么?”李国栋又接着问红毛鼠,其实李国栋是想多了解一点李二闹在井里的消息。

    “我在井里看到了在琉璃球里的那个小子,本来以为聚灵丹在那小子身上,可是我使用幻术,搜了他的全身还是没有找到,我觉得你和他是一起的,并且看到你的百宝箱,好像有很多玩意,一心玩心爆发,并且我猜想聚灵丹在你的身上,于是就向你发起了进攻!”红毛鼠边说边胆怯地看看李国栋。

    李国栋疑惑的很,为什么聚灵丹明明在李二闹的体内,但是为什么红毛鼠却没有发现呢?难道李二闹吃了聚灵丹没有任何用处,还是这个臭小子,在井里把聚灵丹吐出了?李国栋百思不得其解,也不得不再问一下红毛鼠:“红毛鼠,你看到井里的那个小伙子了?”

    “是呀,我看到他了,可是从他的身上,根本闻不到聚灵丹的味道。”

    “是吗?”李国栋估计是红毛鼠看久了,他的眼睛也不自觉地盯着红毛鼠转动起来。红毛鼠见到李国栋的眼睛转得跟自己一眼,不禁笑了起来,但是李国栋看到红毛鼠笑嘻嘻地样子,呵斥道:“你笑什么?敢笑我?想不想活了?”李国栋有些生气,瞥了红毛鼠一眼,然后又狠狠地说:“从我们身上既然找不到聚灵丹,那你就赶紧到别处去找呀,你又何必在一棵树上吊死呀?”李国栋觉得这只老鼠是在是太笨了。说到这里,李国栋突然觉得手中的长绳颤动了一下,他的心也跟着颤动了一下,本能地紧紧地拽住长绳,“哎呀,二闹在井里发生什么事了?太烦了,当时就不该叫他下井的。”李国栋一边使劲地拽着长绳一边嘀咕着,红毛鼠看出了李国栋的担心,于是殷勤地说:“道爷,井里的那小子是你的什么人?看你很着急的样子?”红毛鼠盯着李国栋眨着眼睛假惺惺地说。

    李国栋觉得现在告诉红毛鼠也没有关系,它能奈我何?于是镇定地说:“那小子是我的侄儿,怎么啦,问这些干什么?”

    “道爷,别着急,或许我可以帮忙你呀!你看??????”还没有等红毛鼠把话说完,李国栋就打住了红毛鼠的话说:“你帮我?你怎么帮?”李国栋从来不小看这些小畜生的威力。而红毛鼠见李国栋对自己感兴趣了,于是接着问:“道爷,把小子,不那小少爷,去井去干什么呢?”“干什么,你需要知道那么多吗?如果你有心,只要你帮助把二闹安全的送到井底就好了!”

    “送到井底,道爷你知道这古井有多么深吗?”

    “有多深?总有底吧?”说到这里李国栋才恍然大悟,这李二闹下井都好久,还一直觉得绳子紧绷绷地,看来这古井真的很深呀。不过没有关系,再深肯定也是有底的,李国栋这样安稳着自己,并且他希望红毛鼠可以帮助李二闹抵抗住井里的一切诱惑,帮助他安全地到底井底捞出如梅母子的尸体!